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但愿风记得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1398次 字数:7842 来源:dp.msxf.cn

  文/诸葛小菜(锦言情杂志)

  【一】

  星城是个不夜城,在这个城市里,白天夜晚都是人来人往,大街小巷热闹非凡,好像这个城市生活的人永远不会疲惫一样。

  在霓虹灯闪烁不停的永兴巷里,有一家很出名的饭馆,这里人满为患,吃饭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人们左顾右盼想看看前头是不是有座位出来了,服务员的招待声,人们交头接耳的欢笑声,就是这个时候,汪萌萌在人群中穿梭,她圆溜溜的大眼四处张望,小声问着排队的人,“需要排位吗?我帮你们排队,你们去那头坐着,这里热。”

  大多数人扫了她一眼不出声,汪萌萌有些丧气,今天生意不好,平时这个点都帮忙排了三桌了,她坐在石板台阶上,拿鸭舌帽扇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到处扫着,就想看看有没有等得不耐烦的饭客,她好帮人排队,就可以拿到十块钱的排队小费,大概是不想等了,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再把人字拖穿好,准备去另外一家碰碰运气。

  她急匆匆的走过去,不小心和一个少年撞倒一起,那人走得太急,撞得她生疼,她正想吼一嗓子,只见那男孩捂着她的嘴,把她拖离人群,她手脚并用终于推开他,怒视着他:“你干嘛,你想干嘛?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汪萌萌在这一带的名声,你还想对我动手是不是?”

  那少年低头扫了她一眼,白色T恤在阳光下有点泛黄了,浅蓝色的牛仔裤也是洗得有一些泛旧了,更别提那双帆布鞋了,简直不能入眼,除了他那张清澈的脸,他全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

  汪萌萌十分嫌弃的退了一步,故作恶心的捂着嘴巴:“你快走开,你好脏啊!”

  那少年清澈见底的眼就这么没有感情的看着她,他好像习惯了别人这样的嫌弃,不知是不是汪萌萌的错觉,他歪着嘴巴似笑非笑,然后转身走了,汪萌萌比了个中指,有气没地方发,碎碎念了几句难听的话也走了。

  她走的时候,那少年躲在巷子深处,左右看了一眼,确认没人了,才把口袋里的钱包掏出来,钱包里一分钱没有,只有一张泛黄的照片,一个小女孩依偎在一位妇女的怀里,他恼怒的翻了下钱包,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他失望的把钱包扔进了垃圾桶,刚准备转身走,想了想又把钱包捡了回来,再打开钱包看了一下那张照片,鬼使神差的他又把钱包捡了回来。

  彼时,汪萌萌回到家了,与其说家,还不如说垃圾堆的好,这是一个木屋,破烂不堪,木板之间还不相接,屋子外面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是破烂,汪萌萌毫不在意的越过那一堆垃圾走进屋里,她似乎也闻不见那些难闻的味道,她端起屋里的一个饭盆就大口喝水,坐在木板床上气鼓鼓的,然后习惯性的摸口袋,她低头看了看口袋,左右摸了一遍,吓得她跳了起来,“钱包呢?刚才还在的,钱包呢?”

  她着急的找钱包,翻得满屋子更凌乱了,她顺着来时的路找了过去,都没有,这么热得天,她浑身是汗,那个钱包不重要,重要的是里面的照片,不能丢,说什么也不能把照片丢了,怎么才能找到自己的妈妈,全靠那张照片了,她似疯魔了一般,在路上碰见人就问,有没有看见一个浅棕色的破旧钱包,里面没有钱,只有一张照片,快凌晨了。

  天空不作美,突然暴雨,吃饭的人也散了,她坐在暴雨中的石头椅上嚎啕大哭,被淋得浑身湿透,好像雨停了,还是雨被挡住了,她抬头看了一眼,是那个男孩,他打着一把破破烂烂的伞撑在她头上,一双清澈见底的星眸就这样看着她,她吸了吸鼻涕一把推开男生,“快滚开,没看老娘正难过吗?”

