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娘子,求奶一口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13326次 字数:9071 来源:dp.msxf.cn

  【引】

  当你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幕,就是身边躺了一个睡美男。尤其是这个睡美男还衣衫褴褛露出大片诱人肌肤的时候,不禁让人暧昧猜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干柴烈火的事情?

  毫无例外,慕浅浅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她还在暗自得意自己走了桃花运的时候,抬起了手看看。

  对的,手……这是蹄子吧!

  受到惊吓的慕浅浅一跃而起,紧接着她发现自己的头撞到了屋顶,以及……

  她发现自己是四肢着地。

  她愤恨地发出一声尖叫,听到耳朵里却是高亢的一声——

  “哞!!”

  这不科学!

  她扬起四肢,一路狂奔,终于在一个小水沟看着倒影,认清了自己的模样:体态丰满,眼睛很大水汪汪的,周身雪白线条优美,一副温顺可人的样子……

  但是,她变成了一头奶牛。

  这时,睡美男有了动静,白皙的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阿昕啊,你是不是胀奶了?过来,我帮你挤下。”

  挤奶?!!

  慕浅浅的脸变成了猪肝色,硕大的鼻孔里冒出阵阵青烟。这算什么世道?为毛她一觉醒来会变成一头奶牛?

  不对,不对,一定是在做梦。

  她决定再回去睡一觉,结束这场噩梦。

  然而睡美男霍隽看她一直不过来,纳闷的起身,“阿昕,要听话点,不挤奶的话你会很难过的,你很难过我们就没法上路了,没法上路我们就会没有……”

  “哞!”慕浅浅其实是在破口大骂,为什么,她的会变成奶牛?老天啊,你是不是抽风了?!霍隽披头散发还眯着眼睛,但是却找准了方位向她走过来,熟练地伸手,然后一声震天响,牛棚榻了。

  【1.草泥马的新品种】

  反抗挤奶无效的慕浅浅紧接着便看到一大群举着锄头蜂拥而上的父老乡亲,以为自己就要被宰掉的她吓得四个蹄子都在颤颤发抖。

  然而,下一秒,一个汉子扑了过来,一把将她的“牛头”抱入怀里:“神牛啊,我还担心你出事了呢。”

  救命!放开我!鼻孔被胸毛堵住的慕浅浅死命挣扎着,在地上奋力地刨着蹄子。

  她是神牛?神兽的一种吗?比如,草泥马的新品种?

  “唉,霍隽啊,你一定要好好保护‘神牛’啊。要是它饿了病了,以后可怎么卖个好价钱啊。”汉子下一句话又将慕浅浅的玻璃心打碎了一地。

  在乡亲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中,慕浅浅总算明白了,她现在不仅是一头奶牛,还是一头珍惜的“神牛”。奶牛在这个国家极是少见的,很多富人都喜欢养宠物,它目前就是时下最珍贵的宠物类品之一。

  乡亲们无意中在山里发现了她,便将卖牛的重任交给了正要进城看未婚妻的秀才霍隽,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一定要将“神牛”卖个好价钱。

  告别了乡亲们,霍隽牵着奶牛走在宽阔寂静的大路上。

  这一路上,霍隽和慕浅浅吃得很好,差不多每到一个村,都会有人尊她为“神牛”,主动送东送西,慕浅浅的自尊心又被微弱地满足了。

  “阿嚏!”霍隽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哞!”慕浅浅猛地一抬眼,被吓了一跳。

  只见霍隽眼泪汪汪的像是荷包蛋白,这一路上,他摔一跤就能把胳膊肘子折了;吹个风就会感冒发烧;去城里的路并不远,可是他每天一小伤,三天一大病,一来而去竟然走了快半个月了。

  “阿昕……”霍隽一边吸着鼻涕,一边眼巴巴地看着慕浅浅。

  “哞!”慕浅浅冷哼出一串气,想骑在她身上门都没有。

  一阵风吹草动,像所有古装剧里演的那样,路边窜出了两三个痞子模样的山贼。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山贼念着口号,看着慕浅浅的方向淫笑。

  不对,应该是盯着霍隽笑吧?

  慕浅浅想起自己是头奶牛的事实,看着霍隽皮肤白嫩嫩的,长得那么秀色可餐,估计山贼是看上了他的美色。

  “阿昕,好怕!”霍隽毫无节操地躲在了她身后。

  慕浅浅撇过头哼哼冷气,霍隽对着她的屁股抽了一鞭子,颇负激情的喊了声,“关门了,放阿昕!”

  偌大的身躯一闪,慕浅浅将霍隽拱在背上,“哞”地叫了一声,撒开蹄子就冲出了包围圈。

  没想到山贼也不笨,早在路口设下了埋伏,拦住了慕浅浅的去向。山贼偷偷摸摸山羊胡子下巴,贼兮兮地笑:“小美人,不如你把这只牛给我,我就放你过去?”

  霍隽颤抖着牵着缰绳,眼泪花花地点了点头。

  慕浅浅差点气绝,死白眼狼!别忘了这几天你生病都是谁在照顾你的!

  “哈哈,‘神牛’是我的了。”山贼头头得意地指挥手下过去牵牛。

  慕浅浅本来就做好了从的准备,然而在山贼的手快碰到牛背的那一刻,奇迹发生了。

  孱弱的霍隽居然一把扛起了奶牛,一溜烟地消失在广袤无垠的大路上,一边奋力地大喊着:“保护神牛是我的职责啊啊啊啊!”

