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给L先生的一封信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1799次 字数:5178 来源:dp.msxf.cn

  文/苏默言(锦言情杂志)

  前言:

  我的L先生,在我十八岁那年,永远的离开了我。我们的青春岁月,难免和某个人有关。白衬衫,温柔的笑,手心的纹路……有些时候,我真的以为他还在我身边。可是我又知道,当年那一别,早就是永别了。虽然这封信没有主人可以签收,我却希望各位可以从中得到勇气,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一定要趁早呀。

  给L先生的一封信

  亲爱的L:

  我迟疑了很久,在空白的文档上写字又删除,键盘清脆的声音,就像是雨滴落在水面。密集的催促着内心倾吐隐秘的欲望,可是我几次三番,都没办法继续写下去,只能任凭这封信,躺在我的电脑里,长达三年的时间。

  早上挤公交车来公司的路上,看见一对年轻的情侣。男生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比划什么,坐在他旁边的女孩儿,一张脸素面朝天,穿着白色的短袖,凑过来看对方的手机屏幕,两个人很快又笑了起来。

  我坐在一边看着,说不上是嫉妒还是什么。有些恍惚的,想起那一年周末下课。公交车已经挤得快要没地方落脚了。我努力踮起脚尖想要抓住头顶的扶手,却看见你低下头看着我笑,然后伸出手揽住了我的肩膀。原本还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我,忽然间讷讷起来。

  我们当时到底聊了些什么呢,是新出的某个动漫,还是看上的一件白色衬衫?那些宛若夏天此起彼伏的蝉鸣声,如今回想起来,已经连零碎的词语都记不清了。可是我却依然记得清清楚楚,在那辆吵闹拥挤的公交车上,我是如何仰起头,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了我无边无际的囚牢。

  和你分别之后,我变得越发郁郁寡欢起来。有时候看见并肩走过的行人,坐在我身边的同伴、甚至偶尔一个擦肩的背影,我都忍不住要回头多张望一眼。他们瘦削的身形,漆黑的头发和眼睛,还有白皙而细长的手指,都会让我忍不住的想起你。

  我难以抑制自己颤抖的目光,将视线从别人身上转移,可是下一秒,不过是又重新跌入虚无的回忆里。

  那一片漫长的夏日,就像是在我头顶铺展开来的光一样。无边无际,让我有时候总是困惑,我是否真的已经从那段过往之中走了出来。我何时褪下了青涩的校服,何时将头发染成浅浅的栗色、何时咬着牙打了一个耳钉……我又是何时,失去了你。

  在经历的当下,并没有深刻的记住它们。时间也在多年以后,把所有当年漫不经心的自以为是,如今都变成了一个个凌厉的耳光。它们不轻不重的,打在我的脸上,让我追悔莫及,痛并且深刻的,记得你。

  (雪花绽放的气候)

  2018年6月27日,天气炎热。我坐在公司的电脑桌前,和几个同事对接业务。一份份的合同接口不断传送过来,我把它们打印出来,然后照着后台数据核对有没有错漏。哪怕一个小数点的误差,都有可能导致整个工作全程作废。

  大概忙碌了至少一个多星期,我签好自己的名字把这份合同寄出去,只觉得浑身无力,几乎都要瘫倒在办公桌里。几个同事欢呼着说要去庆祝,一起吃了日式烤肉和清酒,我想起很久以前,和你蹲在路边吃烤串,你温柔的伸出手擦掉我嘴角的油渍。

  那个时候我们才念高中,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才勉强能出得起一顿烧烤的钱。你把手里的烤玉米粒塞给我,笑着说好冷啊,你要多吃一点。

  我们在一无所有的年纪里,曾经是真心的喜欢过对方。其实这才是最让我难过的,我小心翼翼把头靠在你的肩膀上,想告诉你,将来我们都会努力工作,努力赚钱。我想吃很多很多的烤肉,给你点一瓶又一瓶的啤酒。

  其实真的是味道很普通的烧烤摊,但是我念念不忘到如今,曾经特意找到那条小巷,只可惜招牌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鲜红刺目的拆字。

  所有破旧的建筑,最后无一幸免的会被拆掉。也许会有高楼大厦重新拔地而起,它们就像是在伤口上开出更加繁复美丽的花,但我心里的伤,却并没有那么容易就治好。

  L,我这些年,熬过了困顿和艰难,从最开始的一无所有,到如今逐渐拥有了看似安稳的人生。这些年,经历的变故有太多太多。我都好想一样样说给你听,可是我明白,你应该也明白,无论我拥有了什么,我心里总有一个空缺,填不满。

  那个缺陷,是你的名字,是你的眼睛,是要你陪伴在我身边。

  可你走了之后,那个残缺的洞口,一直在空荡荡的漏着风。

  我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酒,脸色滚烫而发红,我靠在马路边上,张着嘴,想哭又哭不出来。

