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假如星星听得见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1633次 字数:7175 来源:dp.msxf.cn

  苏默言/文(锦言情杂志)

  第一章

  迎接苏凌开学的礼物,除了上涨的零花钱之外,就只剩下酷热的日光了。那些飞扬的尘土混合着男生们嘻嘻哈哈的声音,让人联想到可乐里不断冲出来的气泡,在口腔里跳动着,青春却也让人恼火。

  刘墨涛转来的时候,军训已经过去了大半。苏凌低着头站在后排发呆,听见前面的女生发出了一阵嘈杂的讨论。很白,好像还挺帅的、走大运了是同学吧……诸如此类的声音在风里盘旋着传过来,闷热的空气都开始涌动起来。苏凌抬头看了一眼,远远的只能看见对方白色的衬衣,还有凌乱刘海下的确白得反光的皮肤。

  对方并没有作自我介绍,绕过人群走到了最后一列,教官倒也并没有为难他,大概说了几句就接着开始训练了。苏凌撇了下唇角,话说高中的同学原来也一样的幼稚和花痴啊。

  晚自习时间,老师在上面昏昏欲睡,宁然用后背朝课桌撞了一下,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苏凌抬起头,“干嘛,晚上去吃东西?”

  “吃你个大头鬼啦,你今天看见那个新生了么?哇,真的是帅到没朋友啊,不过就是太白了,你说他该不会是有白化病吧……”在背后议论帅哥这一点,似乎是宁然与生俱来的乐趣。

  苏凌歪着头听得漫不经心,他很想告诉宁然,其实今天自己就没看清对方到底长什么样,大概也就只记得确实是皮肤很白的人了。

  “这里有人坐么?”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宁然的讨论,她抬起头,然后露出了宛如生吞一只老鼠的表情,十分僵硬的把身子转了回去。

  “没人。”苏凌把头抬得更高一点,下意识地回答。然后很快,苏凌露出了和闺蜜差不多的神情。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越发衬的皮肤很白。原来宁然说的没错,的确是好看的男生。漆黑的眉毛微微上挑,鼻梁高挺笔直,他低下头凝视的样子,让苏凌胸口觉得微微一窒,甚至忍不住往后退了一些。

  对方十分自然坐在了苏凌身边,然后从书包里抽出来一本漫画。白炽灯代替了日光,显得柔和了不少。那些光洒落在对方的轮廓上,让他变得像是一张单薄的剪影。

  苏凌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刘墨涛,似乎有些莫名的孤独。

  第二章

  军训也只有短短一周,更难熬的,是黑板上一大块一大块的笔记。苏凌总有一种错觉,那些数字和单词成了交织的奇怪纹路,汇聚成一部看不懂的天书,无论耗费多少的草稿和墨水,都一样算不出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规律可寻。

  体育课苏凌很机智的翘掉了,假装自己生病,慢悠悠回教室看小说。从图书社租来的小说,刚好和课本差不多大小,塞在课桌里简易安全。他翻着手里的故事书,却听见窗外传来了低低的说话声。

  还没回过神来,就看见有女生从窗户外朝课桌上扔东西。粉红色的信封,没想到教室里还坐着人,对方的耳垂立刻开始泛红,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

  苏凌将小说合上,有些好奇的瞥了一眼那张信封。写着刘墨涛的名字,上面画着一颗小小的心形图案。苏凌忍不住笑了起来,是情书么?

  细长的手指从苏凌面前掠过,将信封一把拆开,抖出里面折叠成爱心形状的信笺,还有两块黑巧克力。刘墨涛显然并没有打算拆开的打算,倒是从里面抽出一块巧克力递给苏凌,“给你。”

  苏凌有些僵硬的伸出手接住了那块巧克力,夏天的糖果是禁不住存放的,就算是隔着一层塑料包装也能感觉出来,巧克力已经有些微的融化了。

  好热啊,苏凌不自觉握紧了那块巧克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沾染了对方的体温,苏凌觉得自己的手心烫的有些吓人。

