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佳人不复芙蕖故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837次 字数:8676 来源:dp.msxf.cn

  文/沈明幽(锦言情杂志)

  乾清宫内一片寂静,我揭开波斯进贡的钮耳镏金熏炉,投进小块沉香。片刻,兽口冉冉吐出一缕烟雾,似一段缭绕往事,在宫内聚散沉浮。

  我死死捏着手中的奏折,盯着一袭青衣的霍兰,“什么时候的事?”

  “娘娘垂帘以来,朝中的风言风语便是不断了。”霍兰微微一叹,俯身道:“奴婢也认为征武将军的建议最是在理,才斗胆呈上奏折。”

  呵!我唇角掠过一丝嘲讽的笑意,将手中奏折狠狠掷在冰冷的桌案上。“哀家自是明白哥哥的用心,只是,为杜悠悠众口,就要牺牲我白氏无辜女子?”

  霍兰亦一惊,“娘娘摄政初,已昭告天下,待皇上十六之龄便奉还。可眼前,皇上十六在即,娘娘却未有身退之意。”

  她顿了顿,“况且娘娘主政多年,天下承平安康,朝中大臣多有拥立娘娘之意,将军的担忧也不无道理。”

  “可你知道,哀家不会要这江山。”明黄凤衣,天下权势,不过外人羡慕,这高处不胜寒的残缺又有几人能懂?我若称帝,黄泉尽头,还有何颜面去见那两人。

  “是,奴婢知道,将军也知道。但积毁销骨,众口铄金,将白氏女子许给皇上为后,虽有外戚过盛之嫌,也可使流言顿止。”霍兰跪倒在地,诚然道:“还请娘娘圣裁!”

  倚在大红金钱蟒引枕上,疲惫而麻木,不是说逝者已矣?可是为什么,在每一个午夜梦回,我都能看见两双清亮的眸子,静静地凝望我呢?

  眸间一动,只觉旖旎似梦的往事记忆,缓缓在面前铺展开来。

  (二)

  “入宫?”脑中霎时一轰,我不敢置信地望着神色郑重的兄长。屋外声嘶力竭的蝉噪声,似要刺进心里般凄厉。

  “今早下的圣旨,爹娘也是不愿,只是……”声音颇见焦虑,自己爱护唯一的妹妹,断然不愿身入如海宫闱。

  只是再不愿,又能如何?

  唇角牵出苦涩的笑意,转瞬消失,千言万语只能低声化为,初亦明白了。

  丫鬟霍兰拿来紫竹萧,递到眼前,小姐,为何不坦白当日太清湖之事?

  我的目光触及那管碧箫便立时弹开,说与不说,我都是要入宫的,何苦再多添烦恼。

  心中漫开了白茫茫的大雾,潮湿阴冷一片,任凭夏时日光炽热。

  入宫,也就在这样一个夏日的早晨。

  直至父母兄长的身影不见,我才将宫车翠绿色的帷幄缓缓放下,车轮辘辘。

  只听见轻声的劝慰,小姐宽心,霍兰会一直陪着你的。

  (三)

  好在宫中的日子一如所想,寂寞冷清如一首挽歌。像我这样身份的女子,皇上收至身边,不过为了安抚大臣的心。只要随便安置在一处行宫,见与不见都是无谓的。何况入宫后,我便不适宫中生活卧倒病榻。当我病愈之时,皇上怕早已不记得我这个多出来的女子。

  想着这样亦好,避开争端宠爱,每天碧衣映红墙,庭院听花开。抚抚琴,弄弄字,倒也了了闲暇时日。

  却是不如人愿,这日,皇上不知来了什么兴致,竟想起这次新晋的女子还未面见过。于是一大早,主事的嬷嬷便每处尽数通知遍了,临走前还不忘多方提醒嘱咐,只求讨得皇上欢心。

  安放新入宫女子的储秀宫,从未如此热闹,各家主子奴婢,无不忙碌纷纷浣洗打扮,只盼能近得君侧蒙受恩宠。

1/7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