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玉骨祭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83次 字数:8108 来源:dp.msxf.cn

  文/十七月(锦言情杂志)

  正文

  相传,南连国有一种药引,叫作蝴蝶泪。当年鲁国国君病重时,曾派出一位妙龄女子前往连城盗取。

  那女子虽然武功卓绝,但并非合格的细作。

  鲁国的太后说过:“单纯是身为细作的弱点,却是你最安全的掩饰。”

  她是手持银月刀,闻名整个鲁国都城的将门之女白佛指。正是因为这份单纯,才会让她为情所困,不得善果。

  当时的佛指才十五岁,她将银月弯刀架在了此生挚爱的脖子上。好笑地说:“如果你害怕,那就哭出来,我可以不杀你!”

  那个人是连候府唯一的大公子,是南连国最骁勇擅战的大将军,也是蝴蝶夫儿的儿子,他的眼泪可以作为药引。

  “哭出泪来?”连侯英好笑地问,随即,轻轻挥手,佛指的弯刀就架在了她自己的脖子上。

  他的嘴角一掀,荡漾着春风微拂的笑意:“小丫头,你难道不知,男儿有泪不轻弹。”

  连侯英一掌将她推倒在地上,等她坐起来时,脖子上已经架满了冰冷的兵器。

  他的侍卫众多,量她身手再好,也难以挣脱。

  连侯英潇洒转身,冷冷的吩咐下去:“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而已,放了吧。”

  从此,那个白衣少年,便在佛指的心上留下了最难以忘记的背影。

  她常常在想,连侯英到底是什么厉害的人物,竟然这么无视她?想她白佛指在鲁国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为何在他面前,竟成了乳臭未干的丫头。

  后来,她混进连府当了丫鬟,想尽办法接近他,只为取他眼中一滴泪。

  岂知,那是一场飞蛾扑火的壮烈。

  她还记得,自己为了让连侯英流泪,干过很多蠢事。

  “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你就会哭出泪儿来。”佛指天真的以为这世上很多事情都可以简单直接。

  “哈?那你说来听听,要是能把我吓哭也不错。”她的天真,不过是连侯英的消遣。

  佛指抱来一个很贵很重还很大的花瓶,她认真地说:“我的名字可是很贵的,你得送我满满的一瓶泪。”

  连侯英看着她,烛光下的女孩,那么可爱呢?他也没有想到,终有一天,他流的眼泪何止是一个大花瓶?她的名字确实很贵,只是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说吧,你叫什么名字?”他装模作样的来到桌边。

  “白佛指,佛是佛门的佛,指是手指的,因为我在家排行第十,便是十根手指的意思。”

  连侯英愣了一会儿,最后大笑起来,他没有哭,而是笑的让佛指有些无地自容。

  “怎么有这么难听的名字,你想笑死我吗?现在别说是落泪,我连皱个眉头都难。”

  在他眼里,她只是一个好笑的笑话。

  后来,她看了三天三夜的戏本,红着眼眶跑到连侯英的面说:“连侯英,你快点爱上我吧,只有爱上一个人,才会有眼泪。”

  此后,她见到连侯英不再问“你什么时候才会哭出眼泪。”而是“你到底会不会爱上我?”

1/7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