  激情无限。

  慕浅浅回头一看,乖乖,山贼的影子都不见了。

  【2.为毛奶牛会抗拒挤奶?】

  人的潜能是无限的,通过山贼事件慕浅浅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霍隽一路狂奔,竟然就这样扛着她来到了城里。

  慕浅浅正暗自庆幸他不是那么没用了,但危机一过,刚到客栈住下之后,她才知道自己瞎了牛眼。

  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句话才是至理名言!

  霍隽除了会读几句圣贤书之外,其他自理能力一律为零。泡个茶能把手泡肿了,梳个头能把头皮梳破了,连洗衣服也能把自己淹在了木盆里。

  于是,“神牛”只能亲自上阵。

  客栈每天最神奇的一幕出现,每天清晨大家都可以看到一头奶牛将衣服甩进木桶,再奋力地用蹄子揉搓着,最后还利落地用嘴钓起衣服晾晒在竹竿上。

  面对围观者的啧啧称奇,慕浅浅欲哭无泪,她不是奶牛啊,她是奶妈啊!

  难道自己这辈子就只能做一头奶牛了吗?我、不、要!她趴在地上,牛鼻子里呼出的气将地面上的灰尘吹了个干干净净……

  但是不管人生多么无奈,她总得面对现实。

  她还是一头奶牛,心底却依旧保持着女性爱逛街的嗜好。所以当霍隽满城忙着找他的未婚妻时,她便趾高气扬地出了门,在街上闲逛着。

  “神牛”在这个国家显得格外尊贵,她一路过,行人纷纷侧目给她让开一条阳光大道。慕浅浅正享受着这种尊贵的待遇,冷不丁一盆黑红黑红的液体迎面扑来,熏得她火气直窜。

  她正准备撒开蹄子拆了这家狗肉店,却感觉浑身一颤,再看看蹄子——哇塞,便成了十指分明的纤纤玉指!

  居然变回来了!慕浅浅只差没跪倒在狗肉店门前,高呼三声:我爱狗血!

  随即便兴冲冲地跑回客栈,准备让霍隽见识见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然而,当她好不容易找到那个书呆子的时候,却见到他正拉着一个姑娘的手,可怜兮兮地问:“清苑,你为什么会嫁给其他人?”

  慕浅浅的第一反应就是——霍隽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背着我偷人!

  咦,似乎有点不太对?

  “你没权没财没势凭什么让我等你?”那个唤作清苑的美女不耐烦地甩开手,冷冰冰地说:“你我缘尽于此,等我和李老爷成亲以后,你可以叫我一声李夫人。”

  说完,她便扬长而去,留下一脸泪汪汪的霍隽和怒火冲天的慕浅浅。

  不用大脑想也知道,这个叫做清苑的女人就是霍隽的未婚妻。而现在,她见利忘义,要悔婚了!

  慕浅浅的母性完全被激发出来了:岂有此理!竟然敢欺负她的奶油霍隽!凭什么?他可只能让自己一个人欺负!

  上一刻还阳光艳丽的天空,此时却突然阴沉了下来,倾盆大雨呼泄而下,行人们纷纷疾走避雨,只有霍隽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

  慕浅浅仗义地走了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算了吧,天涯何处无对象。”

  霍隽疑惑的转过头来看她,“你是?”

  慕浅浅一身狼狈,身上血淋淋又湿嗒嗒的,她眼角抽搐着打着哈哈:“我叫慕浅浅,不过我还有个小名叫做阿昕,啊哈哈哈哈。”开玩笑,如果在他心情如此低落的时候说出自己就是那头奶牛的事实,还不把他活活吓死?

  “阿昕?”霍隽愣愣地看了她半响。

  慕浅浅拼命地眨着眼睛,频频暗示:看出来了吗?看出我就是那头奶牛了吧?是不是很惊喜很激动很心情澎湃啊?

  可是,霍隽却脚下一个踉跄,软软地倒了下去。

  “喂喂!你醒醒!”慕浅浅吓了一大跳。

  百般无奈之下,她只得背着霍隽一路颠簸着回到客栈,给他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又替半夜发烧的他擦汗喂药忙了半响。

  慕浅浅发誓,真没有她这么敬业的“奶妈”。

  眼见着霍隽烧得满脸通红,却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喊着“青苑”,她酸溜溜地叹了一口气。这小白眼狼至于吗?被个那样的女人抛弃还要死要活的,谁没失过恋啊,搞得这么天雷滚滚的何必呢。

  忙乎了一夜,霍隽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之后,烧终于退了。慕浅浅却累得再也没有办法支撑下去了,只听见“吧唧”一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再次变成了一头奶头。

  “哞——”她卧在地板上,发出悲凉的呐喊。

  等到霍隽终于醒过来的时候,倒是很仗义地把她推入大浴池里,给她洗洗刷刷。

  “阿昕,”霍隽抚摸着她的牛头,轻声说:“我昨天梦见你变成了人呢。”

  明明是变成了奶牛!慕浅浅迷迷糊糊的任他摆弄,只觉得暖洋洋的很舒服。

  “阿昕,奶胀不胀?我帮你挤挤吧。”

  慕浅浅刹那之间惊醒!

  “哞——!”该死的霍隽你的手往哪里伸?虽然我现在是奶牛,但是如果我变成了人的话,那里就是我的胸部啊!

  挤奶的结果显而易见,当天霍隽的脸上就多出了一个蹄印,他似乎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头奶头总是那么抗拒挤奶呢?

  【3.你和我家那头奶牛真像】

  慕浅浅总结了半天,终于得出结论:她那天之所以能变成人,完全是狗血的作用。

  她正为自己的发现而兴奋,寻思着再从哪里去找一盆狗血来。一旁的霍隽又开始了,只见他拿了一戳草,戳戳慕浅浅:“阿昕,吃草吗?一头牛怎么可以不吃草呢?你不吃草怎么是头牛呢?”

1/3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