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玉骨祭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4752次 字数:8108 来源:dp.msxf.cn

  文/十七月(锦言情杂志)

  正文

  相传,南连国有一种药引,叫作蝴蝶泪。当年鲁国国君病重时,曾派出一位妙龄女子前往连城盗取。

  那女子虽然武功卓绝,但并非合格的细作。

  鲁国的太后说过:“单纯是身为细作的弱点,却是你最安全的掩饰。”

  她是手持银月刀,闻名整个鲁国都城的将门之女白佛指。正是因为这份单纯,才会让她为情所困,不得善果。

  当时的佛指才十五岁,她将银月弯刀架在了此生挚爱的脖子上。好笑地说:“如果你害怕,那就哭出来,我可以不杀你!”

  那个人是连候府唯一的大公子,是南连国最骁勇擅战的大将军,也是蝴蝶夫儿的儿子,他的眼泪可以作为药引。

  “哭出泪来?”连侯英好笑地问,随即,轻轻挥手,佛指的弯刀就架在了她自己的脖子上。

  他的嘴角一掀,荡漾着春风微拂的笑意:“小丫头,你难道不知,男儿有泪不轻弹。”

  连侯英一掌将她推倒在地上,等她坐起来时,脖子上已经架满了冰冷的兵器。

  他的侍卫众多,量她身手再好,也难以挣脱。

  连侯英潇洒转身,冷冷的吩咐下去:“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而已,放了吧。”

  从此,那个白衣少年,便在佛指的心上留下了最难以忘记的背影。

  她常常在想,连侯英到底是什么厉害的人物,竟然这么无视她?想她白佛指在鲁国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为何在他面前,竟成了乳臭未干的丫头。

  后来,她混进连府当了丫鬟,想尽办法接近他,只为取他眼中一滴泪。

  岂知,那是一场飞蛾扑火的壮烈。

  她还记得,自己为了让连侯英流泪,干过很多蠢事。

  “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你就会哭出泪儿来。”佛指天真的以为这世上很多事情都可以简单直接。

  “哈?那你说来听听,要是能把我吓哭也不错。”她的天真,不过是连侯英的消遣。

  佛指抱来一个很贵很重还很大的花瓶,她认真地说:“我的名字可是很贵的,你得送我满满的一瓶泪。”

  连侯英看着她,烛光下的女孩,那么可爱呢?他也没有想到,终有一天,他流的眼泪何止是一个大花瓶?她的名字确实很贵,只是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说吧,你叫什么名字?”他装模作样的来到桌边。

  “白佛指,佛是佛门的佛,指是手指的,因为我在家排行第十,便是十根手指的意思。”

  连侯英愣了一会儿,最后大笑起来,他没有哭,而是笑的让佛指有些无地自容。

  “怎么有这么难听的名字,你想笑死我吗?现在别说是落泪,我连皱个眉头都难。”

  在他眼里,她只是一个好笑的笑话。

  后来,她看了三天三夜的戏本,红着眼眶跑到连侯英的面说:“连侯英,你快点爱上我吧,只有爱上一个人,才会有眼泪。”

  此后,她见到连侯英不再问“你什么时候才会哭出眼泪。”而是“你到底会不会爱上我?”

  这样的话第一次说,连侯英吓得脸红,果断的拒绝了,第二次听,他把她扔出了连府,第三次听,他很淡定的说:“我将来是要娶公主为妻的,根本不能给你任何的名份,连妾室都不能立你。”

  她拉着连侯英的衣袖,一脸天真的说:“我不在乎,也不需要名份,我只要你爱上我,爱我就好了。”

  如果佛指知道后来的那些事,她宁可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

  “佛指,你还小,根本不懂什么叫爱。”连侯英那么平静的说,他知道,佛指什么都不懂。

  “我懂,我比你懂,因为我爱你!”

  对佛指来说,这样的情说的多了,入戏也就深了。入戏太深,情自然就真了。

  当她发现自己是真的有点喜欢连侯英时,一切,又好像晚了。

  连侯英与公主的亲事将近,她一时任性,与公主的奴才动手,得到了应该的惩罚。

  此时,家国大事在她眼中,竟半分不及此生所动的情。

  当她想要放弃,回到鲁国的时候,连侯英拒婚,要娶她为妻。

  “你把我当什么了?口口声声说爱我,现在却要离开我?你说要我娶你,现在却说你不爱我?白佛指,你把我猴子耍弄是吗?”他为寻她,追出连城三十里,立在大雨中咆哮。

  那时的她应该是高兴的,可她不知道,连侯英可以娶她需要付出的代价。

  直到后来,她与连侯英成亲三个月,圣旨下来,她才知道,连侯英答应了连国国君,出兵攻打鲁国,拒婚一事便不再追究。

  这世上所有之事,皆不可两得。国家和爱情,对现在的佛指来说,是一场生死抉择的考验。

  她一直都想找个时间向连侯英坦白自己是鲁国人的真相,是太后亲封的九夫人,是白家的十小姐。

  可是,事发太过突然,她还来不及告诉连侯英自己的身份,连侯英便已发现她是细作的事实。

  佛指抱着一束菊花,信步走到他的面前,笑着说:“侯英,明天我想回乡下看望舅舅。”

