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味道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776次 字数:8255 来源:dp.msxf.cn

  文/莫时迁(锦言情杂志)

  【一】

  “岛村望着叶子映在窗玻璃上的脸,山野的灯火在她的脸上闪过,灯火同她的眼睛重叠,微微闪亮,美得无法形容,岛村的心也被牵动了。想起这些,不禁又浮现出驹子映在镜中的在茫茫白雪衬托下的红脸来……”

  读到这里,冬恩合上书本,身子倚在窗台上,微闭了眼睛呼吸早晨的空气,清清凉凉的,有点像山泉。

  外面有风,正落着白色的樱花雨,悉悉索索,似乎能听到声音。树下间或行过悠闲的老人,提着菜篮,蹒跚地走过去。偶尔扭头训着刚跑过去的孩童,戴着黄色的小帽,大抵是顽皮的邻居孩童。

  昨夜就听到广播里说,这几日气温要回升,樱花也会开得更生动。这样想着,不禁又深深地吸一口气,仿佛那春天的气息,也能一并吸进肚子里去,在里面开满了花,然后簌簌地落下。

  她转头看看不远处的马路,车辆稀少,这倒是偏远的好处。不一会儿就突然地眼睛一亮,视线里出现熟悉身影。驼色的及膝风衣,围巾在颈上打个松松的结,手里提着大大的黑色琴箱,沉甸甸的样子,不时换换手。她看着他慢慢走过斑马线,穿过矮矮的一排护栏,然后快行几步,隐没在粉色的花树下,几秒过后又出现在房屋的小道。

  “嗨!”

  男子突然发现了她,微仰了头高兴地打招呼。

  她就半低了头轻轻笑起来,一边的头发松散了滑下去,就用手把它撩到耳后。

  来东京已经有几个月,冬恩一个人住在浅草寺附近的小区里。每天在寂寞的大提琴声中醒来,用相机拍下那一窗风景。偶尔天气晴好,就批了围巾,带上书本出去散步。沿着窄窄的街道,上一个坡,走过斑马线,前面是清晨的浅草寺,偶尔有钟声,墙角窜出流浪猫咪,蹲在树下,等她喂食。

  冬恩在公园里看书,有时遇到好句子,就会情不自禁地轻声读出来。先用日语,再翻译成中文,婉婉转转地念,非常有味道。

  她在国内的大学里念日语,之后在出版公司做翻译。每年有一两个长假,秋末,或者夏初。她就会一个人来日本旅行,在公寓里翻译几本新出的小说或诗集。

  而这一年,她与男友分手,独自在东京的单身公寓里住了好几月。

  她在浅蓝色的便签纸上写:这或是我的路途,且自独行,你不来,也要将梦想找到。

  【二】

  这时楼道里响起了脚步声,接着便是悉悉索索找钥匙的声音,然后吱呀一声开了门,咚,大抵是撞到了鞋柜,随即传来吃痛的一声轻呼,然后不过几秒,便听见对方来敲门了。

  “姑姑。”

  对方轻轻唤着,并不成熟的中文,显得微微有些滑稽。

  冬恩理理头发去开门,就见外面的丰秀微笑着。

  “哦哈哟!”微微鞠个躬,然后脱了鞋进来,路过冬恩的时候带起一些气流,轻轻浅浅,那是早春的味道。

  去年十二月的始端,冬恩来东京旅行。先前住在京都附近的一家旅馆里,虽然每天可以看见繁华的夜景,但周遭太过嘈杂,让人很难静下心来阅读和翻译。于是索性搬来了现在的寓所,虽然偏远,却很清净。

  搬家的前一天晚上下了雪,冬恩早早地到了公寓,车子却是迟来了一些。她在外面的雪地上踱着步子,一下一下数着,不多时便走出一串串脚印,整整齐齐的,像一些规矩的日本版画。

  丰秀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只穿了睡衣,小跑着出来扔垃圾。他好奇地看着在雪地中自得其乐的女子,那一双红手套,在漫天的白色中尤其显得生动。

  “苏咪嘛森?”他轻轻鞠个躬,用日文和她打招呼。

  冬恩被吓了一跳,随即也回一个,简短的交流中得知他也住在这里,在附近的大学念艺术。

1/7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