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流星划过世界尽头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1047次 字数:6052 来源:dp.msxf.cn

  文/诸葛小菜(锦言情杂志)

  初夏的时候,T大的宿舍楼下,树叶繁茂得遮住了一大片的阳光,丝丝光线透过树叶缝隙落在麻石头路上,大多数人欢声快语的骑着自行车,或者漫步走过,叮铃声,交谈声不绝于耳。

  于漫背着书包,抱着课本,戴着耳机一路朝飞奔而去。

  于漫气喘吁吁的跑到寝室的时候,苏倩嗲怪道:“哎呀,你怎么才来,人家都快不行了……”

  她重感冒,高烧,说话有气无力,于漫放下手中课本,帮她简单收拾了下,扶着她出了寝室,一边数落道:“这么热的天,你都能重感冒,这么大个人了都不会照顾自己。”

  苏倩有气无力的撒娇道:“哎呀,人家就是怕热,吹了一晚空调就这样了嘛。”

  于漫摇摇头,白得几近透明的手探过苏倩的额头,再比对了下自己,缓缓开口道:“这么烫啊,你这一上午怎么熬过来的?”

  苏倩愁眉苦脸的说:“那人家就是害怕打针嘛,你不在我身边,我更加害怕呀。”

  于漫扶着她走过林荫道,一路看有没有过路的出租车,终于有路过的出租车了,她挥手拦下,把苏倩一股脑推进车里,自己坐上去,跟司机说前往市区医院。

  苏倩娇嗲道:“随便找个诊所就行了,去医院不是浪费钱吗?”

  于漫不回答她,只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示意她闭目养神……

  到医院的时候,于漫带着苏倩各种检查,大医院检查肯定繁琐些,光验血就耽误一两个小时,检查结果还得下午出来,于漫带着苏倩随便吃了些东西。

  于漫在医院走廊座位上打了个盹,等到睁开眼的时候,苏倩喜笑颜开的说:“就是重感冒,一会打个点滴,明天再来打下也就差不多了。”

  于漫悬着的心也就落下了,她是很不喜欢来医院的,总觉得这里过于阴冷,苏倩去打点滴的时候,她在傍边作陪,几个小时过去了,苏倩脸色更苍白了,她本想询问医生,苏倩阻拦了,她说:“重感冒发高烧是这样的,问医生无非就是让你多喝点温开水。”

  于漫质疑的看着她,苏倩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回寝室吧。”

  苏倩发高烧这几天,上吐下泻,把她们两个都折腾坏了,苏倩的父母电话不断,大多数时候都是于漫代接的。

  苏倩敷着冰袋,捂着额头,嘟着嘴冲在写作业的于漫说道:“小漫啊,你说你,一个大美女,成天就不是写作业就是上课,你就不能有点别的娱乐活动吗?”

  于漫回头看了一眼苏倩,漫不经心道:“什么娱乐活动啊?”

  苏倩开始出主意了,她道:“比如多结交下别系的男生啊,你偶尔也出去约会下嘛,给你写情书的也很多,你看着有合适的,也去结交试试嘛,你看都不看就扔了。”

  于漫但笑不语,接着写作业。

  苏倩幽灵一样走到了于漫傍边坐下,她一把抢过于漫的作业本随手扔到了床上了,她把于漫的脸扭过来,一脸深情的说道:“亲爱的,你别这样啊,你大好时光,不要虚耗了,你得出去,你得认识别人,你得接触这个世界,你这样成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会生病的,你瞧你,白得有点病态了。”

  于漫看着她,缓缓说道:“你这重感冒,高烧不退,还有心情操心我的事啊,快躺着去吧。”

  苏倩佯装生气爬到床上,捂着被子睡觉了,于漫好笑的看着她……

  于漫从柜子里翻出一封有些泛黄的信封,还是未寄出的一封信,她把信封放平,仔细端详着,想了许久,她又把信封放回了远处,回头看了一眼蒙头装睡的死党,然后又开始写作业了……

  第二天,苏倩的男友祈茗从另外一个城市赶了过来,于漫在校门口接的他,夏天清晨的时候,强烈的光线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把他们两个的影子越拉越长,他骨节分明的手提着行李箱,疾步匆匆,于漫就这样看着他从阳光下走来,一步一步靠近了她。

  他光洁的皮肤在太阳光下显得有些透明了,他摘下耳机,简单明了的问:“倩倩现在怎么样了?”