  是在出租车上吧,我下意识的按了一串号码,然后颤抖着按了拨通键。

  毫无意外的,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冷冰冰的女声提醒着我,关于你的一切回忆,都只可能是回忆。我没办法再向从前那样,喋喋不休的和你抱怨生活中的琐事。你玩世不恭的笑声,还有笑起来时候,喜欢拖着的尾音,都像是在池塘里散落的涟漪。渐行渐远,慢慢没了踪迹。

  我们是什么时候断了联系呢,你的电话到底是从那一刻起,拨打过去只是空号?也是在那个风雪如瀑的夜晚吧,我红着眼眶看向你,看着你从长街尽头慢慢走过来。你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看上去就像是一头温柔的小白熊,在明亮的的灯光下,一步步朝着我走过来。

  我哈着气在路灯下瑟瑟发抖,然后张开双手,就这么一头扎进了你的怀里。

  我如何靠在你的肩膀上嚎啕大哭,又是如何抓住你的肩膀,手指一寸寸收紧。你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问我要不要去喝一杯?

  你取下自己的围巾,温柔的围在我的脖子上,那条灰色的羊毛围巾上,还有你熟悉的气味。你惯用的森木香水,闻上去清新而冷冽。

  我就这么抓着你的手,去了旁边的一间酒吧。霓虹灯闪烁着迷乱的颜色,但你的眼睛,无论在什么样的灯光下,都冷得像是石头。

  也许我们之间,并不是真的合适。你点了一杯酒递给我,神色有些无奈。阿加,你忘了我吧,不要恨我,因为恨,只会让你自己更不快乐。

  我们十五岁就认识,在那个吵闹喧嚣的夏天,你和我并肩走在羊肠小路上。头顶的香樟树连绵成幻境里的海,从头顶无遮无拦倾泻而出。在明灭不定的光与影里,你伸出手,无声无息的,握住了我。

  像是怪物一般,隐秘之爱,只有我和你知道的恋爱。但我从来不觉得后悔,真的,L,我从来不曾后悔遇见你,爱过你。可是在昏暗的酒吧里,你皱着眉头,用一半遗憾,一半冷漠的眼神看着我,低声说,阿加,我配不上你,忘了我。

  我在那一刻,是真的不可抑制的想要恨你。

  (也许真的一切都有尽头)

  我也是到了很久以后才明白,原来并不是每一件事,都会理所应当的成长,理所应当的结束。就像我不知道冬夜最后一片雪花,到底是什么时候融化在了夜色里,就像是我们的感情,到底是为了什么,消失于无形。

  后来兜兜转转,我一直在努力的寻找这个答案。我曾经无数次播放我们聊天的语音,在寂静无人的深夜里,在黎明破晓的曙光里、在水流声湍急的浴室里……我们大学时候,并不在一个学校,所以除了周末之外,其余时间,多半都是靠着微信交流。

  你的声音一直懒散而清寂,仿佛是夜色里盛开出来的一朵花,清凌凌,无声息。而在漫长的语音里,有时候是嘈杂的街道,有时候寂静的,能听清秒钟的声音。我就像是瘾君子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一遍又一遍的听我们之间的聊天记录。

  我最绝望的时候,只希望你说下去,无论说些什么都可以,请你不要停下来。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渐行渐远,你发给我的短信,字数逐渐变短。我开始变成充满执念的精神病患者,明知道没有任何意义,却还是拼命的算计着今天和昨天,你发给我的讯息是不是又少了几个字。

  伸出手徒劳的想要捕捉风,是不可能的。一段感情走到尽头,原来无论如何卑躬屈膝,都已经无可挽回。希望变成你喜欢的模样,扭曲而模糊了自己的脸,到头来,除了把自己变得面目全非之外,并不会有另外的转机。

  我后来,还是从朋友那里听说和你有关的消息。你马上就要结婚了,真奇怪,听说你要结婚了,我一时间都觉得像是个笑话。我们这样的人,怎么会结婚呢?

  我还记得你脱下自己的校服罩在我身上,笑嘻嘻的说,以后我们两个在一起了,到时能省下不少钱。因为你可以穿我的衣服,还可以穿我的鞋子。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出腿搭在你的大腿上,歪着头说,我们两个鞋码差一点吧?

  你是如何大笑着说没关系啊,至少衣服可以穿一样的。

  镜子里,是我和你同样清秀的面孔。你的手轻轻覆住了我的肩膀,神色温柔,你说阿加,我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无论如何,我都会在的。

  只是没想到,你原来都已经忘记了。

  (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

  很久以前,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去旅游。你说你最想去的国家,是荷兰。传闻中以郁金香、风车还有高度包容而闻名的国家。你曾经给我看那些照片,大片大片盛放的郁金香花田,还有在落日余晖下屹立不倒的那些风车。

  你曾经指给我看,我们在地图的这一侧,而荷兰就在我们的北边,我们要经历一场长达十四小时的高空飞行。必须从C城转机去往S城,然后再做飞机直抵荷兰的首都阿姆斯特丹。

  那里除了郁金香开的繁盛之外,人们过得闲散而自由。荷兰是世界上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也是第一个同意安乐死的国家。你曾经歪着头笑说,可以自己选择所爱,可以自己选择死亡的地方,也许才是自由之地。

