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赤狐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3651次 字数:5810 来源:dp.msxf.cn

  文/斯嘉丽(锦言情杂志)

  我与花狸自小生长在这座不知名的小山上。

  山上有一座破败的寺庙,如今只有一个眉心目秀的小和尚看管,山下是个不大不小的城镇,热热闹闹的,似乎千年来也没有多大的变化。

  千年?没错,我与花狸都不是人,花狸是只花斑山猫,而我是一只花狐。

  这么多年沧海桑田,汲取草木灵气,我俩终于稍有修为,山上的风景再好,修行千年一草一木也就看腻了,一天花狸心血来潮地说:“小凌,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花狸所谓的“游戏”就是我俩化作人形诱使那山顶的小和尚离开寺庙,为的就是将寺庙据为己有。我知道花狸早就想找个能遮风避雨的好住所,于是,抖了抖一身火红的皮毛欣然答应。

  那天刚刚才下过大雨,山上的树木翠色欲滴,两只黄鹂在树上唧唧喳喳地鸣叫,通往寺庙的石阶布满青苔,我与花狸好不容易才到达山顶。

  我一身大红罗裙,云髻高梳,黛眉朱唇,妩媚动人。用花狸的话来说:“好一个待嫁美娇娘。”而花狸呢,他化作我身的小厮。

  花狸扶着我急拍寺门大声呼喊:“喂,小师傅开门呐!”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清远,那个小和尚就是清远,额前清明,眉目清秀如雨后的青山,就那么一眼我便深深地陷了进去。

  花狸偷偷捏了一下发愣的我,告诉清远我本是山下城镇里顾家的小姐,今天要过山嫁到山那边的周家,不料途中遇到劫匪,嫁妆也丢了,媒婆也被劫匪害了,只剩下他拼了命的才护着我逃到这寺庙来,却也受了重伤,还望小和尚行个方便。

  那小和尚哪见过这般残烈的阵势,连忙请我们到寺庙避一避,我不禁暗笑,还真是好骗,施了个礼:“那小凌在此谢过师父了。”

  小和尚立刻面颊绯红,看都不敢看我一眼。

  寺院虽然破败不堪倒也被清远打扫的干干净净,后院还整整齐齐地种着青菜萝卜,我不禁想这小和尚虽然寂寞但青灯黄卷倒也是清净。

  花狸捧着清远送来的清粥怎么也喝不下去,便直接开始了我们的计划,吐了口血奄奄一息地说:“多谢小师父的相救,小的还有一事相求,小的恐怕命不久矣,小姐也受了重伤,还望小师父下山给我家姥爷带个话来接小姐,这样就是死小的也不瞑目了。”

  我急忙挤出几滴眼泪,心想花狸这招可真够狠的,等小和尚一下山我们便使个障眼法让他再也找不到这上山的路。

  可是清远突然怔怔地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我心里不由有些发毛,莫非他是看我生得好看起了色心?事实证明我想错了。

  “小僧恐怕不能帮施主完成心愿了。”清远双手合十正色道。

  “为什么”花狸已经没耐心,眼睛露出凶光。

  清远一把讲我推开,倒地的瞬间我立即化成一只赤尾狐狸,无地自容。清远笑意盈盈,对着我淡淡道:“因为凡人怎么会有琉璃一样美丽的眼睛。”

  二

  没想到那小和尚竟有如此眼力,我与花狸失败而回,狼狈极了。

  我已不再奢求夺走寺院,可是花狸回来之后却日日研习法术,修力大增。我了解花狸,他并不甘心。

  终有一日花狸瞒着我又回到寺院,他一施法顿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然后他召集了山中大小鬼魂决定把清远吓走,一时间山顶鬼哭狼嚎乱叫一团。

  可是没想到清远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举着火把冲出寺院烧向那些虚无的鬼魂,怒吼道:“妖孽,为何非要扰我清净!”

