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你好,平生相逢的小确幸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973次 字数:6938 来源:dp.msxf.cn

  文/路从今夜白(锦言情杂志)

  1、

  初遇梁君诺是在与谢雨臣分手的第二个月,高三的最后两个月,仿佛与他在一起就是为了分离。和梁君诺在一起,一切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谁都知道,与雨臣在一起的女生都会和梁君诺有一段情。

  如段微微,如叶颜,再如凉兮。不同的是段微微倒追的梁君诺,叶颜是被梁君诺勾引的,而她是在与雨臣分道扬镳之后梁君诺用了九十九朵玫瑰给追求到手的。凉兮当时也确实是哭了,并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因为当初与雨臣分手的时候他也手捧着九十九朵玫瑰送给她。

  手边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凉兮才回过神来,坐在阳台上,看着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已经犯起鱼肚白。她抬手触到脸颊,全是泪水,指尖微凉。梁君诺发来的短信:下来吧,我等你。

  我等你。这三个字雨臣也说过,可结局是什么呢?是不顾一切的转身就走。凉兮以为她这辈子命中注定的人会是雨臣,因为她与他是青梅竹马,因为他追了她4年,因为他们在一起了3年,因为……

  原来她不过是仗着他喜欢她就如此的肆无忌惮。

  凉兮起身,挽起及腰的长发,长裙也放到了箱底,仿佛这样就可以告诉自己:凉兮还是凉兮。到楼下的时候梁君诺推着单车,目光触碰到她时有些复杂,大概他从没有见她没有那飘逸的长发是什么模样。

  凉兮莞尔,“想什么呢?”

  梁君诺笑了,他笑的时候嘴角会向下斜一点,有些邪气,却分外温柔。“没什么,上来吧。”

  他坐上单车,示意凉兮上来,她愣了愣,又恍然发觉自己并没有穿裙子。拦住梁君诺的腰,凉兮有种自己在拥抱自己的错觉,梁君诺很瘦,头靠在他的背上。她想,就这样吧,就这样和梁君诺在一起也不错。却又为自己的想法心惊,在一起并不代表喜欢,凉兮不喜欢梁君诺,她和他在一起不过是因为九十九朵玫瑰。

  从单车上下来,回眸的一瞬间,她瞥见校门的另一边叶颜从雨臣的车上下来。凉兮有些僵硬的转过头,冲梁君诺轻轻地笑了,然后转身上楼,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转角,他才收回目光。而在梁君诺的眼里,凉兮并不是这样,她有一头所有女生羡慕的长发,她经常穿着长裙在风中奔跑,她总是笑的格外张扬,并不是现在的模样。

  凉兮嘴角的微笑隐去,她不爱笑,却每天拼命的微笑,雨臣说她的微笑能让他开心,那么如今他都不在了,她要笑给谁看。她是一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就如同雨臣,尽管她再怎么舍不得再怎么难过,她也不会把这份悲伤揭露给别人看,雨臣是她最舍不得的曾经,但也只是曾经。

  她们都说与梁君诺在一起比与雨臣在一起好,雨臣太花心。其实不然,雨臣虽然花心但再花心的人也会有一个深爱的人。而梁君诺,他纵然交的女生也有一打了,但他总是据人于千里,梁君诺的身上有一个种气质,是什么呢?凉兮右手撑在桌子上拖着脑袋,清冷,对,就是清冷。

  叶颜从门口进来,坐到凉兮的身边,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凉兮,这场爱情的比赛凉兮输的一败涂地,不管是雨臣还是梁君诺。

  “没想到你真的和梁君诺在一起。”叶颜开了口,挑衅的目光落在凉兮的脸上,她笑的格外讽刺。

  “我也没想到你会重新和雨臣在一起。”凉兮随意的翻开漫画,漫不经心地冲叶颜说着话。

  “凉兮……”

  “叶颜。”雨臣从教室外面进来,叫着叶颜的名字,眼神落在凉兮身上,他若无其事地向她走去。

  叶颜起身,凉兮不着痕迹地把身体向里面挪了挪,却依旧没有逃过雨臣的眼睛,他牵过叶颜的手,走到后面一排的座位。坐在凉兮的后面,雨臣突然出了声,他说:“凉兮,别来无恙。”

