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你是软肋,也是情深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2835次 字数:8882 来源:dp.msxf.cn

  文/陈酒(锦言情杂志)

  楔子

  她颈旁被冰凉的刀锋紧紧抵着,隐约有血丝渗了出来,而血肉模糊的肩部暴露在空气里,每呼吸一下便牵扯起更深的疼痛。

  劫持着她的歹徒和对面的警察似乎在叫喊着交涉什么,每个人的嘴都一张一合,可她的耳边只有自己越来越沉重的心跳声,压抑地撞击着胸腔。

  身体似乎越来越冷。她恍惚地望了望天空,上边压着一层层铅般的乌云,不知何时就是一场大雨倾盆而来。等她的视线再次移向对面纷乱的人群,涣散的目光突然凝固在了一点上。

  她无声地张了张口,同对面神色冷峻的男子对视。那个人的出现仿佛突然点亮了她暗沉的世界,无数的喧嚣骤然涌进耳朵,令她用力一缩,刀锋在脖颈上立时划下了更深的血痕。

  可她心中不知几多惊喜几多委屈几多悲伤,不知有多少东西想对那个人讲,哪里顾得了这些。

  那一刻他的眼睛里似乎有晶莹的东西聚集,然后慢慢向她走来。

  她想要摇头,想要呐喊,却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咽。

  可他却温柔地微微笑起来,脚步缓慢而坚定,仿佛正一步步走向为他盛装打扮的公主。

  一、

  “重大车祸?时间地点?警察和医生都到现场了吗?好的,我马上赶过去。”

  陆尔尔神色凝重,一边用头夹着手机讲电话,一边用笔在随身带着的小本子上飞速地记着,接着以令人目不暇接的速度将手机和本子放进腰间挎包里,小跑着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冲了上去。

  她风风火火的样子将司机吓了一跳,陆尔尔本人却浑然不觉,只催促道,“师傅,A大道东段路口,麻烦快点开!”

  出租车飞驰而去。

  前方路段已经封锁,陆尔尔下车护着单反相机挤进人群,向把守的警察出示了记者证,钻进了车祸现场。虽然救护车已经及时把伤者带去了医院,但她还是被触目惊心的景象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接着便举起相机开始拍摄标志性的照片。

  拍摄过程中,陆尔尔似乎觉得有一道视线默默地注视着自己,但她正在投入地工作中,没有太在意。又采访了几位在场警察和目击者后,陆尔尔已经筋疲力尽,但她得整理今天的素材来编辑稿件,还有明天的后续跟进报道。

  陆尔尔通知另一个记者去跟进采访医务人员和伤者家属,总算是放松下来。奔波了一下午,精神一松懈困意便涌了上来,压着眼皮沉沉地往下坠。

  她朝着夕阳西沉的方向走了过去,那里立着个挺拔的身影,穿着警服的男子站得笔直。这个角度,陆尔尔只能看见男子坚毅的侧脸,抿紧的唇线,还有额上覆着的一层细汗,在金红的光芒下折射出七彩的颜色。

  这类任务本不归他管,他怎么会在这里?陆尔尔想象着他转过来的样子,又该是严肃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连答话时的低沉声线都带着微微凉意。

  可话还没问出口,温言便若有所觉地转了过来。

  没错,温言。这样一个高冷的男人,他爸妈给他起这么一个低暖的名字。有点戏剧性,也有点反差萌。

  “你——”

  “最近不太平,警力不够,我来帮忙。”

  简洁明了。

  “我——”

  “要采访?”他看着陆尔尔略显疲惫的神色,犹豫了一下,“送你回家,路上说。”

  真是贴心。

  待遇提升,陆尔尔当然却之不恭。

  温言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陆尔尔晃晃悠悠跟在温言后边,抬头去看男人宽阔的肩背,挺拔的身形,不由得暗叹这人的好身材。

  第一次见他,出完任务的他毫不配合采访,一句话不说直接冷淡走开,丢下陆尔尔一人在众目睽睽下尴尬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第二次见他,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然是陆尔尔自己认为的。她看到那人便恨得牙痒痒,却因为温言是公安刑警的优秀队员,说话有代表性而不得不去采访他。那个该死的男人审视地盯了她几秒,开尊口的第一句就是:“怎么又是你?”