  她看着他,静默了几秒说:“高烧几天没退,要不换家医院吧?”

  他点点头,然后提着行李箱往前走了,她看着他的背影,有那么一秒钟,多么希望时间就这样静止下来,即便他冷漠的样子能让这个炎热的夏天瞬间降温,她也希望就这样的静静的看着他,就只是看着他而已……

  走到寝室楼下的时候,于漫跟宿管阿姨沟通之后,带着祈茗上楼,等到寝室的时候,没看见躺在床上的苏倩,洗手间关着门,于漫敲门半天没反应,于漫喊了几声,有些惊慌失措的看着祈茗。

  祈茗一脚踹开门,就看见晕倒在洗手池傍边不省人事的苏倩,祈茗打横抱起苏倩,边走边跟于漫说:“你先下楼喊部车,快点!”

  可能因为着急,语气不是很好,于漫看着晕倒的苏倩,也顾不得那么多,急匆匆的跑下楼拦车,烈日之下,于漫焦急的等车,祈茗抱着苏倩走了过来,语气甚是不好的说:“你怎么还没拦车,这里没车,你不会走远点拦吗?”

  于漫委屈至极,但是看着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的苏倩也说不出话,慌忙跑到前面去打车,终于拦到车了,于漫跟司机简单说明情况,司机把车倒了回去,于漫看着祈茗抱着苏倩在那边,他脸蹭着她的脸,于漫眼眶忍不住红了,苦涩的滋味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尽量让自己不要落泪,等到祈茗抱着苏倩上车的时候,于漫给苏倩父母打了个电话。

  到医院的时候,苏倩被送进了急救室,祈茗办好了手续,苏倩的父母也赶过来了,于漫站在医院的走廊上,她忽然觉得这里好冷,急救室的灯亮了一个小时,祈茗走了过来,他们面对面就这样站着,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急救室的红灯一直亮着,这一抹刺眼的红,彻底悬在了他们的中间。

  太阳越来越刺眼,消毒水的味道也越来越重了,于漫双手抱紧了自己,这时,祈茗一把扯过她,把她的头按在自己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于漫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一哭,却不可收拾了。

  于漫哽咽的哭泣,祈茗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漫漫,对不起……”

  于漫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不顾形象地哭了出来,祈茗,祈茗,这个名字,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刻在了她心里,那个时候,她的世界里,这个阳光少年,给她带来了许许多多的美好,那时候,她以为他们长大了,就会像电视剧里那样,所有的青梅竹马最后都会有一个好的结局,可是他们没有,他们没有,没有一个好的结局。

  那时候苏倩那样弱小,于漫一直很心疼自己这个坚强的朋友,也是她唯一的朋友,只是她们却同时爱上了祈茗,这个如风如烈日般的男孩,像所有小女生一样,高中毕业舞会那天,于漫递出了自己第一封情书,祈茗雀跃不已的收起情书,那时候于漫多么幸福啊,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着自己,在那样懵懂无知的年纪,一份爱恋就这样开出了一朵花。

  那时候两个人计划好了,报考同一所大学,甚至规划好了将来留学的路线,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理应朝着美好的一切发展的,可是就是那个暑假,瘦弱的苏倩拖着于漫把祈茗堵住家门口,一封告白情书递给了他,于漫看着自己闺蜜脸上的红晕,不知道该说什么,祈茗没有接情书,苏倩伤心难过的走了,可能是过于伤心晕倒了。

  苏倩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检查出血癌的,于漫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看着苏倩父母痛哭失声,看着躺在床上被插满针管的苏倩,于漫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那时候,那个夏天是那样难熬。

  所有人都约定好,不要告诉苏倩这个残忍的消息,希望她在有限的时间里过的开心快乐,于漫几乎是求着祈茗,泣不成声的说:“求求你了,陪她走完这最后的日子吧。”

  祈茗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他怒视着于漫:“于漫,你知不知你在说什么?”

