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白玉谓青衣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1698次 字数:8113 来源:dp.msxf.cn

  文/十七月(锦言情杂志)

  Part.1

  君无忧带走白珏时,他已经绝望了。

  他说:“我本是太子无恨之物,因太子无恨元神毁灭,我不幸遗落人间,辗转几千年,落入不同人的手中。我只是作为一件灵器存留在这世间,见惯了人间美恶,善恶报应,看遍了人性丑陋,杀伐斗狠。唯独没有见过,有一个人会对一块玉说话。”

  白珏想起了许多往事,他在人间的几千年,什么都经历过,唯独情劫最教他深刻。

  那年,梨国都城,十字巷口,一堆乞丐,他就是其中一个。

  那时的他刚刚化作人形,没人记忆,什么都很陌生。

  他饿了就去捡东西吃,他困了就缩在檐下睡觉。因为他总是不懂乞丐的规矩,总是被人殴打。

  那时候,他感觉做人也没什么好的,饥饿,伤痛,无助,绝望,仿佛身陷地狱,无法超脱。

  他绝望的想要立刻死去,但他不知道,自己死了又是什么样子?

  人生的希望,大概是遇见白意的那一眼,就开始了。

  白意是一国女帝,天下之大,她不会去注视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

  唯独他,是那样的一个例外。

  白意拔下一支金簪递到他面前,笑魇如花:“你我有缘,送你的。”

  白珏看着她,那是一张熟悉的脸,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惜他想不起来了。

  只因那一句,你我有缘,他信了。

  他握紧白意送自己的金簪,妥善地藏起来。

  Part.2

  白意离开的时候,他想了许多,不能让这有缘的女人跑掉。

  于是他追了一路,像个追逐太阳的傻瓜,明知追不上,却还是舍不得停下,他赤着脚,忘了疼,追着那华顶马车,有跌倒过,也有被人推开过,他气喘吁追到了宫外。

  白珏被侍卫拦下,因擅闯宫门又挨了十几板子,他趴在血泥中,昏昏沉沉睡去。

  后来,侍卫在他的身上搜出了宫中的金簪,因此,他下过狱,受过十八种酷刑。

  白珏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出地牢的,在那阴暗潮湿的地牢中,浓重的血腥充斥着他的大脑,威胁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漆黑的世界里,他寻寻觅觅,只想找到那个一身华袍的庄雅女子,那是他的有缘人。

  淡淡的花香掩盖了腥臭,他睁开眼,身处金碧辉煌的宫殿,大金大紫的装潢穷极奢华。

  熟悉的俏脸顿时映入瞳孔,肌肤雪白,五官标致,眉眼间透着高贵的冷艳,威压的目光有些逼人。

  熟悉的味道充斥着他的神经,让他不禁想起,想起模糊的过去,模糊的记忆总是拼凑不起回忆,他只记得,这个人就是他的有缘人。是了,她就是自己不顾一切追寻的女子。

  白意高高在上,冷傲地打量着他,像是在看稀有的珍品,却又觉得这稀有的珍品并未入眼。

  “你叫什么名字?”白意问道。

  白珏盯着白意,心中挣扎了许久,他叫什么名字?他是谁?

  原来,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往何处去?

  他摇摇头,眼珠一动,显得茫然而无助。

  白意手里拿着一支金簪,正是那日送给白珏的那支,说起来,都是因为这支簪子,白珏才能从地牢中出来。

  她又问:“你跑到宫里做什么?”

  白珏趴在地上,他不敢抬头正视白意的双眼,低声道:“我想跟着你。”

  白意看着地上趴着的人,嘴角勾起一抹讥笑。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十八种酷刑把他折磨的皮开肉绽,身上的污血也已凝固。

  这样的白珏看不出有多好看,只有他的声音尤其好听,特别是那一句‘我想跟着你’

  白意的笑意未达眼底,她冷嘲道:“可我不想留太聪明的人在身边。”

  白意从帝座上起身,慢慢地走到白珏的身边,手上的金簪丢在了白珏面前,发出了哐当的声音。

  “费尽心机,你图个什么?图我爱上你?”白意的唇角一掀,像是讥笑白珏。白意何等聪明,天生多疑,岂容一个来路不明的少年,乱她的江山。

  帝王的心从来就是别人无法揣度的。

  “把他拖去洗干净,如果长得漂亮的就留下来,放到后宫种花。”白意笑容瞬间消失,她走出大殿,对着身旁的宫女吩咐道。

  白珏握住地上的金簪,对他来说,金簪太重要了,甚至比他的命还重要。他稀里糊涂的被人拖去洗澡,蓬乱的头发也被人刻意的修剪,身上的伤口被人用力的清洗,明明很疼,他只是一味隐忍的咬紧牙关挺过去。

