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半世烟尘半拢沙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1413次 字数:8393 来源:dp.msxf.cn

  文/城南月(锦言情杂志)

  【1】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月夜的莲花池旁。

  我那时年岁尚小,首次离开渺小的苗疆踏上中原京城繁华的土地,凑热闹般地随着人流一起逛花灯。

  那天晚上我与他之间隔着重重人影,他的样子甚是模糊,只看到那玄黑衣袍上展廓平整的每一寸,都融进黑夜泛着幽幽暗光。他遥遥朝我的方向举杯,而后将杯中佳酿一饮而尽。再看向这边时,是一张年轻温秀的脸。

  直到今天,我仍不知道他是向谁敬酒,却清楚记得那张突然看过来的脸,是怎样的眉目如画。每一处都宛如是大师细细雕琢的工笔画,俊美的恰到好处,稍有差错便折损其风骨。

  那一眼,重重的撞进了我的心。

  “小姑娘,这么晚了一个人干嘛呢?陪哥哥们玩玩吧。”

  我正傻傻看着与别人谈笑的他,就被身后突然传来的陌生男人的声音惊得不知所措。我在苗疆一直被父王好好保护着,未曾遇到过这种场面,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几名醉醺醺男子,既怕生了事端,又怕被他们捉到,只好一味的躲,一步步向后退。

  突然,一双温暖的手阻住了我后退的路。

  “小心。”

  清亮的声音传来,我扭过头,看见了那个我一直在宴会上注视的男子。

  若他的记忆中有我的一席之地,那便是,他记忆中,我们第一次相逢。

  他不着痕迹的引走那几位男子,转身对我轻笑,发色如墨浸染了夜色。

  “小妹妹,这么晚了可不应该独自在外面闲逛啊。”

  那夜,微风阵阵吹来,夹带着莲花的气息,一个十四岁少女的心弦,就这么轻易地被拨动了。

  我仿若受了某种蛊惑般,懵懵懂懂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他微愣,随后开口。

  “在下叶砚。”

  【2】

  再见时,已是三年后。

  我苦苦哀求父亲,终于可以到中原江湖闯荡游玩,在一家酒楼偶遇他,在那柄白玉折扇后的脸庞,增添了些微岁月美好的痕迹,却仍如初见般令人心动。我鼓足勇气,站在他身前,他略微错愕,唰啦一声将折扇合至手心。

  轻笑道:“小姑娘,你长大了。”

  当时,我道是千里缘分一线牵,怎会知背后的真相是他辛苦算计,步步为营。

  他似乎很明白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短短几月,我便在他的甜言蜜语,温柔呵护下沉溺的万劫不复,轻易地交付了自身。

  那夜,月亮很圆很亮,湖面微波荡漾,画舫亦随之轻轻摇摆,我一个没站稳,跌入他怀中,他顿顿,收紧手臂,胸口传来的心跳仿佛在我耳旁。

  他低头,眼瞳潋滟了整片江水,“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人了。”说罢,双唇相偎。

  若我当时还存有一点清明的话,怎会分不清,那吻,是真情还是假意,是爱还是献祭般的不甘无奈。之后的日子是怎么欢乐安然,我都记不清楚了,那清浅的恍如一场梦,恍如水中月光的倒影,一碰便碎了。

  我的梦碎了,人便也清醒了,随后便被关入了那间宽敞却孤寂的小屋。我不懂为什么,却受他所迫,为他辛苦怀胎十月,生下孩子。当时我心里不忿,不知前一刻的真心能倏忽变成假意,不知前一刻的温柔能疏忽变得陌生。

1/8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