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4291次 字数:7078 来源:dp.msxf.cn

  文/露从今夜白(锦言情杂志)

  楔子

  她叫沈亦妖,沈国公府的独女,那年孝端皇后去世,皇上哀思成疾,整日里郁郁寡欢,父亲进宫探望皇上,她好说歹说求了父亲带她一起去皇宫。

  皇后去世后皇上便鲜少见太子,怕勾起对皇后的思念,于是宫中数位皇子以欺负太子为乐。那日她逛御花园恰巧碰见,便带着家仆风风火火的从一众皇子的手下救下太子,话说那太子年纪小小就长的一副祸国殃民的模样,还好她从不垂涎于美色,要不然非得掳了他回去做沈国公府的压府女婿。

  只是谁曾想她临走时他一把抱住她的大腿,眨巴着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她,“我知道你看上我了,这样吧,你救了我,我理应以身相许。”

  沈亦妖瞪大了眼睛,只感觉气血逆行,怎么,她今天发慈悲第一次做好事就赶上人家碰瓷了?

  “还真不用。”

  她气的翻白眼,挣扎着就想推开他。

  卖萌不行,某孩儿就更加紧的抱住她的大腿,死活不愿意撒手,撒泼道,“那你救了我,你要对我负责。”

  那年她七岁闲倾也不过才八岁,一段孽缘却由此展开,直到八年后的今天。

  【一】

  沈亦妖看着面前冲她笑的害羞的男子心里犯了愁,她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昨天还说断断不能同男子私相授受的阿爹在她及笄后的今天就给她安排了相亲这一出!这年头,不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嘛,哪还有成亲之前还约会见面的,不过听说昨天吏部侍郎的儿子就娶了个龅牙女,之前还听酒楼里消息流传说是个仙女。这样想来也不得不感叹阿爹思想着实先进。

  只见那相亲男抬头不好意思的看了她一眼,又垂下头去,绞着手指小媳妇儿模样道:“早听闻沈国公家的小姐美若天仙,温婉可人,我看这是赛若天仙啊!”

  她龇牙,对这种老掉牙的夸赞没什么感触。

  “本太子的女人自然不凡。”

  她刚想要开口,就被熟悉的声音打断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她回头,闲倾那魅惑众生的脸就出现在了眼前。他哀怨的看着沈亦妖,那神情就似是在怨她红杏出墙,沈亦妖只当没看见。

  说到闲倾,他打小就没给她留下好的印象,所以直到现在不管别人眼中的他是什么样子在沈亦妖心里闲倾就是个无赖,事实上这么多年过去了闲倾也的确还是那样,倒是离孝端皇后在世时那个温文尔雅绝世聪明的形象越来越远了。

  她耐着性子笑眯眯说,“都说公子英俊潇洒,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正愣愣看着闲倾的相亲男就立马就红了脸,用手捂住了脸。

  沈亦妖撇嘴,不禁想若以后真成亲了,说两句就羞死人的,那多没情趣。

  见自己被沈亦妖无视了,闲倾迈着步子走过来,拿起桌上的的红豆汤就一饮而尽。

  两人不明所以的看着闲倾。

  “啊……”他突然一只手捂住胸口,一只手指着那男子,眼里眉梢尽是戏,“这汤……你与我娘子私会不说,你还想要毒死我……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相亲男顿时瞪大了双眼,“我,我,我……”个没完。

  或许是他们这桌的动静太大,本来热热闹闹的酒楼一下子安静下来,看她都是一副“荡妇”的眼神。真担心下一秒会齐声高呼,“浸猪笼!浸猪笼!”

  这形象没法维持了,沈亦妖来了气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她起身冲过去一把抓住闲倾的衣领,瞪了他一眼,“你滚回去!”

  他愣了愣,反应过来后丝毫不为之所动,浅笑,“你得跟我一块回去。”

  “休想威胁我!”

  “胸口疼……毒死我啦,啊,要死人啦!”

  “回家。”末了还不忘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她松开闲倾的衣领,转身便走。

  刚才一副要死不活的闲倾立马起身狗腿似的跟上,只留相亲男默默的看着他们的背影,忽然一下子趴在桌上呜咽着。

  “我的仙女姐姐啊,说好的英俊潇洒啊,怎么转脸就是别人家的娘子了!”