  鬼魂怕火自然逃窜,花狸那好看的皮毛也被烧掉了一大块。等我赶到的时候,已经一片狼藉。我急忙幻化出人形,抱住花狸“扑通”一声跪在清远面前,求他饶过,日后必不再打扰。

  过了数日花狸才恢复了以往的神气,却不想再留在这个伤心的地方了,决定到山下的城镇去游历一番,他说:“小凌,你可愿意和我同去?”我虽然舍不得花狸,但更不想离开这座自小长大的山,以及山上破败庙宇里的清远,于是摇了摇头。

  花狸走后我独自来到寺庙,清远正在做饭,我倚在门外说:“花狸已经下山了,我自小生在山中还望与小师父和平相处。”

  清远丢来一块馒头,我迅速衔起来吃下,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粗茶淡饭,果然食之无味。清远笑了下,说:“万物平等,你又没有去害人,我为何容不下你呢?”

  从此我便日日都来寺院,伏在草丛里看清远扫地,诵经,打坐。山中的鸟兽都说我是为了增加修为才去听那小和尚的长篇大论,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只是因为我化作人形时他的那句——凡人怎么会有琉璃一样美丽的眼睛。

  并不是所有故事里的狐狸精都要魅惑人心,汲取精气的,至少我就不是,我只愿永远以幼狐之身伴随清远左右。

  而清远也渐渐习惯了我的存在,是啊,我一身赤红色皮毛在碧绿草丛里无论如何都是藏不住的。偶尔他也会把新做的馒头丢给我吃,偶尔对着我讲解佛经,也会在我打盹的时候抚摸着我柔顺的背部喃喃地说:“小凌,我佛慈悲,望你早日修成正果。”

  和清远相伴的时间久了,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在寺庙的空地上采花扑碟偶尔顽皮,清远也只是淡淡地笑道:“小凌,休得胡闹!”他一点都不生气。

  就这样春去秋来,花狸已经离开了整整三年了。

  我与清远久居山中,对山下的事全然不知,直到有一日有村民持着刀与兽笼来到山顶。

  我从未接触过山外的世界,自然不懂花狸曾跟我讲过的人心险恶,所以丝毫没有防备之心,一失足掉入村民设下的陷阱,被关在了事先准备好的牢笼里。

  我大声哀嚎着,清远听见也多哀嚎声急忙冲出寺院拦下为首的长者:“狐有灵性,还望各位慈悲为怀,放了它一条生路。”

  白胡子长者施了个礼,望着清远古怪地一笑:“小师父不知,如今山下城镇已经并不太平,几个妙龄女子无故被掏去心脏,这分明是狐妖作祟。”

  三

  原来,山上虽然如从前一样平静祥和,而山下却早已血雨腥风,正如白胡子老头所说,已有几个妙龄女子接连被掏去心脏,死状恐怖,闹得人心惶惶。常去山采药的村民说曾看到林间有狐出没,也不怕人,颜色赤红如火,便传闻是妖狐作祟。

  我被关在特制的铁笼子里,没吃没喝,几欲晕倒。

  三天后白胡子老头便要搭出祭台一把火将我烧死。迷迷糊糊中,脑海中又浮现出那日我被抓走时清远焦急的神情,他对那些来势汹汹的村民大声辩解道:“这只小狐日日听我诵经讲佛,哪里会跑去山下害人!”我望着清远几乎感动得落泪。

  可是清远,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什么叫“人妖殊途”你待我再好,在别人眼里妖就是妖,我终究是会害人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轻微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我匆忙起身:“清远,是你来救我了吗?”

  我使劲睁大眼睛,借着月光只见来人白色的衣衫,金色的短靴,面如朗月,剑眉星目,任谁看了都要赞为俊美的公子。

  我看着他琥珀一样发光的眸子,不由低声哀叫了一声,“花狸,你总算来见我了。”

  花狸蹲下身子,望着笼子里的我笑意盈盈:“小凌,没想到我们会这样重逢。”

  “花狸,是你做的吗?”

