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可惜你不曾陪我到最后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870次 字数:7191 来源:dp.msxf.cn

  文/苏默言(锦言情杂志)

  (一)

  苏桑枝在念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惊人的美貌。她有着一头浓密的海藻似的长发,还有一双清澈的眼睛,只是除去身上那股难闻的鱼腥味。那种味道,用什么都洗不掉。

  苏桑枝的父亲得病死了,家里欠了不少债,苏桑枝的妈妈却是个很有骨气的女人,说什么也要把钱都还了。她在附近的海鲜市场租了个小门面,起早贪黑去进一堆海鲜回来,然后拉回来一条条卖出去。

  苏桑枝有时候就跟着母亲一块卖鱼,来往的顾客多半都是些刁钻爱贪小便宜的妇女,买一条鱼,要处理的干干净,掏掉内脏,还要将鱼鳞给刮干净,苏桑枝的妈妈忙不过来,苏桑枝就坐下来帮忙处理,鱼血溅在身上,一股腥臭味,但她却一动不动,因为早就习惯了。

  认识宋朗轩,是在高一的下学期。老师安排座位的时候,所有人都嬉笑成一团,只有苏桑枝自顾自朝最后的位置走过去,垃圾桶放置在教室最后的角落里,还有苏桑枝的课桌,小小的,孤零零的一张桌子。

  反正她早就习惯了,没有人愿意和苏桑枝坐在一起,嫌弃她身上有一股难闻的鱼腥味。其实苏桑枝身上根本没有味道,她每天都用洗衣粉把衣服洗得发白,手指都要洗掉一层皮,衣服上面只有洗衣粉清新的味道。

  但少年人的鼻子太灵,闻到的,并不是真的有什么鱼腥味。不过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可以肆意羞辱别人的快乐。苏桑枝唯一的错,不过是她生的太好看,可惜却一无所有。

  宋朗轩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微微眯起眼睛,从前门推开走进来,一瞬间便引起了所有人的议论。他白皙的脖子上,有一只黑色的蝴蝶,沿着圆领的袖口露出半边翅膀,不过是那一个角,便足以让人发出啧啧惊叹了。

  “你随便选个位置坐吧。”素来凶神恶煞的班主任,这次口气难得的温和,甚至有点小心翼翼讨好的味道。

  宋朗轩的嘴吧微微一扬,然后在所有人的诧异的目光里,坐到了苏桑枝的身边。

  苏桑枝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收回了目光,仿佛这个世界无论发生什么,都和她没有关系。

  然而她没有看见,原本有些痞气的少年,在看见那道目光的一瞬,竟然露出了隐隐的失神。

  苏桑枝很快就从别人的窃窃私语里听说了宋兰轩的事,来自市区的高材生,虽然怎么看都更像是个不良少年。但的确是成绩十分优秀的人,而且听说家里也有几分背景,否则市侩的班主任才不会对一个转校生客客气气。

  苏桑枝却觉得无所谓,她握着手中的笔在空白的纸张上划来划去。那上面贴了一张小小的纸片,印着最近正当红的女明星周梦莹。似乎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有一个关于未来的梦想。只是对苏桑枝来说,她的梦想,遥远的就像是天上的星星,无论怎么努力,都不是她可以触碰的。

  寒假放学的路上,苏桑枝随手将考试试卷往垃圾桶里一扔,面无表情的朝着另一条巷子走了过去。她住的地方偏僻,苏桑枝的性格更孤僻,一群人嬉嬉闹闹的沿路说笑,她不想挤在人群里,被人当成笑料。

  灰蒙蒙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雪,苏桑枝抬起头,有一片冰凉的雪花落在她的眼皮上。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前行的少女还没来得及穿过阴暗的巷口,却听见后面有人叫闹着冲了过来。那是一群嘴里叼着烟的小混混,将穿着宽大校服的少女撞了一个趔趄。

  苏桑枝皱着眉头往一边避开,这些不学无术的混混早就横行霸道惯了,大人们也说看见了就远远避开他们。苏桑枝不想和这些人发生冲突,没想到撞到了苏桑枝的混混却挑了挑眉,“哟,小姑娘还长得挺俊啊!”

  其实他和苏桑枝也差不了多少,十七八岁的少年,有着一头金发,歪着头打量了一圈苏桑枝,“怎么了,放假了,陪哥哥们去唱歌呗?”

  天色越发暗了,苏桑枝皱起了眉头,心里漫上了一点胆怯,下意识就想往后避开。对方却得寸进尺,伸手去抓苏桑枝的手,用力将她往自己身边拽,少女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却没想到一个啤酒瓶凌空飞了过来,稳稳地砸在黄毛少年的头上。

  苏桑枝抬起头看见对方的脸,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脚朝着黄毛的身上飞踢过去,对方接连受了两次暴击,终于忍不住放开了手。苏桑枝朝着巷口跑过去,宋朗轩一把抓住了苏桑枝,“跑啊!”

  被他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震慑住,混混们万万没想到,这个单枪匹马杀过来的少年并没打算硬拼,反而是很没骨气的选择了逃跑。

  苏桑枝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个寒风凛凛的夜晚,宋朗轩牵着桑枝的手一路狂奔。他们跑过一盏又一盏昏黄的路灯,两个人的影子缠在一起,飞旋的雪花打着转一路飘下来,那些风掠过面容,隐隐有些刺骨的冷。

  但苏桑枝在很多个醉眼朦胧的夜晚,坐在豪华的而温暖的保姆车里回家,都会隔着玻璃,凝望着那些路灯下并肩嬉笑的恋人。

  有时候错过的时光,就像是一盏温柔的夜灯。我们远远看着,以为触手可及,但其实,那盏灯,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熄灭了。

  (二)

  苏桑枝的寒假生活不像别人那么悠闲,她凌晨五六点就要起来帮忙摆摊。鲜活的海产偶尔会在水池里猛地跳出来,溅起来的水花还夹杂着难闻的鱼腥味和臭味。苏桑枝一开始也会忍不住往后躲,但看见不过才三十几岁的妈妈,已经早早佝偻了腰,埋头将死掉的臭鱼给捞出来。

  苏桑枝的嘴角牵出一抹苦笑,然后咬牙弯着腰从水池里清理起这些海鱼。她的天赋差,成绩不算好,家里又穷。古板的老师对她这样贫穷而美丽的少女,仿佛总是带着一种难言的偏见,或许是苏桑枝生的太好,眉梢眼角,藏着无尽的妩媚,尽管她只不过是个才十七岁的少女。

1/4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