  第三次见他,情境危险,刑警迎击的是走私分子。而大家都以为尘埃落定,气氛一片祥和时,有人竟突然反扑,对小跑着四处采访人的陆尔尔举起了枪。千钧一发之际,有人狠狠将她扑倒在地,她下意识地反手去推,却摸到温热濡湿的血。陆尔尔惊恐地想尖叫,刚张开了嘴,就听到耳边传来闷闷的声音,带着疼痛的喘息,“你这个女人怎么总是来妨碍我的工作。”

  第二天报纸报道这条新闻,提起一名公安刑警负伤,轻描淡写一句带过。只有陆尔尔清楚地知道,因为子弹打在腰部,这名警察在医院躺了一个月。

  出于对救命之恩的感激,陆尔尔天天去看望温言。

  但这位少爷实在是太难伺候,带了精心挑选的鲜花,却被吐槽不如带点可以吃的东西,医院的饭太难吃。等她自己熬汤带去,却又被嫌弃手艺太差不好喝。

  陆尔尔抓狂。但随着她的厨艺被磨炼得突飞猛进,她和温言也总算是熟悉了起来。

  “最近市里不太平,你的工作可以适当放一放。”

  温言的车属于低调舒适型,他开车的技术也非常不错,车辆行驶得快速而平稳。

  陆尔尔正倚在座椅上专心地翻看今天拍的照片,就听到旁边开着车貌似更加专心的某人的话,条件反射地弹了起来,差点撞到车顶。她激动得眼睛发亮,“发生了什么事?新闻价值是不是很高?”消化了几秒又激动了一回,“你,你在关心我?”

  温言沉默。重点根本不在这里好吗!

  经不住陆尔尔的软磨硬泡,温言终于透露了一点口风,“最近市里人口失踪案件频发,大多是女子。局里怀疑有出现拐卖妇女组织的可能。”他瞥了一眼呈沉思状的陆尔尔,露出一点促狭的笑意,“毕竟你这个记者脑子不多,不太惜命,并且••••••”

  他顿了一下,陆尔尔立刻应声抬头,眼巴巴地看着他等后边的话。

  温言装作打量了她一下,“好歹也算个女的。”

  什么叫好歹也算个女的!什么叫脑子不多!她有脸蛋有身材有才华好不好!

  陆尔尔瞪大了眼,恼怒之下简直想给他一记老拳,但又看到他在开车,只好悻悻地收回了这个念头。

  她看看被温言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再看看他身上单薄的衬衫,转念一笑,伸出一根指头去挠他痒痒,温言竟然吃这一套,一边在有限的空间里闪躲,一边腾出一只手握住陆尔尔的手指,大笑着告饶,“别闹,开车呢。等会请你吃夜宵。”

  笑声一息,车里的空气突然便起了微妙的变化,陆尔尔的手指还被温言轻轻握着。他的掌心温热,陆尔尔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烫着了,一下子把手指抽了出来。

  温言慢慢将手放回了方向盘上,方才纤细的指尖划过他的掌心,仿佛一片羽毛划过心脏,细微而柔和地痒了痒。

  “夜宵就不吃了,胖。”陆尔尔打破平静,尽量恢复嘻嘻哈哈的态度,“下期我想做一个新锐警察的人物专访,主编和局长都向我推荐了你。”

  温言扫了她一眼,没说话。

  “你就当帮我个忙呗。”

  “没好处,不帮。”

  陆尔尔再次瞪大眼睛,说好的为人民服务呢!

  “给我当主角,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温言终于又看了她一眼,很勉强地做出了个“我考虑一下”的表情。

  二、

  刚刚回到小窝,陆尔尔立刻踢了鞋子,边跑边脱内衣,咻地抱着电脑冲到客厅,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薯片可乐早就摆在了茶几上,她打开薯片袋塞了一大口,又牛饮了一口碳酸饮料,满足地叹了一口气。胖?那算什么!