  男生白得几近透明的手递过来一个破旧的钱包,他示意汪萌萌接住,汪萌萌看见自己的钱包,哭得更大声了,男生不解的看着她,她一把抱住他,“是你捡到了吗?是不是今天我们撞一起掉地上了,谢谢你,谢谢你。”

  男生害羞的推开了她,然后准备离开,汪萌萌一把抓住他的衣角,不知道是不是大雨刚停,还是因为心情好了,她突然觉得眼前男生很帅,就像是蒲公英一样的干净帅气,她说:“虽然我没啥钱,但是我可以请你吃一碗面,要是你不嫌弃,就在前面那个路边摊吃碗面吧。”

  男生摇摇头,然后准备离开,汪萌萌不依不饶,拖着他就走,到面摊的时候,李大爷看见汪萌萌来了,就说:“萌萌啊,这小伙子是谁啊,你还这么小,就找男朋友了啊?”

  汪萌萌羞红了脸,紧张的看了一眼傍边的男生,见他毫无反应,怒瞪了一眼李大爷说:“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我请他吃碗面。”

  李大爷一脸了然的表情开始煮面条,热气从锅里冒了出来,汪萌萌拉着少年坐在傍边,她一个劲的说:“李大爷家面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主要还便宜,分量还特别多,你吃不够啊,还能加。”

  少年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汪萌萌尴尬的笑了笑说:“诶,我们也算是认识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汪萌萌,汪是狗狗汪汪叫的那个汪,萌就是很萌很萌的萌,你呢?你叫什么?”

  少年看着她,用手蘸了水在桌子上写上:“我没有名字。”

  汪萌萌不解的看着他,然后说:“你咋写字呢,你咋不说话啊,你是个哑巴啊?”

  少年突然沉默了,汪萌萌感觉不对劲了,李大爷端着两碗面上来的时候,那少年拿着筷子的手竟是抖个不停。

  汪萌萌一边搅拌着面条,一边不屑的说:“不想告诉我就不告诉我呗,切,我还不想知道了呢。”

  那少年急忙看着她,又是摇手,又是蘸水,最后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汪萌萌刚准备入口的面就这么掉落在碗里,只见那个男生在桌子上写了一句“对不起,我是个哑巴”。

  汪萌萌无比惊讶的看着他,他的双眼是那样清澈,里面能倒映出自己吃惊的样子,她赶紧把面重新搅拌了,然后把面里面的肉全部夹到他碗里,转移话题说:“你多吃肉,你看你多瘦,全身上下只剩骨头了。”

  然后低头吃面,她觉得嘴里有些酸涩,一口面吃下去像放了半瓶醋,那个男生学着她搅拌了面,也吃了一口,他笑了起来,看着她,然后一口一口的吃起面,他吃相很秀气,至少比她好看,汪萌萌吃得不是滋味,然后拍着他的肩膀,大概是用力过猛,吓得那个男生呛到了,面条全部喷在了碗里,汪萌萌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那什么,你怎么会没有名字呢?”

  少年好不容易缓过气,又用手指在桌子上写着“从我记事起,他们都叫我哑巴。”

  汪萌萌看着他,午夜的灯光不是很亮,把他都照模糊了,她有些心疼的看着他,他说的他们,她知道是谁了,在这个小巷子里生活了十多年的她,其实早就有了自己的生存法则,也知道别人的生存法则,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一刻,她很想保护他,说起来有些奇怪,她在他身上好像看见了从前的自己,生活在最底层,明天有没有一顿饱饭都不知道,她忽然握住了他的手,他脸红心跳,有些别扭的想推开她的手,她悦耳动听的声音说:“看样子我应该比你大,以后你就叫我姐姐吧,那边你也不用回去了,你住我家去,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个捡破烂的,我可以养活你的。”

  【二】

  昏暗的路灯,时明时灭,他长如羽翼的睫毛一层阴影在眼前,大概是夜色模糊,他泛红的双眼认真的看着她,她是那样的一个女孩,看着霸道无比,个子却这样娇小,她不到他的肩膀,但是她似乎又很高,好像一棵树,就像那种在荒漠里突然长出来的参天大树,让人向往,忍不住想靠近,好像在这棵树下,就不会再被风吹日晒,能够让人安定。

  他回过神来,面摊老板要收摊了,汪萌萌扯着他准备起身,她边走边说:“我姓汪,那你也当然要跟我姓,既然是我的弟弟嘛,那就汪小萌?诶,不行,这像个女孩子,汪什么好呢?”