  话一开口我就后悔了,毕竟我与花狸对于人类是异类,但我从未想过要去害人,若真是花狸所为,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小凌,你怎么会这样想我?”花狸朗月一般脸浮现出悲凉之色。

  花狸一边喂我水和食物,一边给我讲这些年的。经历。原来这三年花狸化作人形来到小镇,不久便与镇上布庄李家的小姐容儿相爱,容儿温柔可人通情达理,知道花狸本是异类却仍然山盟海誓以身相许,可惜好景不长,这半年来镇上的女孩接连被掏去心脏,容儿也惨遭毒手。花狸在悲愤哀痛之中暗暗查找,发誓要为容儿报仇。

  四

  狐的嗅觉是极灵敏的,我懂花狸的意思。

  沉沉夜色中,皎皎月光下,我像暗红的火焰一般穿梭在镇子上的大街小巷,周围静得只能听见我的呼吸声和风声,是的,我自由了,我可以逃回山中,可以去找清远,可以抛开这一切,可是世皆知狐的胆小虽小但疑心最重,我想知道答案。

  终于味道止于一座隐匿于镇子边缘的高门大宅,门上贴着符咒,院墙有冷冷的绿光透出,在夜色里森然而诡异。

  我深呼吸了一口,后退几步然后纵身一跳,跃了进去。

  天啊,这哪里是一座普通的宅院,只见远处屋子的窗户还有隐隐亮光,而眼前的花园里,丛丛荒草上浮动着点点绿色萤火,还有那常人无法看到的积郁不散的黑色怨气。更重要的是那种味道,太浓重了,我几乎作呕——那是尸体的味道。

  我强忍着心中的惊恐,用爪子扒开一块草丛,不一会儿便露出了一截雪白的硬物,是人骨。

  我害怕极了,清远清远,你在哪里儿,我要回家!就在这时我身子一歪碰倒了旁边的陶罐,“啪”的一声弄出了声响。

  “谁在哪里!”屋子里传来大声呵斥。

  我大惊失色还来不及多想,一个矫捷的人影突然从我身后掠起将我带出大宅,一下子跃上屋顶,踩着瓦片健步如飞,是花狸!

  我俩一路狂奔,不知过了多久才停下来,大口喘气。我惊魂未定,尽力忍住眼泪,看向花狸:“花狸,那座宅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宅子里的人是谁?”

  花狸月光下的俊美面孔几乎变了形,我知道他刚刚为了救我耗费了大量灵力,已经维持不了人形。他苦涩地说:“是个白胡子道士。”

  原来,花狸口中的白胡子道士就是那天上山抓我的白胡子老头。

  当今皇帝昏庸,到处寻觅长生之术,那白胡子老道就云游各个镇子用少女的心脏为皇帝炼制长生丹。花狸说那白胡子老道,白天道貌岸然到处查看,晚上就偷偷行动残害少女,如今眼看事情败露,便鼓动村民推说是山上妖狐所为。

  以花狸的个性向来是有仇必报的,就如同小时候我被山上其他的动物欺负,花狸定会帮我还回来。果然他已与那道士交过手,可那白胡子老道会法术,凭他一人之力是斗不过他的。他知道昨天白胡子老道从山上抓来了动物,本想趁夜深偷偷放掉,但没想到竟然是我。

  “也许天意如此。”花狸感叹道,然后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热切地望着我,目光怨毒。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我觉得花狸是陌生的。

  “小凌,这三年来我游戏人间法力大不如从前,你日日听小和尚诵经修为可有增长。”

  我点点头,虽然不知道花狸在打什么主意,但我知道他眼睛一转恐怕已经计上心头。

  花狸盯着我的眼睛用我从未听过的认真的语气说道:“那么,小凌,你一定要帮我。”