  她在沙发上兴奋地翻滚了几下,打开文档,一双眼睛闪闪发亮。谁能想到白日里东奔西忙稿件风格严谨认真的陆记者,夜晚就变成个天马行空在小说世界叱咤风云的小言作者?拜工作所赐,她脑子里不晓得存了多少奇异有趣的素材。

  陆尔尔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这次她的男主角是一个高冷敬业的帅警察。这个人物她构思已久,今天终于有了灵感。写到某个情节,她忽觉得指尖的温度似乎灼烧了起来,一时间竟有些出神。

  灵感爆发直接导致第二天的陆尔尔顶着一对黑眼圈去上班。

  同事看着幽魂般来到报社面色憔悴的陆尔尔,惊讶道,“小陆,你最近是不是太忙了?”

  陆尔尔呆滞地想了一下,对着同事摇摇头,露出一个看起来非常勉强的笑容。

  她真的不好意思告诉同事,昨晚码字到太晚,险些忘了正经工作,只好熬夜加班加点把新闻稿写出来。

  这个状态毫不意外地持续到了下午和温言约好的专访中。

  温言皱着眉,看着陆尔尔打了第七个哈欠。

  “你确定不去睡一会?”

  “唔,别管我,你继续说。”陆尔尔揉揉眼强打起精神,手中的笔却都快拿不稳了。

  困意再次涌上来,陆尔尔挣扎着问了下一个问题,“从事警察行业这些年,你觉得牺牲最大的是什么?”

  温言突然沉默了。

  这样近乎凝滞的空气里,昏昏欲睡的陆尔尔突然清醒了过来。她小心翼翼地抬头去看坐在自己对面的温言,不知是否因疲乏而视线模糊,她看到他的脸色竟然有些发白。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神情。温言这个人,严厉的时候有,淡漠的时候有,戏谑的时候有,可唯独这样沉郁而感伤的神情她从未见过。她有一刻的心疼,这样的神情不适合总是意气风发的他。

  “温言?”

  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好轻轻地唤他。

  温言似乎突然从自己的世界里挣脱了出来,怔怔地看着陆尔尔,难得地流露出一点脆弱情绪来。

  “采访到此为止吧。我累了。”在他说话之前,陆尔尔已经开口。她有一种直觉,不管温言会说什么,是回答还是不回答,都会掐灭她心里初萌生起来的什么东西。

  “我送你。”

  “不用,我打车回去。”

  “我送你。”

  陆尔尔不再坚持,像从前的许多次一样,晃晃悠悠地跟在他身后,看着他仿佛可以抵挡一切狂风暴雨的身躯。

  从今天他的神色中,陆尔尔似乎窥见了他世界的一角,掩藏着什么不再提起,却也无法忘记的记忆。

  三、

  又一起失踪案。

  警局上下忙得脚不沾地,温言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让想挖出点大新闻来的陆尔尔很苦恼。

  近黄昏的时候,提着饭盒的陆尔尔才在警局见到温言,他眉眼里尽是藏不住的疲惫,却有点淡淡的喜悦。

  “有线索了。”

  “真的?太好了!”陆尔尔惊喜地低叫,扯住他的袖子直晃,“你逃不了了,我要采访你,为报道破案做准备。”

  这样的语气动作近乎撒娇,温言垂眼望着这个姑娘,娇俏小脸朝着他露出灿烂笑容,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他一个人的身影,他的目光不自觉柔和起来。

  “可以定位出大致方位,在远郊一带,但还需要慢慢排查,并且不能打草惊蛇。这段时间的调查似乎已经引起了犯人的注意。”温言的神色渐渐趋于凝重,“这个案子你不要扯进来。”

  “不要。”陆尔尔断然拒绝,这么大的新闻她怎么能视若无睹呢?“市民有权知道这件事情,避而不谈只会令人恐慌。”

  “那也等尘埃落定之后再报道,太危险。”

  “知道,知道。”他话里是显而易见的关心,陆尔尔心头一热,忙迭声应了,跟着却颠颠地提着饭盒招呼满是疲惫的警察们,“来,大家垫垫肚子,顺便探讨一下案情。”

  “陆、尔、尔。”温言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陆尔尔及时地把一个小笼包塞进他嘴里,谄媚地笑。

  “贿赂你。”

1/3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