  她就这样自然而然的牵着他朝着自己破烂的家走了过去,他低头看着他们紧握的手,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其实不是一直活在阴暗里,现在,他能看见太阳了,是终于看见光了,那种能够让他温暖的光,他笑了,嘴角微微上扬,用力握紧了她的手,他心里在喊“姐姐”。

  他们走到木屋前,她有些窘迫的看着他,她说:“那什么啊,收拾下能住的,总比你去住桥洞好,你说是不是。”

  他点头,然后走进屋子里收拾起来,麻利且迅速的把各种垃圾归类,天微微亮的时候终于腾出一个地方可以打地铺了,汪萌萌嘴巴张得能塞进一个鸡蛋,她发现自己的小破屋突然干净整洁了不少,正想夸奖他能干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风风火火一般冲了出去,不多久她背着一个钢丝床过来,她说:“诶,来搭把手,这个床还是新的呢,我自己都没舍得用,你小子走运了,赏给你了!”

  他笑了,这一笑,汪萌萌呆了,钢丝床滑下的时候竟不知道,她从来没见过哪个人笑起来这么好看,大概是孤独惯了,也大概是面对了太多的冷漠,这个时候,她心里滋生了一个想法,如果她有个弟弟,其实也挺好的。

  等到终于把床搭建好了,汪萌萌拉了一块棉布挡在中间,就当做是门了,他们隔着那块棉布相视一笑,太阳缓缓升起,那丝光线透过缝隙照了进来,一点点的光把这个木屋照亮了,那时候,所有的快乐都是那样简单。

  汪萌萌迷迷糊糊睡着了,她陷入沉睡之前,呢喃了一句:“弟弟,一会你饿了自己煮碗面吃。”

  汪萌萌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天色有点暗了,她伸了个懒腰,吼了一嗓子:“弟弟?”

  没人应她,她爬起来把棉布推开,没人,床上的被子叠得很整齐,她走出屋子,外面吵闹声很大了,夜市开了,想着今天怎么去赚点收入,以前一张嘴,随便吃两口就行了,现在多了个人,她得努力了,速度刷牙洗脸就准备出门了,刚收拾好,就看见小哑巴提着一条鱼走了过来,汪萌萌歪着头看着他,他腼腆的笑了一下,露出洁白的牙齿,汪萌萌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我想我知道叫你什么好了,汪晨,早晨的晨,你知道怎么写吗?我教你写。”

  他点点头,开心的举着手里的鱼,示意她一会可以煮了吃,汪萌萌也特别开心,但是她似乎忘记问了,他身上没钱,鱼是哪里来的,那时候太过单纯的她,又怎么会想起这些事。

  他们一边喝着鱼汤,一边写着他的名字,一笔一画,都是他们的未来,汪萌萌吃饱了之后,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我一会去赚些外快,你呢,就乖乖在家里待着,你要是无聊呢,就在把屋子里收拾下,对了,我会找人帮忙让你上学,就这几天,你准备准备。”

  话音刚落,她就出去了,剩下汪晨还在比划着手势,但是汪萌萌已经走远了,他叹了口气,戴上鸭舌帽也出门了。

  汪萌萌像从前那样,帮吃饭排队的人排队然后领小费,拿着玫瑰花卖给情侣,帮饭店洗碗,忙个不停,汗水沿着她的额头滑下,她抬手随意擦了擦,她很累,但是特别开心,觉得生活有了希望,她洗碗洗得更快了。

  彼时,汪晨穿梭在人群中,鸭舌帽压得很低,他到了停车场,黑压压的车子停了一排又一排,他眼睛一亮,终于看见一辆似乎窗户没关上的车,他左右张望了下,然后慢慢靠近那辆车,貌似不经意的弯腰系鞋带,然后靠近车窗,他把手伸入车窗,准备打开车门,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特别用力,他本能反应就准备收回手,车里有人,他有些惊慌失措,车里那人推开车门,汪晨的手卡在车窗里面,疼得他冷汗直流,他咬紧牙关瞪着车主,车主好笑的看着他,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盯着他。

  汪晨愤恨的想甩开他的手,但是那人力气似乎很大,那人开口:“你胆子还挺大,偷东西偷到我车上来了。”

  汪晨咬牙看着他,那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来了两个穿着正式西装的人,汪晨看见那两人反而不急了,挨骂挨打,他都已经习惯了,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只手还被扯在车窗里,看上去有些滑稽。

  那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已经走到车前了,车主说:“你们处理下,我还有些事,监控问他们拿一下。”

