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难得有情天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1165次 字数:9347 来源:dp.msxf.cn

  文/苏逸夏(锦言情杂志)

  文/苏逸夏

  一相逢

  大老板来视察时,施楠笙正跪在地上替某女明星穿鞋。那女星刚摘了电影新人奖,又借着宣传新专辑之际势头正上,此刻甚是骄纵地翘着一条腿,非要楠笙替她穿。

  一行人拥着大老板巡进专柜,刚刚还是女王姿态的女星,瞬间变成可人的小女人,扭妮地坐在沙发里冲大老板放电。

  大老板巡视一圈架上的鞋子后,转头问向楠笙。

  “我想挑一双鞋。”声线低沉,甚至温和得让人错觉。

  楠笙低着头,凌乱的额发挡住了眼,只看到眼底那双擦得锃亮的皮鞋。她还未来得及回话,女星已经急急地充当了柜员。

  “送女朋友。”大老板又补充了一句,声音里隐隐有一丝宠爱,女星甚是失落地叹了口气。

  “好的,稍等。”大约跪久了,楠笙一站起便觉得眼前一片黑。她急急伸手想扶住一旁的鞋柜,却抓到一块丝滑的布料。

  他僵直的臂暗暗施力扶住了她,她却似烫着手般,飞快撒手。

  高级定制的西装被抓得起了褶,女星尖声叫了起来。楠笙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飞快从柜子上取下一双缎面的鞋。

  他接过鞋时,指腹与指腹飞快碰撞了下。指尖的冰冷似要将空气都凝结,她颤了一下。

  “就这双了。”

  “请问先生需要几码?”

  他似思考了片刻,报了个码数。

  她垂着眸子,应声好。

  施楠笙替他拿来一双全新的,他却一转手,将手中的鞋赠给了一旁暗暗嫉恨的女星。女星收到鞋后几乎失态,大老板却目不斜视,领着一行人视察下一家了。

  楠笙这才缓缓抬起头来。

  他的背影被一群人簇拥着缓缓消失在视网膜上,记忆里的样子跟着模糊如烟。

  楠笙长长地吐了口气。她不确定他是不是认出了她,若是认出了,又能怎样,他一定早已忘了她。她匆匆收好自己的东西,走进经理室,提出了辞职。

  二末路

  隔天的娱乐版,秦氏集团董事长秦臻亲自替女朋友挑鞋的新闻上了头条。被放大了的照片上,秦臻正将手中的鞋递到女星手上,事实上毫无温度的眼神在后期处理后变得温情脉脉。

  素不关心娱乐的楠笙这才知道,这位风头正劲的女星叫裴沫妍。颜值傲人,又是美国名牌大学毕业,刚出道便担当电影女主角,几乎是一夜爆红。

  说起裴沫妍,楠笙倒是很早便听说过她的名字了。

  楠笙还在加州的时候,成家昊常常提及有个小几届的学妹,恨不得喝口水也得有人喂。

  想到家昊,楠笙不禁微微自责。

  她皱皱眉,将报纸翻过一页,拿出笔认真勾画招聘启事。

  “施小姐半年前回国,目前住在城郊三百块一月的出租屋里……”隔着百来米的车里,私家侦探小心翼翼地望了身旁的人一眼,咽了口口水继续汇报。“施小姐突然辞职了,我想她应该是知道了北笠百货是秦氏集团的下游公司……施小姐没有特别亲近的人,只养了一只叫多多的兔子……”

  “嗯。”秦臻冷漠地抬起眼,望向不远处街心公园的喷泉前头发蓬乱的女子。她一手翻着报纸,一手抓着冰冷的面包往嘴里塞,吃得嘴角满是面包屑,她抬手一抹,就这样擦掉了。

  秦臻反感又心疼地皱眉,他捏着拳,差一点就要推开车门,冲到她面前,质问她,为什么不回来找他!他想告诉她,哪怕是把她紧握得捏碎成灰,也要撒在他秦家的墓园里!

  但这念头只在脑海中停顿一秒,再睁眼时,不忍的目光又恢复一贯的精明。他别过头,吩咐司机往前开,同时吩咐私家侦探,到此为止。

  面试了一天,屡遭回拒的楠笙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住处。她将钥匙插到锁孔里,隐约觉得一丝不对劲。

  门竟没锁!

  楠笙惊出一身汗,手哆嗦着飞快推开门,打开屋里所有的灯。

  东西都在,她稍稍舒了一口气。

  但多多不见了!

  她冲出房间,挨个敲开同屋的门。

  同屋开了门,骂骂咧咧地道:“不过是丢了只兔子,又没有什么金钱损失。”

  她颓然地跌坐在床上,捂着眼的手指间缓缓滑落泪滴。

  虽然多多是只兔子,对她来说,却是家人。它能听懂她的话,总在她快要放弃生活的希望时用粉色的舌头舔她的手……

  楠笙闭着眼睛,不敢去想多多是否已经遭遇不测。

  接连几日,楠笙投出的简历石沉大海。仿佛有堵无形的墙,将她拒在那些公司外。

  她只读了一年大学便辍学了,根本没有拿得出的学历。要说工作经历,她只有那些在咖啡店和便利店打工的经历。

  本以为回国后的境况会稍微好一些,可是因为秦臻的突然出现,让她措手不及地败下阵来。父亲走时,楠笙没觉得是末路,成家昊跳楼时,楠笙也没觉得末路,此刻面对干瘪的口袋和窘迫的生活,她却被逼到了末路。

