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良宴无期,卿何时赴?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1018次 字数:8950 来源:dp.msxf.cn

  文/龟心似贱(锦言情杂志)

  Limit one

  我跟江楚雍去参加了一群95后小朋友举办的暗黑主题派对,他很没新意地扮了吸血鬼,我自然更没什么新意地扮了他的搭档鬼新娘,俩人夹杂在一群光怪陆离的妖孽们中间,竟然还玩得很尽兴。

  凌晨三四点钟,人群渐渐消散,有人去酒店房间玩小范围狂欢,有人干脆睡在大堂休息区,反正场地包了三天三夜,大家可以尽情地无法无天。

  我和江楚雍都是喝再多酒都要把脸洗干净才能睡觉的人,俩人几乎同一时间相互搀扶着走到盥洗室,一边醉醺醺地说胡话,一边开着水龙头互相帮忙清理脸上的残妆,然后,我们越靠越近,彼此望着对方逐渐清晰的面容,心底的温柔荡漾开来。

  江楚雍是那种扎实可靠的英俊好看,浓眉大眼,高鼻厚唇,哪个角度都没有死角,唯一可以称得上缺点的,是他看起来太过严肃,因而显得人很稳重,女孩们总觉得他真诚专一,太容易对他死心塌地。

  用江楚雍自己的话说,“实心眼的妹纸,我根本不敢撩!”

  那时我就懂了,在江楚雍眼里,我不是那种心地单纯除了一腔傻气什么都没有的姑娘,不会对着他纠缠不休,所以他愿意带着我玩。

  我也喜欢跟江楚雍一起玩,谁不喜欢跟漂亮的人待在一起呢?而且,有时候,在一些需要男女互动的场合,我们自然而然地会被旁人误认为是一对儿,俩人不排斥不解释,脸上不约而同地挂着一种无耻而朦胧的神秘表情,非常享受。

  此刻的氛围更像,夜幕已过,我与江楚雍近在咫尺,彼此的气息热乎乎地扑在对方的脸颊与耳边,可就在我想要拥抱他的时候,他却忽然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像大人看着调皮小孩那样,“行了,别闹了!”

  每一次,在我们的关系即将突破的关键时刻,他总会对我说这句话,好像是在提醒我,也提醒他自己。

  “为什么?”我终于忍不住,追着他要一个解释。

  江楚雍停下来,似笑非笑地望着我,“因为付良宴爱你。”说完,幽幽地叹了口气,“而你对他……也不是没感情。”

  说完,他就拎着外套走掉了,空荡荡的派对大厅里,顿时只剩下我一个人,穿着鬼新娘服的素颜女郎,面对黑暗世界落幕的空旷。

  Limit two

  付良宴爱我。

  他爱我?

  我呸!

  我觉得江楚雍能说出这句话,要么是恶心我,要么就是在寒碜我。

  付良宴和江楚雍从小就认识,感情算不上多好,但一起玩了这么多年,两家家长一个银行一个开律师楼,父辈之间的交情沿袭下来,彼此也称得上一句“多年老友”。

  我呢,严格意义来说,跟他们不是一个级别的。我家里是做矿产生意的,有点小钱,我爸本人又好炫耀,隆重花绚的酒会办了一场又一场,就这样,硬生生地把那些自诩清高的名流们拉拢过来,付江两家位列其中,而我,自然也从一个“暴发户的土鳖女儿”摇头一变,成了后天野生的伪名媛一枚。

  跟江楚雍英俊正派的长相不一样,付良宴偏瘦,白皮肤,眼角狭长,一看就是个精明又纨绔的公子哥儿模样,喜欢穿纯羊绒的V领毛衣,再戴一副平光的玳瑁眼镜,像民国时期那种外表考究的洋派时髦留学生,用他自己的话说:“哥就喜欢这个feel。”

  高中的时候江楚雍去了日本,我跟付良宴读一所学校,假洋派真时髦的他跟学校里所有漂亮女生打得火热,我也跟那些女生们打得天翻地覆——我是真的打,因为学校里,有一群正牌的名媛小公主,她们联起手来排挤我。

  那段时间我过得热热闹闹,每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身上的名牌小物随手就送给周围的人,笼络出一群死党过后,一见到那些“名媛帮”的人就开嘴炮,有一次严重得动起手来,那些大小姐们哪见过这阵仗?都不用我上手,她们几下就被收拾服帖了,几个人狼狈不已地抱在一起抹眼泪。

  那次的壮观场面被付良宴尽收眼底,他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走到我面前,趴到我耳边问:“搞什么,想当大姐大啊你!”

  “什么大姐大?”我瞥了他一眼,“是女王。”

  “得了吧你!”他揉了揉鼻子,“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打群架,小心被开除!”

  “开除正好,我爸早就不爱让我念书了,让我回家给他打算盘数钱。”我爸真是这么说的,他文化不高,所以对学习没什么好感,他送我上好学校唯一的目的,是想让我早点认识个条件差不多的男生谈恋爱,一毕业就结婚生小孩。

1/7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