  那两人异口同声说:“好的,您先忙。”

  彼时,汪萌萌已经回家做好饭菜了,等到很晚了也不见汪晨回家,她不着急,她知道他肯定会回来,像他们这样的孤儿,不管遇到什么事,总能让自己安全的活下去,准确的说,想办法让自己活着就可以了。

  汪萌萌走出门,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靠在铁网墙上,她跑过去,是汪晨,奄奄一息的躺在那边,他受伤了,很严重的样子,汪萌萌把他拖进屋里,她仔细检查,还好,没有致命伤,下手的人很厉害,把人打得很痛,但是又不致命,汪萌萌在想,汪晨是得罪谁了。

  快天亮的时候,汪萌萌还守在汪晨床边上,汪晨醒来的时候,汪萌萌怒气冲冲的吼他:“你去外面跟人打架了吗?”

  汪晨摇头,汪萌萌更气愤了,她怒红着双眼吼着:“那你是不是偷东西被人打了?”

  汪晨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耸拉着脑袋,不敢抬头看她。

  汪萌萌最终还是没舍得骂他,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叹了口气说:“小晨,以前我们是生活所迫,不得已去做一些事,现在不一样了,我们还有更多的生活方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偷鸡摸狗过日子了,你明白吗?”

  汪晨看着她,她是那样漂亮,水汪汪的大眼睛,她眼里有一种别人没有的坚强和韧性,那是属于她独有的。

  汪萌萌揪着他的耳朵,痛楚拉回了他的神游,汪萌萌凶巴巴的说:“你以后再出去干坏事,我就把你吊起来打,我这个做姐姐的有义务教育你,知道吗?”

  汪晨乖乖点头,一副我知道错啦的表情撒娇,汪萌萌终于不忍心再凶他,忙里忙外去了,那时候生活本来应该是简单的,像这样一直下去,他们两个的小世界里。

  临近开学的时候,汪萌萌四处托人找关系,终于让汪晨入学了,大字不识的汪晨进入聋哑人学校的时候,汪萌萌终于觉得安心了,至少汪晨能够不再流浪了。

  那时候生活简单得很,早上汪晨去学校,汪萌萌到处拉活,累到趴下的时候,汪萌萌告诉自己,她有个弟弟要养活,然后再接着干活。

  她拖着垃圾车气喘吁吁地上坡,太疲惫的原因,没拉住垃圾车,那车就这样一路倒滑了下去,等到听到那一声响彻云霄的撞击声,汪萌萌吓得瘫软在地了,完了,这些天的努力全白费了,也不知道撞上的是什么豪车。

  汪萌萌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那边,看见垃圾车撞上一辆小车,垃圾全部洒落在周围,她就这样没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管不顾了。

  “我还没哭呢,你倒先哭了起来?”富有磁性的男音传了过来。

  汪萌萌偷摸睁开眼,边哭边偷瞄,那人最终没忍住轻笑出声:“别装了,起来吧!”

  汪萌萌坚决不起来,自顾自的哭着,她余光偷瞄着那人,心想完了,这车看上去不便宜,只怕是要赔上身家性命了。

  汪萌萌在组织语言,想要怎么跑路,还没开口,那人就说:“你别嚎了,我也不会让你赔钱,你走吧。”

  汪萌萌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两眼泪汪汪的,好像被遗弃的小狗一样,汪萌萌弱弱的问了一句:“真……真的不用我赔吗?”

  那人点头,然后一副不愿再多说的样子,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汪萌萌生怕他后悔,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还不忘拖着垃圾车就跑了,边跑边回头,一不小心直接撞上前面的栏杆,摔得那叫一个惨啊。

  小车主人,在不远处看见滑稽的汪萌萌,终于克制不住哈哈大笑,汪萌萌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爬了起来就走了。

  汪萌萌最后看见的就是穿着一身精致西服的大帅哥站在自己车边上打电话,那时候,汪萌萌只庆幸自己不要赔钱,还来不及想其他的。

  汪萌萌回家的时候,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她啃着黄瓜,看着屋外,心想汪晨应该要回来了,今天似乎晚了一些,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看见汪晨回来了,只是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人,那个人看着怎么这么眼熟了,啊,这个人不是刚才那个人吗?

  汪萌萌非常气愤的走上前一把拉过汪晨,凶巴巴的盯着那人说:“你这个人,刚才不是说不用我赔钱了吗?怎么还找上我弟弟了?”