  如此轻佻的语气,却让凉兮的心顿时漏了一拍,他怎么还能这样的若无其事的同她打招呼。而在雨臣身旁的叶颜,雨臣出口喊凉兮名字的时候她的笑就僵在了嘴角。

  凉兮没有理会雨臣,那节课她什么都没有听进去,只是在书上愣愣地写了一句话:你别用铭心刻骨问着我别来无恙。

  梁君诺什么时候来到教室门口的,凉兮根本就不知道,今天就只有这一堂法律选修课,下午没有课程。但梁君诺的成绩所有人都知道,即使所有人都放假,梁君诺应该也不会松懈才是,所以他的出现给了她不小的惊喜。

  “凉兮,要我送你回家吗?”雨臣问。

  “不用了。”梁君诺走过来拿起她的书包,看见满桌的漫画眉头一皱,越过雨臣握住了凉兮的手,在她惊诧的目光中,梁君诺拉起她拦住了她的腰。然后呢?然后就不理会叶颜与雨臣把她拽出了教室,梁君诺脸上乌云密布,凉兮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气了,又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她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梁君诺牵着她的手,他温暖的体温从手心传递到她的心里。双手相握的刹那,生命线就开始交缠。

  “凉兮?”

  “嗯?”

  “我带你去剪头发吧。”

  所有的事情就好像是早已注定,梁君诺知道她的长发是为雨臣而留。坐在理发店的镜子前,凉兮突然想她当时为什么要答应梁君诺呢?心血来潮?还是她自己也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忘记与雨臣的过往?

  梁君诺坐在一旁与理发师讨论着发型。事实上,当理发师的剪刀从凉兮耳边划过时她就后悔了,她并不想那么决绝的收拾起过去。她也在想,雨臣为什么要和她分手呢?梁君诺又为什么要和她在一起呢?

  然而,理发师停下所有动作的时候,凉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梁君诺选的发型很好看,可是并不适合他。就像是梁君诺,他是大众情人没有错,可是他不适合凉兮,就是这么简单。

  梁君诺望着她笑了,伸手揉了揉她那头短发,“一个有勇气把长发剪短的女孩就有勇气忘记过去,凉兮,你可以。”

  她张了张口,蠕动着嘴唇,却说不出半个字。是的,梁君诺,她可以,她可以忘记过去,可是,她不想忘记。

  他的单车停在她家楼下,凉兮站到他面前,良久她直视着梁君诺的眼睛,“对不起,我们……”

  “凉兮。”他有些粗鲁地打断她的话,随即又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似的轻轻笑了。“你累了回家吧,我先走了。”

  凉兮就看着他的背影,直至消失在了他的视线,怎么看着有点像落荒而逃呢?抬起头,仰望着头顶的天空,今天的天空真蓝。

  梁君诺的态度是凉兮万万没有想到的,至少在凉兮的印象里凭着别人对他的描述中,梁君诺从来都是格外决绝,且他从来不会挽留。那,刚才的梁君诺是在耍赖吧,他明明知道她要说的是我们不适合。

  第二天凉兮出门的时候梁君诺就在她家的楼下,没有单车,没有往日的微笑。不知道是来了多久,他靠在楼下的路灯下,眼神不知道在看向什么地方,她走到身边他也未曾发觉。

  凉兮抿唇,“你来了怎么不告诉我?等很久了吧?”

  他回过头,眼里有些许的血丝。梁君诺有些慌乱的拉住她的手,“凉兮,你觉得我和你在一起很偶然,可这世上的每一种偶然无一不是必然,每一种偶然都有一个无可辩驳的理由。”

  “梁君诺……”她完全没有料到他会说这些。

  “凉兮!”

  他喜欢她。梁君诺喜欢凉兮,在谢雨臣还没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在很早很早的时候。所有的深爱都是秘密,梁君诺喜欢凉兮,是他最大的秘密。

  “所以,不要拒绝可以吗?”他看着她的眼睛。

  凉兮突然就笑了,她看着远处的天空,一只手挽住梁君诺的胳膊。“君诺,今天的天真蓝。”她说了一句完全不着边际的话,梁君诺却也笑了,顺着她的目光。

  嗯。今天的天真蓝。

  一如既往的把凉兮送到楼梯的拐角处,在凉兮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转角时。

  “凉兮。”

  她回头。“嗯?”