  “哦,我明天送你出城。”他淡淡地应着。

  “侯英,如果......”她又顿声,长叹一声,嘲笑的说了句:“哪有那么多的如果。”

  对佛指来说,没有如果,她是鲁国的人,是有名无实的鲁国九夫人。在鲁国百姓的眼里,她是身系国家存亡的女人,在连侯英眼里,她就是细作。一个细作,怎么会动情?怎么配动情?

  第二天,她很早就做好了饭,这也许是他们今后的永别饭,果然,也是他们一起的最后一顿饭。

  如果连侯英知道这是最后一顿饭,他一定会坐下来,好好的陪她吃。可是,许多事情哪里可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他起床之后,冷冷的看了一眼桌上的菜,他说:“你的厨艺并不好,每天都是茄子,你可知我吃腻了。”

  连侯英哪里会知道,有一天,他会看见茄子这道菜就心痛落泪。

  佛指仍然保持着清浅的笑容,她的那丝笑,究竟用了多少力气去支撑?连侯英是不会明白的。

  她说:“我的厨艺是我父亲教的,他是一个粗人,从小就教我舞刀弄枪,我除了会打架之外,好像真的没有一件能够拿得出手的技艺。不过我父亲说过,茄子是最有营养的菜,对将士来说,它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你不喜欢,以后就不吃罢,我觉得芹菜的营养也很好,下次,改吃芹菜好了。”

  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含着泪,带着笑,一口一口的吃了一碗饭。她虽不能求得他陪自己吃完最后的饭,但她能在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吃完它,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她把屋里收拾的很干净,她的东西很少,几乎没有东西。连侯英没有送过她什么首饰,她自己也不喜欢那些东西。

  留在房里的,除了她的味道,什么也没有。

  连侯英这一生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连一件像样的信物都未曾送过她,也没有从她那里留下什么东西做为纪念。

  如果他知道那是永别,他肯定不会把她刻意留下的梳子扔出去,还冷冷的说:“你的梳子。”

  佛指看着脚下的檀木梳,那是她故意留下的,是他没有要,是他亲手扔出来的。眼泪,再也忍不住,落在地上。好在她低着头,没有被发现。

  她只是在心里感叹:“连侯英,你就那么绝情,连我留给你最后的想念也要毁灭吗?”

  她捡起梳子,抬头对着门前一派冷然的连侯英微微一笑,她又是那样的笑着,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忘了。”

  她哪里是忘了,是怕连侯英忘了,才留下一个物件,既然如此绝情,那又何苦自作多情?她将梳子揣入袖中,转身离去。

  城外的风光那么好,她们都生生的错过。

  “南连国的风景真好,如果没有战争,那该多好。”佛指感慨,她只是一个女人,她想要的是安定,可这动荡的年代里,哪有什么安定?何处是安定?谁能许她安定?

  “夫人,前面可就是鲁国的交界了。”连侯英语声平淡的说着,实则是在提醒她做最后一次的选择。

  “是啊,前面就是鲁国了,要是没有交界该有多好啊。”佛指望着前方的烽烟台,她曾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想回去,如今站在这里,却有种想要冲破所有阻碍,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

  可是,这个男人却要领着大军踏破那道城墙。身为鲁国的子民,她绝对不能看着鲁国城墙崩塌。

  连侯英得意一笑,他说:“放心,我很快就会领着南连大军踏平这里,到时候就没有什么交界了。”

  佛指的心猛的一紧,她看着连侯英,眼里有说不清的哀凉,她冷静的问:“如果我也在里面,你还会带着南连的大军攻进去吗?”

  “会,我会把你带出来。”连侯英的话分为了两段,听得佛指心惊肉跳。

  “你送我来,不就是怀疑我的身份吗?你已经知道我是鲁国的人,又怎么会留着我?我们可是敌人!”佛指再也忍不住,连侯英已经冷落了她这么久,这种冷已经让她喘不过气,如果这是最后一面,她因为任性而没能好好的道个别,以后又将是如何的遗恨?