  汪晨摆手,汪萌萌护住汪晨,那人轻笑出声:“你冷静点。”

  汪萌萌自然是冷静不下来,那人自我介绍说:“我是福利医院的主治医生李晴朗,代表我们医院过来的。”

  汪萌萌一脸不信的看着他,汪晨扯了扯她的袖口,示意她,他说的是真的。

  李晴朗又接着说:“我通过对小晨的观察,我发现他不能说话并不是先天性的,应该是声带受伤,再加上受到刺激导致的。”

  汪萌萌听到这些,看了一眼汪晨,然后接着说:“你的意思是,我家小晨不是哑巴,他可以治好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李晴朗点头,然后说:“原则上这么理解没错,只不过要因人而异,小晨这种情况应该持续很久了,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所以还得慢慢来,我这次过来,也是代表我们医院来的。”

  汪萌萌特别兴奋,拉着李晴朗就往屋里走,端茶送水,洗水果,李医生一直喊个不停。

  李晴朗观察了一下他们的居住环境,摸了摸小晨的头,然后跟汪萌萌说:“首先,你们的居住环境得改善下,这地方有点恶劣,嗯,我没别的意思,你不要介意。”

  他看向汪萌萌的时候,一脸歉意,生怕戳到了他们的痛处。

  汪萌萌是谁,那是脸比城墙还厚的人啊,她嘻嘻哈哈的说:“没事,没事,我们家就这样,只是这一时半会我也没法改善啊。”

  李晴朗想了想,然后说:“这样吧,我刚好缺个打杂的,你来我们福利院给帮忙,我们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个住的地方,这样小晨也可以安心接受治疗。”

  汪萌萌当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了,汪萌萌是那种雷厉风行的人,立马就收拾了衣服,拖着袋子就准备跟李晴朗走,汪晨尴尬的看着她,她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放下装衣服的袋子说:“这个……哈哈……就是……那什么……我这不是急着给小晨治病吗?”

  李晴朗闷声笑了起来,他看着汪萌萌手里提着的袋子,然后说:“就这些啦?”

  汪萌萌重重点头,然后拖着小晨就走,李晴朗紧随其后。

  小晨在福利院积极配合治疗,从一开始完全没有声音,到后面可以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了,汪萌萌很开心,她在福利院忙进忙出的等着她家小晨能够开口说话。

  那时候,汪萌萌以为所有事都会好转起来,小晨也能够开口说话。

  李晴朗是个很负责的人,他不管是对小晨,还是对其他聋哑病人,他都是尽心尽力,有许多聋哑儿童是孤儿,他们眼中的爸爸就是李晴朗,其实李晴朗也只不过才二十七岁。

  汪晨情况得到改善的时候,李晴朗跟汪萌萌说:“不出意外,有个一年半载,小晨就可以说话了。”

  汪萌萌特别激动,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晴朗,她说:“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如果小晨可以说话,我都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样子。”

  汪晨也特别开心,他一脸单纯的笑。

  李晴朗最后给汪晨检查了一次,然后交代了许多事,汪萌萌觉得不对劲,她是藏不住话的人,她问:“李医生,你要走了吗?”

  李晴朗还在给另外一个聋哑儿童检查,不经意的回了一句:“嗯,要走了。”

  汪萌萌有些失落,李晴朗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低头检查另外一个孩子的耳朵接着说道:“你们还是可以住在这边,我已经跟院长沟通过了,小晨完全康复后,你们就可以搬走了。”

  汪萌萌手足无措的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意思是,你要去哪里啊?”

  李晴朗轻轻一笑,抬头扫了一眼汪萌萌,把一次性手套摘了下来,揉了揉汪萌萌的脑袋说:“去拯救世界!”

  汪萌萌呆若木鸡的看着他,然后他们相视一笑。

  李晴朗随着医疗队出发的时候,汪萌萌一直紧随车后,她知道,他是去其他的地方给许多需要帮助聋哑人治疗去了,她什么都帮不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帮,她就这样看着医疗队的车队扬尘而去,她才转身把晾在外面的被单收进去。

  汪晨仍然在接受治疗,也吃一些药物,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汪萌萌情绪越来越低落了,汪晨情况真的好转的时候,他喊了一声不完整的“姐姐”。

1/2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