  白珏望着镜中的自己,干净的脸庞,端正的五官,柔亮的长发……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那是自己。

  原来,他是那样的美好,美好的就像天上的白云,柔和而细腻。

  Part.3

  他再次被送进玉梨殿的时候,白意看痴了。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她在白珏的眉宇间发现了君无忧的神似,她痴痴的看着。

  宫人跪下来道:“陛下,此奴还未赐名。”

  白意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男子的身上。

  半跪在地面上的男子,面容清隽,气宇高华,是个极美的男子。

  白意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微笑道:“白珏,就叫这个名字。”

  白珏看着白意,那一刻,他的心脏像要跳出来似的。

  他有多么惊喜别人不知道,他有多么欢喜,别人也不知道。

  宫人问:“陛下,白珏该送到哪个宫里做事?”

  白意从帝座上走下来,停在了白珏面前,她身上的香淡淡的弥漫开来。

  白珏情不自禁的抬起头,迎上这张脸。

  她的眼神带着深情,就像冬日的暖阳照进了他的心底。

  白意弯下腰,冰冷的手指挑起他的下巴,居高临下,却是深情不已,她说:“留下来。”

  宫人在一旁不敢多言,拢着衣袖,埋头退出去。

  就这样,他留了下来,只因他眉宇间像一个人。

  当宫人送来一件华丽的青袍,上面绣着栩栩如生的仙鹤,他穿在身上,高兴的一夜没睡。当白意站在他的身后,笑着夸他:“真好看。”

  他以为,自己在白意的心中真的很好看。

  当白意忽然投进他的怀里,声音沙哑的要求:“抱紧我。”

  他以为白意索要的仅仅只是他的拥抱,他笑着,优雅的抱紧她,嗅着她身上的香气,记在了心底,挥之不去。

  入骨的相思,入骨的杂念,入骨的情毒。慢慢的在他身体里滋长,根深蒂固,无法摘除。

  白意偶尔也会发脾气,莫名其妙就把他赶出玉梨殿,有时还会往他身上泼酒,甚至用器皿砸他。

  他很惊恐,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就算错了,白意也不会告诉他,所以,他一错再错。

  直到白意拿起冷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肃杀不减,决然以对,是恨说不上,是怨也说不上,她冷冷地说:“你不配!”

  他知道自己不配,可是,他不知道如何才配?

  他跪在玉梨殿外,受一夜冷风吹。

  那一夜的冷风没有让他清醒,反而更加沉迷,执着。

  仿佛,只要熬过了这一夜,什么都会好起来。

  Part.4

  清晨的朝阳升起,白意盛装去上朝,经过他的身旁,只是冷冷的掠一眼,淡淡扫过,没有痕迹。

  白珏不知道,明明深情不悔,两情相悦,为什么会是这种不着痕迹的忽视?

  到底要做多少事才能让她深深的看一眼?到底要做多少事才能让她停在身边一刻?想来,他也没有那样的本事。

  不知过了多久,他又被白意想起。却因他换了一身白衣而被白意轰了出去,她怒道:“谁让你脱掉那件衣袍?滚!”

  有时候,白珏自己都不知道,在白意的眼里,究竟是他的人重要还是衣服重要?

  或许是衣服重要吧。

  他换上那件好看的青衣,翩然地出现在白意面前,她果然看得有些痴了,是那件绣着仙鹤的青衣叫她看痴了。

  “白珏,你喜欢朕吗?”她那么直接的问。

  白珏没有说话,清冷的站在殿中,这样的问题,他不知道该怎么作答。

  正因他没有说话,一副高傲清冷的模样,才让白意想起了一个人,因为那个人,所以才会意乱情迷。

  白意站在他的面前,一声轻笑,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微凉的唇便印上了他灼热的唇瓣。

  白珏傻傻的呆住,任由白意的舌尖在他唇边不徐不疾的画着圈,湿软的触感令他情不自禁的张开嘴,原来,他是喜欢她的,想更深入的品尝她的味道。

  而此时白意却出人意料的退了开去,白珏的手一紧,忍不住将她摁回来的冲动,只听白意道:“白珏,可朕并不爱你。”

  她的话一如既往的直接,话锋锐利,伤人体无完肤。

  那一夜,白珏被送去后宫的某个冷苑里,不得召见,不得踏出冷苑。

1/3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