  五

  是的,只要花狸开口我定会帮他。

  三天后,赤狐即将被施以火刑。

  我戴着面纱一身缟素隐匿在人群之中,看百姓们叫着喊着:“烧死它,烧死它!”心如刀绞。我已与花狸调换了身份,如今困于笼子里的是幻化为赤狐的花狸。

  终于到了祭台,笼子被架于高台之上,人们密密麻麻地围成大圈围在祭台四周,这种阵势恐怕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然而就是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我竟一眼看到那朝思暮想的面庞,是清远。

  我遥遥望去,短短数日清远愈加消瘦了,此时此刻他正急切地着笼中将死的赤狐,眼中似乎有泪。

  清远,有你相送便是死也值了,我终于安下心来。

  火刑前,白胡子老道站了出来,行了个大礼道:“各位乡亲父老,这妖狐作孽多端,危害一方百姓,今天贫道就要替天行道,除了这妖兽。”说着便要点火。

  “慢着!”

  话音刚落众人一惊急急看向我,惊为天人,自动闪出一条路来。我缓缓走出,笑道:“都说妖狐害人,只怕是人心比狐心还要可怕!”

  我走进人群中间大声说道:“众位乡亲‘少女挖心’一事并非只发生在本镇,相邻的几个村镇早就发生过,想必各位也有所耳闻。相隔千里,莫非都是狐妖所为?”

  众人面面相觑,德高望重的镇长站了出来,说:“姑娘不是本镇人吧,若有什么见解愿闻其详。”

  “是的,我不是本镇人,半年前追凶至此并已找到凶手,此时此刻他就在我们之中。”话音刚落众人便乱成一片,我慢慢看向白胡子老道,伸手一指:“就是他!”

  人群一下子炸开了锅,白胡子老道气得胡子都飞起来了,“妖女一派胡言!”

  我跳上祭台,睥睨天下:“这白胡子老道用少女之心炼制长生丹,他府邸的后院不知道埋着多少青春少女的尸体,你可敢让乡亲们挖开看上一看?”

  人们难以置信地看着白胡子'迅速发白的脸,纷纷叫嚷着:“让我们挖开看看!”声势逐渐浩大,一发不可收拾。

  白胡子老道眼看事情败露,凶相毕现,露出杀意,他把火把往祭台一扔,然后拔出长剑向我扑来:“妖女,你坏我好事,拿命来!”

  我急忙解开笼子放出花狸,花狸顿时化作人形把我推下烈火熊熊的祭台,然后瞬间从嘴中掏出一把小小的匕首刺向白胡子老道,我知道那匕首是用花狸锋利的牙制成,锐利无比。

  可那老道身形迅速,竟急速闪过飞身奔向我,长剑一挥将要把我钉死在地上,就在我一晃神的刹那,一个人突然冲了过来挡住我的背,替我挨了那致命的一剑。

  “啊,清远——”

  我的世界仿佛都塌了。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清远竟用血肉之躯替我挡了那一剑。我几乎听到利刃刺破清远身体的声音,清远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染红了我的衣服和脸颊。我只记得看到清远倒地的瞬间,悲愤化作一股强大的力量直冲心肺,来不及多想,我已经像闪电一样冲向白胡子老道。天空一个美丽的女子化作了一尾赤狐,皮毛似是燃烧的火焰,一口死死咬住那道士的咽喉。

  说是迟那时快,花狸几乎用尽力气又是一刺,将匕首深深刺入白胡子老道的胸口。“烧死他,烧死他!”百姓们再也控制不住,潮水一般冲向还在挣扎的白胡子老道。愤怒的人们把他仍向燃烧的烈火之中,片刻,祭台便冒出滚滚浓烟。

  花狸站在祭台前,拔下另一颗利牙仍进了烈火中,我听到他喃喃自语,“容儿,我终于为你报了仇。”

  我伏在清远的身边,大颗大颗的眼泪打在清远那如雨后青山般的脸庞上,我几乎窒息,“清远,你是如何认出我的?”

  清远缓缓睁开眼睛,气若游丝:“因为凡人怎么会有琉璃一样美丽的眼睛。”

  我几乎心碎。

  六

1/2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