  “好……好像是隔壁班张莉莉送来的。”总有些做贼心虚一般,苏凌一边将巧克力吞进去,一边讷讷说道。

  “没关系,无所谓的。”对方原来也是会笑的,嘴角微微扬起,不紧不慢地说道。只是面具式的笑容里,并没有几分真正的笑意。

  他随手将那封情书丢在身后的垃圾篓里,然后趴在课桌上出神。不在意对方的名字,也不在意信里到底写了什么。很久以后,苏凌也会想起这个画面。对方的面容沉浸在一片金灿灿的光里,明明是很美好的画面,但是却让人心口隐隐作痛。

  好像是因为有了共同的秘密一样,两个人的关系不知不觉就熟稔了起来。刘墨涛收到的情书越来越多,有些是同年级的,也有高二的学姐特地从走廊外穿过去,假装不经意扫过教室,最后苏凌总能在对方眼里看见惊喜的神色。

  只是这些女孩子们好像永远不会知道,送来的礼物多半都被苏凌给吃了,或者转手扔进了垃圾桶。至于那些饱含少女心事的情书,除了苏凌兴致来的时候会拆开看一眼,刘墨涛从来没有兴趣知道里面写了什么。

  感情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对等的事情,喜欢一个人,就算自己怀着如何郑重地心情,对方一样也不会放在心上。而且,好像也没什么好责怪他的。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是自己咎由自取的事。

  苏凌咬着手中的饼干,咔嚓一声,味道倒是出人意料的好。

  “喂,这不是我送给刘墨涛的么!”一个娇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有人重重推了苏凌一把,苏凌转过头,就看见了一张盛气凌人的脸。

  对方扎着高高的马尾辫,一张脸清秀动人。在同龄女生尚且还带着高中时期稚嫩的时候,对方已经有了几分属于女性的妩媚和肆意。是宋晓佳啊,听说是高一级的校花之一呢,没想到对方也喜欢刘墨涛么?

  只是比起八卦这种事情,现在更应该担心的,该是自己的处境吧。宿舍楼背后的小花园空无一人,只有宋晓佳和几个女生气冲冲堵在了苏凌前面。

  第三章

  她本来是想找刘墨涛的,别的女生在没有回信之后,多半只会黯然神伤一会儿。但宋晓佳可不一样,也许是因为刘墨涛没有收到自己的信呢,或许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呢。

  她长得那么漂亮,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喜欢自己。

  只是没想到刘墨涛不见了人,却发现苏凌提着饼干吃的开心。苏凌自己也有些尴尬,磕磕绊绊说不出话来。宋晓佳越发恼怒起来,伸手去推苏凌,“你是不是偷了我的信和饼干?”

  “我……”苏凌越发慌乱起来,只是又不想把责任都甩给刘墨涛,一时间反而更像是做贼心虚。

  “是我给苏凌的。”有人担在了苏凌面前,声音还是和从前一样冷冷清清的。

  刘墨涛比苏凌高了小半个头,一瞬间就把对方给挡在了后面。

  “东西还给你,以后不要找苏凌麻烦。”听见对方在维护自己,苏凌的肩膀又不自觉僵硬了起来。对方显然有些不敢置信,但刘墨涛却很有些懒得说话的意味。将剩下的饼干塞回给对方,就抓着苏凌转身朝教室走去。

  这是苏凌第一次和男生靠的这么近,对方身上还有洗衣粉的味道,带着淡淡的香气。让这一整个冗长迷幻的夏天,仿佛是吹进了夏日的海风。遥远的,但却让人目眩神迷的风。

  “没吃晚餐吧,我们翘课去吃饭。”对方回头看了苏凌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可能是觉得自己殃及池鱼了。

  “啊,好。”苏凌随口应了一声,或许对方都没想到,自己在意的并不是晚餐这回事。而是他的手,对方一直握着苏凌的手腕,沿着皮肤一路燃烧过来,仿佛连呼吸都会随之停顿一样。

  原来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的啊?像是喝醉了酒,晕乎乎的,不知道要去哪里,或者说去哪里也都可以。

  可乐的气泡,西瓜最中间那一口、奶茶上覆盖的奶油……原来就算这些东西加起来,也没有比喜欢一个人更美好。

  “你不喜欢宋晓佳么?”将薯条在番茄酱里滚了一圈,苏凌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不喜欢那些咋咋呼呼的女生。”对方从书包里翻出手机玩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怎么,你喜欢她?”

