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你是我说不出口的暖阳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486次 字数:6167 来源:dp.msxf.cn

  文/苏默言(锦言情杂志)

  第一章

  我和郭泽熙第一次见面,是在学校不远处的画室里。

  彼时正好是要高三艺考,我深信勤能补拙,就算是临时抱佛脚,也好过什么也不做。白炽灯照在脑门上,整张脸都莫名的开始发烫。我对着身前的大卫半身像走神,对方的眼睛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就像是我有时候会幻想自己的将来,好像也是这样苍茫茫的空。

  低下头,画框上半张素描纸描摹了半张侧脸,我的笔尖在画纸上微微一顿,身后却猛地传来一股巨力,笔尖沿着纸张狠狠一划,半成品的画稿顿时作废。

  过了三秒钟我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这张我花了一个小时才画出来的家庭作业,现在全被毁了。而且,才削好的素描笔笔尖此刻摇摇欲坠,又过了几秒钟,我听见咔嚓一声,笔头断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才准备发出一连串问候对方的脏话,就听见身后传来了淡漠的声音,“抱歉,我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人。”

  我猛地一回头,在画室昏暗的灯光和惨白的墙壁反光里,我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苍白的,五官分明而英俊的,一张脸。对方低垂了眼睫,浓密的睫毛投下一小片阴影,就像是收敛了羽翼的蝴蝶。我忍不住在这样英俊的面容下瑟缩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郭泽熙?”

  我相信整个三中的学生应该都认识顾泽熙,就像是偶像剧一样,他每一次出现都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女生们在背后发出窃窃私语的讨论,尖叫声高低不定,至于男生们,大概多半都会露出鄙夷的神色。

  对方抬头看了我一眼,神色怡然寡淡,看上去和摆在我们前面的那尊大卫像没什么差别。

  他才要开口说话,就听见画室外传来了呼喝的声音,郭泽熙皱了下眉头,“前几天有人抢劫,被我拦了下来,这次来报复的。”

  我顿时恍然,这件事我还有耳闻,似乎是在公交车上有人行窃,被一个学生给制止了。只是当时车上人多,只说是我们学校的,竟然没被扒出来是郭泽熙。

  所以,这是打击报复么?

  我对郭泽熙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身手敏捷的关上了白炽灯。画室的位置本身就是平房深处,此刻灯一关,就只剩下窗帘外隐隐约约的路灯了。我和郭泽熙两两相望,静静等着外面那群流氓走远。

  或许是因为我的目光太炽热,对方颇有些嫌弃地转过了脸。然而我心里却在窃喜,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见郭泽熙。

  我正愁怎么去认识宋琚明,命运就把郭泽熙送到了我身边。也许郭泽熙不认识我,但我好几次都看见他和宋琚明一起在校外打游戏,绝对不会认错。

  第二章

  外面的人骂骂咧咧走远了,我才算是松了一口气。郭泽熙依然一脸冷漠,仿佛冲进来避难的不是他,而是我一样。

  大概因为从来没有说过话,外界的危机一过,两个人就显得有些尴尬。我抽动嘴角勉强想露出一个笑容,然而当目光落在作废的画稿上时,这个即便不怎么优雅的笑容,也在一瞬间化成了惨叫。

  如果不是因为打游戏打到人事不知,我也不会大半夜赶过来画素描。本来以为再熬一下,明天交了作业了事,没想到飞来横祸,画了大半个小时的素描又毁了,现在又得重新来过么?

  这一瞬的冲击似乎比刚才还要激烈,我呆呆的看着这张素描画,觉得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

  但又能怎么办呢,我还想着利用郭泽熙去认识送宋琚明呢,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把他骂个狗血淋头吧。

  我勉强从嘴角挤出一点笑意,“没事,我再画一张吧。”

  郭泽熙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我的画纸,很快就露出了一点鄙夷,“你在这画什么,钟馗伏魔么?”

  我听见自己的笑声猛地停了下来,就像是一只待宰的鸭子被人按住了喉咙,一下子发不出任何声音。

  郭泽熙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可能他从来没见过有人能露出像我这样的凶光,“混蛋,如果不是你我会毁掉这张作业么。钟馗伏魔,你知道我学了多久才能画成这样,钟馗伏魔,有本事你来画啊!”

  郭泽熙可能是想让我冷静一点,可是我冷静不下来,就像是有一根针被刺进了骨头里,一阵阵的痛。我知道自己是在迁怒,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画被人嘲笑,而是我心里明明知道,但却不肯承认,我画的不好。

  我用了一年时间学画画,我妈秉持着反正你文化成绩也不好,真要是学会了画画以后有一技之长也能混口饭吃的态度,对我简直是散漫放养,但只有我知道,自己在一年前忽然间改了决定,跌跌撞撞学起了绘画到底是为什么。

1/4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