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给L先生的一封信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588次 字数:5178 来源:dp.msxf.cn

  文/苏默言(锦言情杂志)

  前言:

  我的L先生,在我十八岁那年,永远的离开了我。我们的青春岁月,难免和某个人有关。白衬衫,温柔的笑,手心的纹路……有些时候,我真的以为他还在我身边。可是我又知道,当年那一别,早就是永别了。虽然这封信没有主人可以签收,我却希望各位可以从中得到勇气,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一定要趁早呀。

  给L先生的一封信

  亲爱的L:

  我迟疑了很久,在空白的文档上写字又删除,键盘清脆的声音,就像是雨滴落在水面。密集的催促着内心倾吐隐秘的欲望,可是我几次三番,都没办法继续写下去,只能任凭这封信,躺在我的电脑里,长达三年的时间。

  早上挤公交车来公司的路上,看见一对年轻的情侣。男生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比划什么,坐在他旁边的女孩儿,一张脸素面朝天,穿着白色的短袖,凑过来看对方的手机屏幕,两个人很快又笑了起来。

  我坐在一边看着,说不上是嫉妒还是什么。有些恍惚的,想起那一年周末下课。公交车已经挤得快要没地方落脚了。我努力踮起脚尖想要抓住头顶的扶手,却看见你低下头看着我笑,然后伸出手揽住了我的肩膀。原本还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我,忽然间讷讷起来。

  我们当时到底聊了些什么呢,是新出的某个动漫,还是看上的一件白色衬衫?那些宛若夏天此起彼伏的蝉鸣声,如今回想起来,已经连零碎的词语都记不清了。可是我却依然记得清清楚楚,在那辆吵闹拥挤的公交车上,我是如何仰起头,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了我无边无际的囚牢。

  和你分别之后,我变得越发郁郁寡欢起来。有时候看见并肩走过的行人,坐在我身边的同伴、甚至偶尔一个擦肩的背影,我都忍不住要回头多张望一眼。他们瘦削的身形,漆黑的头发和眼睛,还有白皙而细长的手指,都会让我忍不住的想起你。

  我难以抑制自己颤抖的目光,将视线从别人身上转移,可是下一秒,不过是又重新跌入虚无的回忆里。

  那一片漫长的夏日,就像是在我头顶铺展开来的光一样。无边无际,让我有时候总是困惑,我是否真的已经从那段过往之中走了出来。我何时褪下了青涩的校服,何时将头发染成浅浅的栗色、何时咬着牙打了一个耳钉……我又是何时,失去了你。

  在经历的当下,并没有深刻的记住它们。时间也在多年以后,把所有当年漫不经心的自以为是,如今都变成了一个个凌厉的耳光。它们不轻不重的,打在我的脸上,让我追悔莫及,痛并且深刻的,记得你。

  (雪花绽放的气候)

  2018年6月27日,天气炎热。我坐在公司的电脑桌前,和几个同事对接业务。一份份的合同接口不断传送过来,我把它们打印出来,然后照着后台数据核对有没有错漏。哪怕一个小数点的误差,都有可能导致整个工作全程作废。

  大概忙碌了至少一个多星期,我签好自己的名字把这份合同寄出去,只觉得浑身无力,几乎都要瘫倒在办公桌里。几个同事欢呼着说要去庆祝,一起吃了日式烤肉和清酒,我想起很久以前,和你蹲在路边吃烤串,你温柔的伸出手擦掉我嘴角的油渍。

  那个时候我们才念高中,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才勉强能出得起一顿烧烤的钱。你把手里的烤玉米粒塞给我,笑着说好冷啊,你要多吃一点。

  我们在一无所有的年纪里,曾经是真心的喜欢过对方。其实这才是最让我难过的,我小心翼翼把头靠在你的肩膀上,想告诉你,将来我们都会努力工作,努力赚钱。我想吃很多很多的烤肉,给你点一瓶又一瓶的啤酒。

  其实真的是味道很普通的烧烤摊,但是我念念不忘到如今,曾经特意找到那条小巷,只可惜招牌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鲜红刺目的拆字。

  所有破旧的建筑,最后无一幸免的会被拆掉。也许会有高楼大厦重新拔地而起,它们就像是在伤口上开出更加繁复美丽的花,但我心里的伤,却并没有那么容易就治好。

  L,我这些年,熬过了困顿和艰难,从最开始的一无所有,到如今逐渐拥有了看似安稳的人生。这些年,经历的变故有太多太多。我都好想一样样说给你听,可是我明白,你应该也明白,无论我拥有了什么,我心里总有一个空缺,填不满。

  那个缺陷,是你的名字,是你的眼睛,是要你陪伴在我身边。

  可你走了之后,那个残缺的洞口,一直在空荡荡的漏着风。

  我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酒,脸色滚烫而发红,我靠在马路边上,张着嘴,想哭又哭不出来。

  是在出租车上吧,我下意识的按了一串号码,然后颤抖着按了拨通键。

  毫无意外的,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冷冰冰的女声提醒着我,关于你的一切回忆,都只可能是回忆。我没办法再向从前那样,喋喋不休的和你抱怨生活中的琐事。你玩世不恭的笑声,还有笑起来时候,喜欢拖着的尾音,都像是在池塘里散落的涟漪。渐行渐远,慢慢没了踪迹。

  我们是什么时候断了联系呢,你的电话到底是从那一刻起,拨打过去只是空号?也是在那个风雪如瀑的夜晚吧,我红着眼眶看向你,看着你从长街尽头慢慢走过来。你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看上去就像是一头温柔的小白熊,在明亮的的灯光下,一步步朝着我走过来。

1/3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