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此情唯有君不知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227次 字数:6036 来源:dp.msxf.cn

  文/十七月(锦言情杂志)

  那一年,艳芜从龙蛋里孵出来时,她在南海。

  龟爷爷告诉她:“你叫艳芜,是东海龙族的六公主。”好歹是位尊贵的公主,为何,她的龙蛋是在南海,而不是东海?

  龟爷爷说:“公主命格太大,不宜待在墨辛帝君和容若帝后的身边,因此,公主需要在南海等上三千年,方能回东海龙宫与帝君帝后团聚。”

  南海海域广阔,艳芜每天吃饱喝足,就会下海干上一票,抢东西,砸场子,干群架,她简直一样也没落下。后来,神仙妖魔,只要听到六公主的名号都会闻风丧胆,避之不及。直到……南海来了一个非常厉害的人。

  那天阳光明媚,海风淡淡,美丽的天气,完全没有打打杀杀的气氛。那个人一身玄衣,气息强烈,长长的头发挽了一半,一支白玉鹤骨簪别在中间,一半长发披在肩上,海风掠过,发丝飞拂。那恐怕是艳芜此生见过最好看的人吧!

  她趾高气扬地说:“喂,你是什么东西?敢到我老六的地盘撒野?”

  那个人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有种挑衅的味道,越来越浓烈。他的嘴角露出讥讽的笑意:“你是哪家欠缺管教的蛋娃子,出门嚷嚷,也不先把身上的蛋壳摘干净。”

  第一次,有人不怕她。艳芜记得,她和那个人打了一架。

  男子轻挑着眉眼,说:“你想清楚了,跟我打,轻者残废,重者.....”果然,艳芜被打得满地找牙!

  围观的群众都唏嘘的哦一声,表示对南海老六很失望。艳芜大败在神秘男子的手下,还被迫留在岸上生火煮茶。大家都说,老六太丢脸了。

  那人威胁艳芜,要是不听话,就抽了她的龙筯当腰带……毕竟那时的艳芜很年轻,不谙世事。后来,是龟爷爷跑来求情,那人才把艳芜放了。经龟爷爷介绍,打她的人是麒麟族的炎真帝君,与艳芜的父亲同样尊贵。那个时候,神界有三位帝君,凤族赤月帝君,龙族墨辛帝君,麒麟族炎真帝君。她不知道炎真帝君到底有多厉害?也不知道她的父亲有多厉害,她只知道,她是南海老六,在南海这片海域,她就是最厉害的。

  那是艳芜和炎真第一次见面,许多年后,炎真却把南海一行忘的干干净净,放在心上的,从来只有艳芜一个人而已。

  三千年终于过去,东海派来的老臣接她回去。其实她不想回去,她早已习惯了南海的生活,习惯了没有拘束的日子。

  龟爷爷告诉她:“公主,回到东海可不能这么胡闹,性子要收敛,不然在众多的公主和殿下中,你会吃亏。”艳芜不以为然,她甩出长鞭说:“谁要是不服,分分钟打得他们跪地求饶。”但很多年后,艳芜才知道,收敛到底有多重要。东海的短短数日,艳芜被下人奚落,父亲嫌弃,姊妹排挤。她性子刚烈,沉不住气,在东海用长鞭教训了下人,留下臭名昭著,人人避而远之。

  她还记得,墨辛帝君要将其中一位公主许配给北海神宫长。当时的四公主和五公主都备了礼物。艳芜没有兴趣,也无心去凑热闹,但南海的龟爷爷用海螺向她传音,叫她把握这次机会。那时的艳芜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婚姻是她唯一的依靠。为此,艳芜绞尽脑汁,想要送给神宫长一件特别的礼物。她在海滩上捡很多小贝壳,亲手用它粘成一只兔子,满心欢喜地跑去神宫府博君喜欢。令她想不到的是,神宫长将她的东西扔在了地上,冷冷地说:“像你这种心狠手辣的人,送白兔不觉得很讽刺么?”

  她一口恶气提了上来,砸完了屋里的所有东西,扬鞭而去,离开的背影那么森然。

  岂料,她的任性使墨辛帝君震怒,赐她三道天雷,以示惩戒。三道天雷劈在艳芜的身上,她不服。她没有错。

  面对冷酷的墨辛,艳芜甩出长鞭,当着大臣的面,直指墨辛的错。

  “你凭什么罚我?三千年前,我是自己从蛋壳里爬出来的,我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你,而是龟爷爷,他那么宠爱我,而你.....看看你那眼神,你在嫌弃我,甚至,容不下我。你讨厌我就直接把我送回南海,何苦这样折磨彼此,让我自生自灭岂不是更好!”

  当时墨辛气坏了,挥手间,玄光罩落,他给了艳芜十道天雷的惩罚。艳芜滚在地上,惨痛的声音随着皮肉一起撕开,她终究是性子烈了些,所以才会受这么多苦。

  龟承相站了出来,道:“帝君,听闻炎真帝君在九重天上开了一个仙班,不如把六公主送到炎真帝君那儿学习,兴许可以教化公主的心性,渡其成神。”

  墨辛最后松了口,决定把艳芜送上九重天宫。只是,九重天宫,像梦一样的城,却把艳芜带入了更深的绝境。

  她万万没有想到,三千年前的那个最美之神,终于又见面了。炎真早已忘了南海之事,如果不是艳芜叉着腰说:“谁允许你叫我小六的,我明明叫老六!”炎真这才想起来,三千年前他教训了一个蛋娃子,原来就是她啊!

  预言里说,她是神界的祸根,墨辛送她来,表明上是请他教化她,暗地里却希望炎真能够持正天界的法度,适时将她处死。艳芜大闹东海,忤逆墨辛,像她这样的神仙,早就该以天雷处死。墨辛身为艳芜的父亲,终归是不好下手。

  或许是怀挟偏见,炎真对艳芜很严格。他抢走了艳芜的长鞭,淡淡地说:“九重天宫有条明确的律例,严禁使用兵器斗殴。”

  艳芜斗不过他,又没有兵器在手,她凶猛地扑到炎真的身上,抱着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她是那样的与众不同,难以驯化!

  为了挫挫艳芜的锐气,炎真只好断她三天的粮。

  艳芜嚣张叛逆,目不识丁。炎真气急的一次,当着众仙子弟,将一记响亮的鞭子抽在了艳芜的身上,顿时,手臂上的衣服破了一个口,带着鲜红的血珠飞了出来。随着长鞭收回的时候,血珠甩开左右,旁边的仙门弟子纷纷躲之不及。鲜血横飞,溅落一地。整个大殿都弥漫着浓烈的血味。

1/4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