  于漫毫不犹豫的坚定点头,她抓着他的手,像看见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样,苦苦哀求他:“祈茗,求求你了,求求你了,陪她走完这最后一程吧。”

  就是那时候,祈茗甩开了她的手,把背影留给了她,她在医院里哭到失声,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为什么。

  就在那个夏天,热得让人觉得呼吸都困难的时候,苏倩出院了,她身边多了祈茗,她欢欣雀跃的给她介绍:“漫漫,这是我男朋友祈茗,你应该认识的。”

  看见她笑容满面,先前苍白的脸,也因为此时多了一些灿烂,于漫艰难的扯出一抹笑:“恭喜你们,要请客吃饭吧。”

  祈茗却冷声冷语的说:“希望你是真心祝福我们。”

  苏倩不明所以的看着祈茗,嗲怪道:“你怎么这样说话啊,漫漫是我最好的朋友。”

  祈茗看了一眼苏倩,揉了揉她的头,然后牵着她的手走了,苏倩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成双成对的背影留给了于漫,她在原地,突然失去力气,蹲了下来,至少这样倩倩是幸福的。

  她努力让自己坚强微笑,不去想从前的事,苏倩的病越来越严重了,进入大学的时候,几乎是三天两头的高烧不断,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也不知道被瞒着的苏倩是怎么熬过来的,她只知道,自己像没了灵魂的人,她游走在校园,到哪里,她都不会像从前那样真心的笑出来了……

  那时候,苏倩的父母才是最痛苦的吧。

  祈茗紧紧的抱着于漫,于漫用了很大的力气推开他,背对着他,扶在墙壁上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她断断续续的说:“倩倩……她……只怕是熬不过这个夏天了……”

  祈茗握紧了自己的手,他抿着嘴不说话,等到苏倩从急救室推出来的时候,于漫死命抓着主治医师的手,也顾不得脏不脏了,她害怕,很害怕。

  医师却冲她摇了摇头,说:“病人的父母来了吗?”

  于漫泣不成声,捂着嘴点头,却是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苏倩父母赶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苏爸爸苏妈妈趴在玻璃窗户上止不住的落泪,苏妈妈抱着于漫,她颤抖的说:“没时间了是不是,医生是不是说没救了?”

  于漫很想安慰她,可是她却说不出安慰的话,因为病危通知已经送到了苏爸爸手里,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啊,要自己的亲生父母看着自己的女儿即将离开人世,却无能为力,这该有多残忍,时间,你为什么不能慢下来了,时间,你为什么不能静止一下呢?

  当这一切都要隐瞒不住的时候,医生也再三强调,病人本人必须知道自己的情况,才能更好的配合治疗,苏妈妈伏在医生的办公桌上哭得不能自已,苏爸爸问医生:“医生,能不能再想想办法,我们再想想办法,求您了,您是医生,一定有办法的。”

  这么大岁数的苏爸爸就这么直直的跪了下去,医生慌忙拉他起来,她也心疼的说道:“你们知道,我们医院所有医生都在竭尽全力救治,请家属冷静下来,也请家属配合下我们的工作。”

  苏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祈茗忙前忙后的,他轻手抚摸着她的额头,于漫抓着她的手,苏倩虚弱的扯出一抹笑:“下次我重感冒再也不强撑了,一定及时吃药打针,你看,把你们折腾坏了吧。”

  于漫满心满眼的心疼,她握着她的手,祈茗苦涩的笑了一下,看着苏倩说道:“喝点温水,我扶你起来。”

  苏倩又迷迷糊糊睡去了,于漫在外面走廊上发呆,祈茗端着一碗粥递给了她,她摇了摇头,祈茗把粥放在她傍边的长椅上,然后坐了下来,扯住于漫的手,让她坐在了自己傍边,于漫艰难开口:“明天倩倩又要手术了,她该有多痛苦,想想都觉得心疼。”

  祈茗一双星眸也黯淡了下去,他失落的看着她:“你这样,我也心疼。”

  于漫双手双脚抱在一起,把头埋了下去,祈茗揉着她的头,还像小时候那样,邻家大哥哥面对个子小小的她,宠溺的揉着她的头发,然后把好吃的递到她跟前,轻声细语说:“好了,不要难过了,都会好起来的。”

  可是这一次,却怎么也好不起来了……

  第二日,苏倩又被推进了手术室,他们一行人提心吊胆的等着结果,虽然那个结果,他们都知道,但是他们希望会有好转的,哪怕只是再多一些时间。

  那时候时间真的很难熬,可是所有人又期盼时间再慢一点,很长很长的时间过去以后,苏倩再次从手术室出来了,这一次出来的苏倩是醒着的,她虚弱无力的看着所有人,满头满脸的虚汗,父母心疼的替她擦拭,祈茗握着她冰冷的手,推车一路进了病房。