  他顿了顿,半晌。“上课不要看漫画。”

  “知道啦。”凉兮忍俊不禁道。

  梁君诺转过身,朝与她相反的教室走去。其实,他想说的是:记得想我。

  梁君诺的性子是所有人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在梁君诺与其他男友无二,每天接她上学,送她回家,一起吃饭,偶而也会来点小惊喜的时侯,几乎是高三部所有的女生都会慕名而来看望她,然后悻悻而归,原来大名鼎鼎的凉兮不过如此。

  同梁君诺说起这些的时候凉兮和他正在操场上散步,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她喋喋不休的样子让他失笑。

  梁君诺说:“凉兮你这是风云人物了。”

  说到这时凉兮一巴掌就伺候到了梁君诺的脑袋上。

  他嚷嚷:“凉兮你这是嫉妒。”

  凉兮把头从梁君诺的肩膀上挪过,问:“我嫉妒你什么了?”

  梁君诺不怕死的自恋。“你嫉妒你男朋友帅啊!不对啊,凉兮,就算我是有那么一点点帅也不至于让你嫉妒啊。”

  又是一巴掌。

  “痛……“

  “你不就是那么一点点帅吗?我有什么可嫉妒的。”

  梁君诺摇头。“凉兮,你不诚实。”

  “我怎么了?”

  “什么一点点,明明是很帅。”

  然后收到的是凉兮的白眼,君诺,说好的高冷呢?

  2、

  “雨臣?”楼上,叶颜喊着雨臣的名字,她不明白,当初是雨臣甩的凉兮,那为什么雨臣现在又是如此摸样。

  谢雨臣收回目光,转过头却看见刚好上来的凉兮,他垂下眼帘,凉兮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她看不到他一闪而逝的落寞。

  在接触到雨臣时,凉兮撇过头,在这之后,她终于将他视为平常,连看一眼都觉得多余。

  “凉兮。”他拉住她的手腕,一贯玩世不恭的表情变的异常严肃。

  凉兮挣脱不开,目光越过雨臣看向叶颜。叶颜愣了愣,雨臣的反应她确实没想到。叶颜走过去,她白皙的手放在雨臣握住凉兮的手,叶颜却拉不开。雨臣放开凉兮的手,挥手,叶颜不想雨臣会推开她,一个踉跄,向后退了好几步。

  然后瞪大了眼睛,回过头,入眼的是梁君诺清冷的眉眼,他扶住她的腰,使她不至于跌倒。

  “君诺……”叶颜喃喃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梁君诺却没有理会她,他直直走向凉兮,而她步步后退,终于,她转身抬步,跑,跑。那个时候,凉兮只告诉自己这一个字。

  “凉兮。”

  梁君诺想去追,却被雨臣给拦住。雨臣抬起眼帘,望着梁君诺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冷漠。

  “你蓄谋已久吧。”良久,雨臣终于开了口,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梁君诺淡淡道:“应该是谢谢你照顾了凉兮这么久。”

  他绕过雨臣,却再没有看到凉兮的身影。应该是生气了吧,毕竟他第一反应是扶住叶颜,而不是去关心凉兮呢。梁君诺有些懊恼,他当时确实没有想那么多,不过是出于好意的扶住叶颜。

  “君诺”。叶颜看了一眼谢雨臣,转身追上梁君诺,在他身后叫着他的名字。

  “有事吗?”梁君诺看着叶颜问到。

  “我们聊聊吧。”

  梁君诺点了点头,“好……”

  3、

  关上门,凉兮叹了口气,跌坐在沙发上。生气吗?好像是有一点,为什么生气呢?因为梁君诺的态度吗?哎呀,她难道忘了吗?她不喜欢梁君诺的。

  清晨的阳光格外温柔,凉兮走下楼,想着梁君诺过会儿会如何解释,可站在梁君诺等她的位置,梁君诺呢?那个每天等她的梁君诺呢?凉兮突然有些自嘲。

  “喂。”

  坐在一旁的女生用笔戳了戳趴在桌子上的凉兮,凉兮有些吃痛的起身。

  “干嘛啊?”

  “梁君诺呢?今天怎么没看见他送你啊?”

  该怎么回答呢?不知道。凉兮当没听见。她总不能告诉别人她因为梁君诺把叶颜扶了一把就闹别扭吧。

  “凉兮。”

  “又怎么了?”

1/2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