  “啊?”苏凌立刻把头摇的像拨浪鼓,差点还打翻了手边的可乐。对方又笑了起来,伸手凑过来将苏凌身边的食物往外挪开。

  “你看过圣战么?”对方抽出纸巾随便擦了一下手,抬头问。

  “看过。”苏凌兴奋的回答,“我买过很多的漫画,现在还收藏在书柜里呢,你要不要看?”

  “好啊。”对方不客气的应了下来,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新出的游戏,玩玩看吧,和圣战有蛮多相似的。”

  “我……玩游戏有点白痴。”苏凌喃喃道。

  “我教你。”对方站起来走到了苏凌的身边,伸手指点着该怎么避开前面的障碍。苏凌的手指会不小心戳到对方的手背,温热的,带着弹性的皮肤,就像是触电一样飞快的收回手,却挡不住从脖颈一路往上蔓延的发烫。

  是从那一天开始的吧,成了更加亲密的朋友,两个人勾肩搭背去食堂吃饭,QQ上永远跳动着他彩色的头像,还有从课桌底下传过去的小纸条。高中生的友情,好像坚固的可以无坚不摧。

  如果是友情就好了,如果真的可以无坚不摧就好了。

  第四章

  晚自习的时候,苏凌趴在桌子上发呆。整个人头都是晕的,后脑勺连着太阳穴的地方,好像橡皮筋不断被往后拉扯,然后一个松手猛地弹了回来。

  “没事吧?”有人凑过来问了一句。

  “没事……吧。”最后一个字有几分重重的鼻音,像是委屈的小狗在蹭主人的手心。或许是因为真的太难受了,苏凌难得露出了小孩子脾气,委屈巴巴将头又埋了回去。

  “发烧了吧,你下午就说头疼了,真的不要紧么?”宁然也有些不放心,扭过头说道。

  刘墨涛皱了皱眉,伸手搭在了苏凌的肩膀上,强迫对方抬起头来。果然是发烧了吧?一张脸都已经变得绯红,眼底还有泛红的血色,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或许是因为两只手都按住了对方的肩膀,刘墨涛皱了皱眉,直接凑过去将脸贴在了苏凌的额头上。

  “好烫,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宁然伸手捂住了嘴,强忍着把喉咙里那一声尖叫给咽了回去。

  但身为当事人之一的苏凌,倒是在这个时候保持了超乎寻常的冷静。靠的太近了,几乎能看见对方的睫毛,鼻子上一颗小小的痣,还有……忽然间激烈如擂鼓般的心跳声。

  是这一瞬间吧,仿佛被原野之中奔跑的人被闪电击中。那些想要尖叫的呐喊,不明所以的狂喜、暗藏在胸腔里涌动的,不能和任何人明说的隐秘情绪,在一瞬间,仿佛得到了神的救赎。

  苏凌后来也试着和别人恋爱,他们也有自己的优点,诙谐的、帅气的、真心实意的……可是他每每午夜梦回的时候,脑海里都会浮现这一幕,对方的脸第一次凑得那么近,他的眉毛,眼睛、鼻子……说话的时候吐出来温柔的气体,好像仍旧会撩拨自己的耳垂。

  就像是一张悬挂在客厅的老照片。也许会慢慢变得泛黄褪色,不是特意去想的话,其实也已经不大能记起了。

  但在一些夜深人静的梦里,在喝得半醉半醒的酒会上,苏凌都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忘记过,也许永远也不会忘记了。

  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难道以后真的再也无法喜欢上别人了么?苏凌也曾经追问过自己,但始终没有得到什么正确的答案。

  也许还会遇到更多更好的人,但都不是刘墨涛了。

  “冬瓜上次才说过,无论谁请假都要先和他说,你们就这样直接翘课走,会不会不太好啊?”宁然觉得自己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说起班主任的外号都有些打颤。