  从那天开始,苏倩满头秀发开始脱落,变成了秃子,她却坚强微笑安慰所有人,她的笑还是那样的清纯,眼眸里没有伤心欲绝,她冲所有人笑,可是他们却再也不能笑出来了,要安慰的病人却在安慰着身边所有人,但是他们都知道,她时间不多了。

  苏倩情况越来越不好了,于漫,祈茗请了假,苏倩父母也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他们每天陪着苏倩,日日夜夜守护在她身边。

  可就是那个早上,当他们疲惫的醒来,发现病床上的苏倩不见了,于漫第一个发现的,她慌张至极,她不敢声张,其他人疲惫的样子,让她于心不忍,她先去找了,一层一层楼,最后终于在医院的顶楼看见穿着过大病号服的苏倩,一个人坐在楼顶发呆。

  于漫走过去揽住她,泪水止不住的落了下来,苏倩擦干她脸上的泪,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好闺蜜。

  苏倩缓缓开口:“漫漫,对不起,我偷看了你的信。”

  于漫如遭雷击,整个人僵硬得不能动弹,苏倩却笑了,泪水沿着她的眼角一滴一滴的滑落,她看着远方,笑着说:“漫漫,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这又是何苦,你们都瞒着我,怕我难过,可是我却让你们所有人难过。”

  于漫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好似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一样,她哽咽的说:“没有,倩倩,你没有让我们难过,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应该把那封信扔了的。”

  苏倩回头紧紧抱住了她,叹了口气说:“慢慢,祈茗找我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奇怪,他不爱我的,从他眼神我就能读出来,可是我太爱他了,我很自私,我想,就算他不爱我,我也希望我能在他身边,我希望这是一个梦,一个永远都不会醒来的梦,直到那天,我看到了你写的那封情书,我才知道,原来我抢了我最好的闺蜜她的爱人,我多么自私啊,我就是知道了,我也不愿意放手,漫漫,原谅我,我不想放手,我爱他。”

  于漫也紧紧的抱住她,她们除了在这个楼顶相互哭泣,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

  那时候天越来越热了,苏倩病情也越来越严重了,她开始暴躁,不知是药物的原因,还是她彻底被病魔击垮了,她开始无理取闹,开始摔东西,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陪在她身边。

  “砰”一只瓷杯砸到医院墙壁上,回弹的碎片刮在了祈茗的脸上,血丝渗了出来,祈茗用拇指擦了下,他不带温度的声音说:“你闹够了没?闹够了吃了药就睡觉。”

  苏倩看着受伤的祈茗,又气又急,边哭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祈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祈茗却笑了,他揽过苏倩,轻轻的抱住了她,轻抚着她的背,苏倩终于冷静下来,乖乖吃了药躺着休息了。

  祈茗走出病房的时候,于漫已经等了许久了,她起身看见祈茗脸上的血渍,心疼得不能自已,她多想上去帮他处理伤口啊,她多想抱着他,她觉得自己真的快撑不下去了,好难受,她真的好难受。

  祈茗看了她一眼,冷漠又疏离的走了,于漫刚伸出的手留在了原地,祈茗的身影缩小在楼道,直到消失不见,于漫终于瘫软了下来……

  那时候,盛夏酷热,蝉声阵阵,他们三个人的命运开始步入了不同的轨迹。

  夏天快过完的时候,苏倩消失了,当所有人从疲倦中醒来的时候,病床上已经没了她的身影,从视频监控中看到她换了自己的衣服走出了医院,苏倩父母几近崩溃。

  于漫看着苏倩决然走出医院的背影,她知道,苏倩再也不回来了。

  在病床的枕头下看见苏倩留的书信,却只有简单的一句……

  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我真的撑不下去了,也不愿意再看见你们这样难受了。

  那时候夏天过完,于漫路过家门前的小路,她似乎回到了小时候,苏倩喜笑颜开的跑过来,挽住她的手,甜甜的说道:“学校附近开了一家超级棒的奶茶店,我们去喝好不好。”

  那时候,她们那样纯真快乐,那时候,祈茗总在不远处等着她们,他们三个人一起上学,喝奶茶,放学一起回家。

  于漫回过头,看见不远处的小树林,那片树林的再也不似从前那样繁茂了,她好像又看见祈茗了,他就站在那棵树下,冲她招手:“漫漫……”

  等她走到那棵树下,却发现没有祈茗,也没有苏倩,路还是那条路,树还是那棵树,只是他们却都不在了。

  她听说,如果有人离开这个世界,就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流星,划过世界尽头……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