  “敌人又如何?反正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只要你忘了鲁国,我可以既往不咎。”连侯英嗤笑,他也没有什么端着揣着的态度,也很直接的捅破了这层纸。

  佛指苦笑,身为鲁国的人,怎么可以忘了鲁国?她指着前方的烽烟台,说:“那儿就是你要领着南连大军踏平的地方,那里是我的国家。国家在,我在,国家亡,我亡。”

  “如此听来,你倒是忠肝义胆,为了救你们的国君,不惜来南连国接近我?”说着,连侯英压低了身,俯视着这个瘦弱的女子,轻笑,嘲讽:“你到底是爱着鲁国,还是爱着你那半死不活的鲁国国君?”

  佛指瞪着大大的眼睛,愤怒,震惊,连侯英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令她震惊的还在后面,他压下来,在她耳边,唤她一声:“九夫人。”

  佛指感觉自己再也站不住脚跟,却看见连侯英又站直了身,不知何时,把她揣在身上的琉璃瓶子摸到手,阳光下,琉璃光彩,熠熠生辉。

  他修长泛白的手指,扣着那珍贵的眼泪,他的嘴角扬起一抹让佛指痛心绝望的笑。

  “身为鲁国国君的女人,竟无耻的要陪敌国大将军睡觉,呵呵,原来只是为了换这一滴眼泪?唉,真是可悲。一个靠女人身体换来的国君,他如何配?”他的每一句话都冰凉刺骨。

  那只瓶子在佛指眼前破碎,掉在地上。

  那滴眼泪,是他寻她时所落下的,他们的往事幕幕,片片皆碎。

  她崩溃的跪在地上,双手慌乱的去捡,却被碎片扎得鲜血淋漓。隐忍的悲伤,终于在这一刻无助的泪流,甚至嚎啕大哭。

  “为什么?啊?”她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了灰烟,双手废了也似乎捡不起一滴泪,覆水难收,果然有些道理。

  连侯英看着这样的她,更加厌恶,他说:“你那么爱你的国君,到底是什么勇气让你跟我上床,嗯?”

  佛指坐在草丛中,绝望的抬头,或许连侯英也觉得自己很下作,很脏,很贱吧,若此时再说什么爱与不爱,反而更加受辱,索性,她咬紧唇,微微一笑:“把你想成是他,不管做什么,我都很高兴。”

  连侯英一听,眼中怒意更盛,他扑下来,掐住她的脖子,没有什么比一个人的尊严更令一个男人痛不欲生。想起她日日夜夜的缠绵,竟是把自己当成鲁国国君?此辱怎么堪忍,这与戴了顶绿帽子又有什么分别?连侯英怒意一发不可收拾,嗜血残痛,轻视她:“当初我怎么就蒙了心,竟不知你是这种下贱的人?”

  “你不是也很喜欢吗?你还说过,要用三书六礼,八抬大轿娶我这个下贱的人。”佛指已经绝望,深知解释无用,也许只有随着他的恨而恨,他才会记住自己吧。

  连侯英的手慢慢松开,她的脖子上有一道紫青的痕迹,他站起来,鄙夷的看着她:“其实我也不亏啊,你虽下贱,但身子还算干净。不过,我倒想看看,你如何用这具残身服侍你们鲁国的国君,看看他碰到你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想要一剑杀了你!”

  那是他们最后一面,如果他知道那是最后一面,说什么也不会放她去鲁国,他只要低个头,认个输,告诉她,不管她是鲁国的什么人,他都不会介意。

  可是,当他知道那是最后面的时候,他却做了世上最残忍的事,当一切都过去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最错的就是放她离去,没有像个丈夫一样许诺妻子安定一生。

  “回去吧,带着这份耻辱回去,再过一个月,我就带着南连的大军将这里踏平,你可要活到那个时候啊,一定要亲眼看着,我是如何灭了你们鲁国。”他甩着衣袖,漠然离去。

  佛指坐在地上,已经到了这那种绝境,她不恨。她比连侯英更知大义,造成这一切的不是他和她,而是时局。

  她想对他说的话,全部埋在了心里,她是想好好的决别,是他没有给她机会。千言万语,都变成了一声接一声的叹息。

  “连侯英,你一定不知道,我究竟有多爱你,若有来生,我想和你生在一个没有战争的年代,与你再遇一次。”

  鲁国

  佛指没有带回蝴蝶泪,太后将她处以重刑,哪里知道,她竟然有了身孕。

  太后怒叹:“耻辱,耻辱!”

1/2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