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4751次 字数:7078

  (上接第1页)

  若说着琴棋书画,沈亦妖绝对是一窍不通,但说这武艺吧,那是自小就学的,阿爹从小就把她当男孩子养,她日日里最多的也就是舞刀弄枪,这少有人是她的对手。

  她站在擂台上看着下面欢呼着的人山人海突然有些感伤,在看到站在下面的闲倾时她闪躲着错开了目光。

  在沈亦妖用长枪赢了第十四人后,闲倾在随从的帮助下从梯子上爬了上去,顿时就是笑声四起。

  阿爹的话似乎就在耳边,那日她倔强的问,“您就这样讨厌他吗?即使都已到了如此境地你也不让我嫁给他?”

  阿爹举起的手迟迟没有落在她的脸上,只叹息一声,慈爱的望着她。“我没有讨厌他,两情相悦是好,何况你现在清白都给了他,但是他是当今圣上的儿子,以后的皇帝!沈国公府世代替皇上守卫这大好河山,以前我教导你兵法也不过是想你替我完成未完成的。如今我只是不想你嫁入宫闱,你别看着太子每天游手好闲,人畜无害,城府可深着呢,他是喜欢你,但是自古红颜薄命。明着说,爹宁愿你嫁个乞丐,咱门沈国公府有钱养,也调教的来,可太子不行!”

  沈亦妖那时才认清形势。

  她随意的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把长枪递给一旁的侍卫拿着,她看着他良久开口,话说的万分疏离。“下去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他愣了愣像是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对他这般态度,可是反应过来后便一步步靠近,一下子抱住她,沈亦妖挣扎着反抗,她便被他带到了地上,她坐在他身上,他牢牢抓住她的手。

  接着就是闲倾的叫唤声了,“哎呦喂!你别脱我衣服啊,这光天化日的,都看着呢!再急也要等晚上啊。”

  她使出浑身解数也挣脱不开他,便低头去咬他。

  “天呀,你别亲我!会伤到我们孩子的!”

  这说完才松开她,他冲她龇牙笑了,笑的颠倒众生,沈亦妖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起身跑开。

  于是比武招亲也就不了了之了,现在谁不知道她沈亦妖是太子的人,纵使再没权势那也还是太子。沈国公气的不行,却也没有半点法子。

  闲倾屁颠屁颠的随沈亦妖回府后沈亦妖就再没看他一眼,骂也都懒得骂他了,只擦着她手里的长枪。

  闲倾手足无措的意识到自己被那枪抢了风头,凑近沈亦妖,可怜兮兮道:“你别玩它,玩我吧!”

  “活了十五年,头一次听到这么贱的要求。”沈亦妖嗤之以鼻,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他就急了,他的双手捧住她的脸,强迫她看着他。沈亦妖的睫毛在他手背上扇啊扇啊,闲倾的声音低沉到煽情。

  “那我入赘沈国公府行不行?我不稀罕九五至尊,从我遇到你的那刻起我就明白皇位于我不过是枷锁,我什么都不要,你要我好不好?”

  他期盼的凝视着她。

  这是闲倾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同沈亦妖说想和她在一起,第一次郑重其事的告诉她,人人梦寐以求的皇位是他的枷锁。可是此刻她眼里一片冰冷,“沈国公府就我一个独女,我理应为父亲替皇上守护这大好河山,我多么渴望上战场。从一开始我们就不能在一起,我有我的事情要做,你也有你的事情要做,不论你怎么想,在我心里那些远比你重要。”

  “闲倾,我不能要你。”

  他的双手颓然垂下,满是希翼的眼中只剩下绝望,伤心不可怕,可怕的是绝望。他起身,看她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她说,我不能要你。不是不要,是不能要。她亲手把幸福打破,留下带不走的碎片让人难过。

  那是这七年里在沈亦妖的记忆中,闲倾第二次留给她背影,比起第一次的茫然若失,沈亦妖此刻清楚的知道,从此之后,她就失去了那个最爱她的人了。

  【五】

  之后的两年里他们再未见过面,皇上多派闲倾外出打仗,他的境况也只能从到家中拜访父亲的各位大臣听闻。他沉稳了许多,他又娶妻了,是开国三朝元老的孙女。

  皇帝终于还是走了,比所有人预想的都要快,而最终皇位的归宿居然是……太子闲倾!两年里他到处拉拢大臣,打得几场胜仗,兵权更是是紧握手中。

  登基后的第一天,他便提出废除旧制,不顾满朝哗然立沈亦妖为护国将军,征战西北。她的愿望实现了,在经年以后。

  之后他们便也同往日那般嬉闹,只是她已经不会再对他无礼了,他也再不会讨她欢喜的耍赖。很多东西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变了,他们都知道,却不愿意明说。接着她多年在外,与他相见的日子就屈指可数了,后宫佳丽三千,他们之间隔着人山人海。

  她屡战屡胜,威名远播,虽为女子倒是巾帼不让须眉。只是此时闻年过半百的沈国公想要谋反,说是讹传,她却也怕他多心,在早朝时说此战后便回家相夫教子,他允了,谣传不攻自破。

  出征前一天是难得的艳阳天,他坐在草地上靠在树上,她便躺在他的怀里,这是他们之间前所未有的安逸幸福。

  他低下头吻了她的脸,“待你这次凯旋而归就嫁给我可好?我以江山为聘。”

  她就笑着点头,眼底是藏的那么深的忧伤。

  她支起身子,突然就亲上他的脸。

  闲倾愣了愣,指了指自己的脸,在看看,已经从他的怀抱里起身跑向了远处的沈亦妖,“你亲我!”

  “大惊小怪!”她笑。

  他起身在后面追她,伸手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如同初见那日一副死不要脸的样子把脸凑向了她。

  “我刚刚没反应过来,重来重来。”

  她一把抱住他,笑骂,“傻子。”

  抱一抱她爱的他,却不知这一别竟是永别。

  【六】

  将士掀开帘子跪在沈亦妖面前,“沈将军,明日我们便可凯旋而归!”

  她点点头,挥手那将士便退下。

  边塞的寒风吹过来她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外面的寒风和着厚中的鼓声印入她的耳里,据家里传来消息,此次她凯旋而归,功高盖主,朝中几大重臣联名弹劾她,让整个朝野视沈家为眼中钉。

  她作为父亲的独女,为了沈家以后的平安富贵,也为了他的如画江山,她下定决心不让自己活着回去。

  沈亦妖拿起案前准备好的毒酒一饮而尽。

  她终究还是负了他。

  她起身掀开帘子,看着天上皎洁的月亮。

  想起临行那日他说,待你这次凯旋而归就嫁给我可好?我以江山为聘。

  泪水不由地自唇边划落。

  也不知道京城里的他是不是和她同样在仰望这片天空。

  再后来她的身子软下去,将士们的喊叫声充斥在耳边。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今晚的夜色真好,可惜他不在身旁。

  阿倾,我还未曾对你说过吧,我心悦你。

  阿倾,再见……

  大军旗开得胜,等来的却是她逝去的消息。皇帝不顾众臣反对,亲率文武百官到城门迎接,平铺十里红妆,侍卫环绕整个都城,以最高贵的皇后之仪,迎娶她冰冷的的尸体。

  皇帝抱着那女子勾唇想笑,却有泪落下,嘴里说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与归,宜其室家。”

  皇帝抱着她一直到皇宫,结冥婚,封为温娴皇后。

  之后的几年,后宫始终未纳新人,朝臣以他应以龙裔为重以死相逼,他不得不重启选秀。

  选秀大典上,熟悉的身影映入眼中……

|<首页 <<上一页 2/2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