  我们最终还是没有去过荷兰,即便后来因为工作缘故,我成为了各个航空公司的常旅客。当我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巨大的墨镜从候机室面无表情的走过登机口的时候,我曾经站在机场的大厅里失魂。

  我年少时候,出身并不好,日子过得潦倒而贫困,为了买一枝花说不定还要饿上一顿。我们的老师,曾经说身为现代人,一定要去坐一次飞机,我这一生一共坐过三次飞机。是以这样与有荣焉的口吻和我们说起这些琐事,你听见的时候,还在课桌背后偷偷的笑。然后趁着别人不注意,悄悄伸出手握住我,阿加,我以后一定要带你离开这里。

  这个世界有很多很美的风景,我都想和你一起去亲眼看过。

  那个时候,你的眼里有坚毅的,无坚不摧的光。只可惜,我们从学校出来之后才明白,原来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选择自己的路。

  我还记得你说起自己的梦想,你手中那把从来不会离身的吉他,在大学毕业之后不久,你把它转手卖掉了。

  那个时候,正是你考进S企业的几天。所有人都祝贺你前程似锦,毕竟作为国企,S在福利待遇上几乎是无可挑剔的。而且就在你进入的那一年,他们准备进入海外市场,早就已经放出话来,会在新入职的员工里,挑选出一批人前往伦敦。

  你喜欢伦敦么?应该没有吧,从未听你谈论起那个连绵多雨的城市。反倒是我,对那个文艺的城市一直都颇有好感。我甚至还曾经幻想过,要是你去了英国,我是否也可以想办法一起过去。

  我们会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重新开始,没有人认识我们。我们在大街上手牵手走过去,路过彩虹咖啡店,路过那些年代久远的维多利亚建筑、然后在一个躲雨的屋檐下,我可以踮起脚尖,正大光明的亲吻你。

  L,这个世界上,的确有很多不绝的风景。无论是乘坐什么样的交通工具,无论是去往哪里,都有看不完的景色。只是从前的我,无论身处何地,都从未想过孤身一人上路。直到多年之后,我开始肆无忌惮的刷卡购物,出现在远东的落日之下,我才明白过来。

  当年我曾经在你的口中,在你的眼里,沿着海浪奔跑,在阿姆斯特丹的夜晚流浪,也曾醉倒在你的怀里。那就是我这一生见过的,你给我的,最美的风景。

  (你会陪谁看细水长流)

  L,我终于慢慢学会对往事释怀。在和你分手之后,我曾经喝的烂醉如泥,倒在浴室里划损了自己的手腕。是我的室友将我从浴室里抱出来,疯狂的拨打120送我去急救。因为抢救及时,我还是活了下来,只是手腕上有一条丑陋的伤疤,看上去触目惊心。

  也是从那以后,我忽然就像是从迷雾里挣脱了出来。人在年少时,应该用什么来献祭自己的爱情?以眼泪,以生命么?我后来才发现,原来人已经用自己一生最美好的年华,最纯澈的恋慕,陪葬了那段岁月如歌。

  无论我怎么痛哭求饶,在多少个深夜里惊醒,已经远离的,再也不会回来。

  你留下来的那件衬衣,至今我还在穿。没留得住你,也没留得住一点暖意。

  应该也是从这一天开始的把,我忽然间清醒过来,在朋友的陪伴下养好了伤,然后出来上班工作。我才发现,我已经毕业足足一年半了。因为你,我辞掉了工作,待在出租屋里足足三个月。

  我从暗无天日的房间里走出来,洗漱打扮,重新去面试了一份工作。那段时间也很难熬,每天早出晚归,但是过去了三年,慢慢也熬了过来。如今我在郊区买了一套房子,有一个大大的阳台,落地窗无遮无拦的洒落日光,花架上的绿萝开得郁郁葱葱。

  我开始学着自己做菜,下班之后去超市买一些生鲜水果。奶白瓷锅里煮着一锅面条,偶尔还会给自己煎一个蛋。就这么坐在餐桌上,一个人慢慢的吃下去。

  你走以后,我学着一个人生活。没有人分享这一路而来的喜怒哀乐,但时间长了,竟然也就这么慢慢习惯了。

  我不在和任何人撒娇说怕吃苦,有时候扛着一大袋子快递上楼,放下东西的时候,我也努力不去想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你是不是会从我手里抢过重物,然后无情的嘲笑我。

  天地空空荡荡,我在周末醒来,坐在阳台上发一整天的呆。

  我那天晚上又做了一个梦,梦见你牵着我的手,从学校的长廊上一路狂奔。推开门之后,却是我现在的卧室。整齐洁白的床,还有你喜欢的咖啡壶和游戏机。我忽然在梦里失声痛哭,紧紧抓着你的手臂。

  L,我很想念你,这么多年来,我原来,从未忘记你。当年的倔强和不服输,依然抵不过漫长岁月里的直面自我。可是今时今日,再说一句我想你,却早已经来不及了。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