  “晚自习他不会在乎的,问起来就说我们去医务室了。”刘墨涛倒是不在乎,只是转头看向了苏凌,“我以前也发过烧,那个时候医生说再迟就要危险了,这种事,最好还是不要拖着。”

  “我们走吧。”苏凌咬了咬牙,跟在刘墨涛从后门绕了出去。反正他们坐在最后一排,压根就没人会在意是不是少了两个人。

  医生懒洋洋的测量了一下体温,然后十分坚决的说,要打点滴。苏凌觉得自己的头好像更晕了,恨不得能拖着刘墨涛转身就跑。

  “我怕痛。”苏凌别扭了半天,这才吞吞吐吐说道。刘墨涛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这个时候,却好像把自己当成了照顾人的哥哥,语气十分温和,“那我给你买东西吃?”

  苏凌有些犹豫,好半晌才说,“我想吃棉花糖,最近有一种苹果夹心的,听说很好吃。”

  “好。”

  “我还想出去玩,刘墨涛,我们周末去吃烧烤好不好。”

  “好。”

  刘墨涛依然好脾气的点头,就像是在哄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

  “我还想喝水。”苏凌有些认命的闭上了眼睛,看来无论如何这一针都是逃不掉了。

  “知道了,请你喝奶茶。”对方的声音显得格外温柔,随之而来的,还有刘墨涛伸出来的手。

  医生用棉签在手腕上涂抹了一小块,锋利的针头就随之扎了进去。而苏凌却并不觉得有多痛了,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要是觉得痛,就用力掐我一下好了。”

  是带着笑的口气吧,但不知道为什么,让苏凌忽然红了眼眶。

  第五章

  如果说刘墨涛是个很温柔的人,大概一整个班级都会忍不住翻白眼吧。

  独来独往惯了的人,好像和人多说两句话都显得不耐烦。但苏凌却觉得,明明就很温柔啊。温柔的,就像是渐渐转向秋天的风,旋转着从身边挂过去,还会带来一片已经染红的枫叶。

  期中考试大概就是在十月下旬开始的,座位都被拉的很开,整个教室难得显出一种空旷来。考试的座位也是被系统随机分派的,坐满了一些不认识的人,只是刘墨涛和苏凌分在了一个教室,苏凌还笑着和对方招了下手。

  数学考试对苏凌来说宛如噩梦,做题的速度自然也慢了不少。大概还有三十分钟的时候,背后的学生开始不屈不挠在戳苏凌的肩膀。

  “喂同学,能不能借橡皮擦用一下啊。”女孩子的声音小心翼翼,苏凌倒是很大方的将课桌上的橡皮擦递了过去。

  “谢了,还你。”对方很快就把东西还了回来,只是随着橡皮擦一起送回的,还有一张白色的纸条,苏凌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女生轻轻笑了起来。

  “老师,这个同学抄袭!”背后的女孩子站了起来,指着苏凌大声道。

  她穿着一条白色裙子,义正言辞大声指责,“老师,我刚看见他翻小抄了。”

  监考老师显然无法接受在眼皮子下有人舞弊,一把将苏凌的手拽开,发现和橡皮擦躺在手心里的,果然有一张小小的纸条,写着几个数学公式和范本答案。

  苏凌张了张嘴,以为自己有什么话要说,可是众目睽睽,好像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他认出了坐在自己背后那个漂亮的女生,宋晓佳,高一级的班花,怎么会在刚才没有认出来呢。

  “那个纸条是我的。”刘墨涛忽然站了出来,神色依旧冷淡,好像说的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整个教室却在一瞬间哗然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在三个人身上转来转去,宋晓佳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监考老师也有些挂不住面子,怒气冲冲道,“你们三个都给我去办公室,等会儿再和你们算账。”

  苏凌和刘墨涛走在最后面,对方示意没什么关系,然后就去走廊打了一个电话。宋晓佳回过头,目光从刘墨涛身上转到了苏凌身上,忽然恶狠狠道,“你们两个,真恶心。”

  苏凌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惨白,刘墨涛不知道和电话里说了什么,回来的时候还拍了拍苏凌的肩膀,一派轻松。他误以为苏凌只是紧张考试作弊这件事,却不知道对方心底掀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1/2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