  二楼的九皇子看着这场闹剧,意味不明地笑着,“道是不知道五哥还有这样一面。”顿了顿看向身旁的随从,“那女子是谁?怎么不曾见过。”

  随从看着沈亦妖远去的身影,毕恭毕敬道。“是沈国公家的独女沈亦妖,很少进宫,您自然未曾见过,美则美矣,只是这性子泼辣的很啊。”

  【二】

  成功翻进府内,在观察好周围的环境后沈亦妖猫着腰偷偷摸摸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后这才放下一直提着的心,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倒是跟在她身后的闲倾没有任何压力,只看着她的样子几次笑出了声,他巴不得被沈国公看见,这样她爹也就知道他的清白早就被她给毁了,也该早日把她嫁进太子府。

  她抬手为自己倒了杯茶。娘走的早的缘故阿爹平时宠她宠的厉害,但关乎女子名节这一块是丝毫不手软,要是知道她半夜才回来那她日后的日子定是穷的叮当响。没好气的瞥了一眼气定神闲的闲倾,“说吧,又要本姑娘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

  “什么叫偷鸡摸狗,大事,是大事。”

  他坐在一旁,看着她郑重其事道。

  大事?他哪次不是这样说,可归结起来他找她所谓的大事也不过是他路过集市时一只鸭子冲撞了他,然后大晚上的拉着她把那只鸭子偷出来给烤了,最严重的也就是陪她逛街时发现他的衣服与蔡大人家儿子的衣服撞了色,他打不过就赖着让她在大街上把人家衣服给扒了,为了这事可是好几位大臣上折子给皇上说要阿爹好好管教。为此,她这蛮横的形象也传遍了整个帝都。

  不过,虽然对宫内之事她没深入过了解,闲倾也是她见过的最没地位的皇家人。人家哪个皇子出门不是一大群随从,他身边方圆十里一只苍蝇都没有,出来和她聚个会吧,蹭吃蹭喝,出去游玩吧,也还得她自备各种设备……

  想着以前种种不堪回首的往事,沈亦妖不禁翻了个白眼,“借钱还是借钱?你给个痛快!”

  他也没心情和她贫。

  “父皇说我也不小了,指了尚书家的女儿给我做侧妃,婚前就在月底。”他看她的眼神也逐渐幽怨起来,“都怪你不肯早些嫁给我,我现在就要娶别人了。我可告诉你了,你一定要来抢亲,否则……”

  “否则怎样?”

  闲倾羞答答的低下了头,“否则新婚之夜我就悬梁自尽,我是不会把我的身子给除了你的第二个人碰的!”

  “抢什么抢,有人绑住你我绝对是皆大欢喜,况且那天肯定很多御林军,我怕死。”

  “那你愿意和别人共侍一夫?”

  “当然不愿意。”却打量了闲倾一眼,更为不屑道,“若是你就另当别论了,你就是个草包,不学无术……”

  话还未说完,闲倾突然抓住他的手腕,身体向前倾,整个人都凑近了她。沈亦妖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吞了口口水。

  闲倾深邃的眼睛直直看进她的眼睛里,他的语气是她从未触及的冷淡:“我最讨厌你这样说我了,别人都可以这样说,因为我可以蔑视所有人的目光,唯独你不行。”

  她对这种氛围莫名的有些心悸,一下子推开他且大声嚷嚷着:“可你就是整天游手好闲,你就是人人看不起的草包。”

  闲倾就这样看着她,脸上泛起嘲讽般的笑,在沈亦妖还来不及后悔自己的莽撞时他已经拂袖离去。

  闲倾走后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沈亦妖叹口气,有些烦躁的把自己扔在了床上。他们很少这样吵架,况且以前再怎么生气闲倾都会死皮赖脸着说亲一口就不生气了,然后她就笑了。也许这次不一样,可是她就是被他宠坏了,明知道不对还要一倔到底。

  【三】

  一直到月底闲倾都没来找过沈亦妖,一大清早沈亦妖就偷来了阿爹藏的妥妥的剑,阿爹不在家,去拜贺闲倾去了。

  待到晚上就把闲倾从洞房花烛中拖出来,只是前脚踏出房门的那一刹那她突然在想,她在干嘛?要去抢亲吗?他们都闹到这种地步了,说不定闲倾现在在家里烧高香拜佛祖的求她别去打扰他娶美娇娘呢!

  这样想着她有些懊恼的回房换了套平日里的衣服便出府了。太子娶侧妃,整个皇城都是热闹的,到处张灯结彩。连酒楼里都是全场半价,沈亦妖气呼呼地坐下,“小二,给我来两壶杜康。”

  “好嘞。”

  常听人念叨,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只是若着凡事都有酒来解决,那烦恼又哪里是烦恼了。

  估摸着是灌了半壶,伸手再倒时有只手覆在了她的手,头顶上方传来温润的声音。“小酌怡情,大酌伤身。这酒还是少喝为好。”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接着就是闲倾气炸了的声音,“不是让你来抢亲吗?你到底爱不爱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再接着那只覆在她手上的手便被闲倾给扯开。

  沈亦妖回头,眯了眯眼,眼前的人穿着一身喜服,还是那样俊秀,只是他平日里冲她笑的没有一丝阴霾的脸上此刻乌云密布。

  “五哥现在不该是洞房花烛夜吗?怎地跑这来了。”那男子也不生气,只笑问。

  “九弟不也应该参加本太子的婚礼么,怎么勾引本太子的太子妃来了?”