  楠笙的目光停在娱乐版,挣扎了一下,硬着头皮走向了一旁的公共电话亭,拨通了上面的电话。

  三积恨

  新工作是裴沫研的助理,面试顺利得令楠笙惊讶。

  再见到裴沫妍时,她并不记得当日在北笠百货见过楠笙的事,只傲慢地吩咐几项注意点。

  这晚,楠笙正要送上完通告的裴沫妍回家,裴沫妍却让她打掩护溜到附近公园的一条小路上。早已停在那的黑色奔驰静静驶到裴沫妍身旁,楠笙还未看清后座上那人的脸,车门一开,一只手顺势一捞,便将裴沫妍揽进了车里。

  楠笙惊呆在原地,后座上的男子却抬了抬下巴,示意她一同上车,不容拒绝。

  楠笙硬着头皮上车,不多久,后座便传来浅浅呻吟。加之冷气呼呼地对她正吹,她止不住起了一身鸡皮,打起喷嚏。

  “啪!”

  一件外套从后座丢来,楠笙却堵气般抓起摔了回去。

  “穿上!”

  裴沫妍被这突如其如拔高的声音吓了一跳。

  “你要是病了,总不至于让妍儿照顾你吧。”秦臻的语气略缓和些。

  “明天有重要试镜,可不要把感冒传染给我。”裴沫妍附和着抱怨。

  楠笙飞快穿上外套,不愿多看后排的人一眼。而秦臻,却一直注视着她因为冷而微微缩起的脖颈,直到她看起来已经暖和了,才微微别开目光。

  车子一路开到火锅店,秦臻神秘兮兮地说有特别加餐。

  入座后,服务员端来了每人小蛊的汤。汤上浮着几颗鲜艳的枸杞,底下沉着几块肉块,乍一看也就是普通的炖汤。

  裴沫妍一边喝汤,一边好奇地问是什么汤。

  秦臻微眯起眼,看着对面楠笙已将一口肉吞下,始开口。“兔肉。”

  楠笙顿扶着桌子顿干呕起来,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

  “味道不好么?”秦臻戏谑地勾唇。

  楠笙双眼几乎迸出火星来,咬紧的唇齿间一字一字地吼出,“禽兽!”

  “啪!”

  一巴掌落在楠笙脸上,她捂着又痛又辣的脸撇过头去。

  “施楠笙,你这是什么态度!还不给我道歉”裴沫妍一顿咒骂。

  “对不起,我胃不舒服,先走了。”楠笙抓起包包,逃出火锅店。

  她沿着街边的路不停地往前走,和多多在一起的时光如潮水般涌来。

  先是爸爸,然后是成家昊,现在……

  她被痛苦与绝望淹没地哭不出声。是不是遇见秦臻就间意味着她会一无所有……。

  不知走了多久,她才发现身后有车一直跟着。她停下,逆着光等着他走到面前。然而此刻她的心情却不再如当年,初次见到父亲口中年青有为的优秀企业家那么激动了。

  “秦总真是处心积虑,我已经是一穷二白了,你还想得到什么。”楠笙凉凉地开口。

  “我只想要你,想要你在身边。”秦臻喃喃,似乞求又似梦呓。

  “痴心妄想!”她发出一声低嘲,喉咙却干涩得难受。

  “我只想给你,你想要的。”

  他似乎想靠近她,她恐惧却退后了一大步。

  “我想要的?你是能把爸爸还给我,还是把家昊还给我?”楠笙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还是把爸爸的公司还给我?”

  秦臻微微侧过脸。“商场如战场,成王败寇在所难免……”

  “对你来说,是不是为达目的,什么手段都不为过?当年是我愚蠢,现在,就算你说我们的相遇只是巧合,我都不会相信了!我没有对以前的追究,不代表我不恨你,只是我还没有能力让你偿还所有一切。总有一天……”楠笙缓缓抬起血红的眸子,字字如雷。“我会让你血债血还。”

  三转机

  隔日,是裴沫妍试镜的日子。楠笙决心做完这一天就去辞职,想到以后再也不会和秦臻有任何关联,心情五味陈杂。

  裴沫妍的试镜做足了古典的温柔知书,却少了几分反抗旧社会思想的刚强。导演在看过试镜片断后,并未当即给出答案。

  裴沫妍脸上掩不住的尴尬,嘟囔着嘴,小声向秦臻嘀咕导演眼光不好。

  一旁的楠笙静静地将试镜用的旗袍收起,素色的底,绣着大团的牡丹开得富贵荣华,触感丝滑,她止不住留恋地摩挲了几下。这细微的动作被裴沫妍看见,正在气头上的她似被摸了尾巴的老虎,顿跳脚起来。

  “这旗袍是高定,你这样的人配碰吗?”裴沫妍咄咄逼人地训斥楠笙。

  楠笙抱着手上旗袍,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就好像当年她抱着爸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好的股份转让书,急急地想去找秦臻时,却被家昊撞见那般。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家昊会包容她,裴沫妍却不会。

  更何况,现场还有一个想看她出丑吧……

  楠笙羞愤地咬着唇,眼底是隐忍的泪。

  “你愿不愿意试下这个角色?”

  众人迷惘了好一会,才发现导演在问楠笙。

  楠笙诧异地抬起头,正对上一张年轻的脸,甚至有着少年般的不羁。这脸看着有几分眼熟,记忆里却找寻不到一丝线索。

  楠笙回过神来,窘迫地忙摆手。

  导演却坚持要她试镜,指了指她手上的旗袍道:“我等你五分钟。”

1/3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