  “这不还未成亲,说不定以后就是您的九弟妹了。”

  “你……”

  “哎呀,最讨厌你们话里藏话了。”沈亦妖完全听不懂,且最可耻的是,他们居然无视了她这么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她一把推开站在面前的两个人,步伐有些踉跄的走开。

  直到沈亦妖离开,闲倾看着九皇子的眸光一凛,冷冷道,“我的人,别说你碰一下,就算是看一眼,你都应该小心掂量着。”

  “闲倾!”

  远远的听见沈亦妖叫了一声,不再看九皇子是何种脸色,他勾起微笑转身跑向沈亦妖。“我来了。”

  在闲倾第无数次走进了沈亦妖的闺房后,他突然有了想法,难道别的男人也是怎样随意进随意出的吗?本来她抢亲的任务没完成他费尽心机的逃来找她后却发现她在和九皇子大手拉小手,他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跑到她面前右手挑起她的下颚,气冲冲问:“说,你刚才为什么和老九在一起?”

  是醉了吧,沈亦妖只拿手拍开了他的右手,要放清醒的时候他估计现在应该被她逼的在挑选是白绫还是毒酒。

  她皱了皱眉头,好像在努力的去想起什么,然后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老九,刚才那男的吗?我都没看他长什么样。”

  闲倾便开心了,她喝酒的时候真可爱,不过撒泼的时候就更可爱了。

  “你干嘛脱衣服?”顿了会儿后沈亦妖异常不解的的看着低头解他自己喜服衣带的闲倾。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手上忙活的动作却没有停,悠悠的给她分析着。“虽然你蛮横不讲理,但冲着你的这张脸,脑子进水的人多得是!”

  她却一下就笑了,“你在骂你自己脑子进水了吗?”

  往日宽衣都是有人伺候的,加上喜服比他平日里的衣服更加繁琐了一些他有些气急,一下子就把衣服给扯破了开来,不由分说的就过来打算脱沈亦妖的衣服。

  她后退了一步,双手护住自己,这时候气势也是不能输的,她凶巴巴的瞪着他。“你想怎样?”

  “我可不管了,你今天说我霸王硬上弓也好,不要脸也罢,都守身如玉七年了,你今天要是不把我办了,我就让父皇下旨让你爹给你娶个继母,日日折磨你!”

  不等她回答他就一把抱起她放在了床上,他倾身压住沈亦妖连反抗的机会都不给她。

  “闲倾,你干嘛,你小子是不是想造反,我……”

  闲倾低头,直接以吻封缄。她的手挥舞着企图推开他,他一只手抓住她扑腾的手固定在脑袋旁,一只手去脱他的衣服。他的吻从额头、眼睛、鼻子、嘴唇一路向下……

  沈亦妖和闲倾是被敲门声给惊醒的,沈国公在外面喊的气急败坏,都日上三竿了,敲门没人应,那丫头一定是翻出府去玩去了。他直接推开门,却被房内的情景给吓懵了。

  “阿爹!”沈亦妖从被窝里伸出头,颤声喊道。

  闲倾只轻轻一笑,把沈亦妖直接抱在了怀里,把她整个人搂的严严实实的。

  “你……你给我收拾好到书房来!”

  沈国公气的发抖,直接摔门离开。

  沈亦妖从被子里爬出来,只感觉五雷轰顶。闲倾把自己的衣服穿好后过来帮她穿衣服,顺道抛了个电力十足的媚眼。“人家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人家,沈亦妖翻了个白眼,已然是不想在和他说话了,这都干了什么!

  去书房时闲倾陪着她,只对沈国公说了句,“随时恭候妖妖嫁进太子府。”便离开。

  她对上阿爹的目光便立刻低下头去,便只听阿爹吼道。

  “跪下!”

  【四】

  闲倾等着沈国公的消息,他知道,想沈亦妖嫁给他就得等沈国公答应,而他昨夜急着要她则是因为成亲那日父皇单独对他说,沈国公早年立下战功时曾恳求过沈亦妖绝不入宫为妃。

  如此便也是由不得沈国公了,只是闲倾没想到的是,他等来的不是沈国公同意的消息,而是沈国公府贴出告示说隔日将举行比武招亲,赢者入赘沈国公府做女婿!

1/2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