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千年暮雪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2004次 字数:20392 来源:dp.msxf.cn

  文/明如雪(锦言情杂志)

  (楔子)

  阳光从枝叶间丝丝漏下,投下一地的斑斓星光。树枝轻轻摇曳,如梦如幻。婆娑的姿影间。金色的叶子看似染上浓墨,万般黯然。又仿佛被抽取了灵魂,只剩下躯壳的惨淡。

  生命之树的上空,点点寒鸦诡谲地盘旋,划破长空的哀鸣像是哭泣又像是叹息。凄惋的叫声,化作无形的手撕扯每个人的心。

  最后的审判,即将降临。

  (一)

  沐雪静静地看着生命之树,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想说什么,终究化为婉然轻叹。乌鸦的剪影在碧眸中掠过,她垂下眼帘,睫毛投下一片稠厚的阴影。

  几许愁绪辗转至风中,扬扬晃晃。提了提手里的草篮,沐雪转身走进密林深处,翩跹白衣若雪。

  “撑不了多久了……对吧,白雪。”微微侧头,对草篮里一只纯白的波斯猫道。波斯猫湛蓝的眼眸倏转深邃,不作回应。

  御师,主修治疗魔法,不善搏击。

  夕颜花、剑树叶、魔舌草…沐雪摘了些必备的草药。白雪很乖巧地跟在主人身后。不时用爪子梳理着皮毛上的草屑。

  似乎发现了稀有的药材。弯腰把草篮放到一边,拨开身前的灌木丛,莲步轻移。白雪没有跟来,趴在原地懒洋洋的休憩。

  突然一道白光急速驶来,打破这和谐的画面。白光在沐雪身侧不断回旋。沐雪看得仔细,是一只通身纯白的鸟,此刻正狂乱地挥舞着翅膀。

  这分明是守护生命之树的白鸰鸟!

  “难道……”沐雪来不及多想,连忙用拇指扣住无名指,迅速结下术阵。“瞬间转移。”鸰鸟从不会飞离生命之树,会出现在密林里,除非有外人入侵

  沐雪身形一晃,出现在生命之树的核心里。眼前的一幕让沐雪怀疑自己是否看错——眼前,是个绝美的少年。

  银蓝色的长发随意绑在身后,自然而不羁。身着月牙白长袍,襟带垂至地面。略显凌乱的蓝发下隐约透现月光石的额饰,逆光中的侧脸精致而完美。如此丰神俊朗,超凡脱俗的容颜让沐雪也是一怔。

  此时他眉头微蹙,双眼不安地闭着,薄唇紧抿,仿佛正在与什么斗争。他左手握着一株六瓣叶子的枝株,右手按在生命之树的树干上。

  那植株甚是奇怪。六片叶子不规则地长在一根枝干上,叶体绯红如血。仿佛活着般,叶内的红色居然在脉络上流动。

  这般姿态沐雪也不曾见过,尽管她自小出入各处森林,认识、采摘各式花草。

  沐雪久久盯住那处人影,若有所思。

  少年手中的植物开始逐渐变淡,植物的魔力因少年的驱动源源不断注入树干。很快,那株六瓣叶子的草已近乎透明。

  也许是破坏生命之树的法术!恍然意识到这点。沐雪立即结下焚烧的术法。有所察觉,却无暇顾及周身。只得加大催动的力量,想要提前结束。

  植物的末梢开始微尘化,碎做盈盈流光散进生命之树。

  成功近在咫尺。突然一记红光破空疾驶而来——是沐雪释放的火焰。火光附上植株,如星星之火触上干萎的草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扩散开来。

  一瞬,火势便侵上来。少年没有松手,任火焰在手上炙烤。奇怪的是,汹涌的火焰竟没伤到他丝毫。看到沐雪,他神色陡然一惊,久久变幻。

  “青洛……”他的眸中渐渐清明,喃喃唤了声什么。沐雪没有听清,但一刹竟有种不可思议的熟悉感。

  怒放的植株在火光中慢慢蜷缩,迅速收拢的叶似枯萎的手般紧紧握着,枝身也在不甘地颤抖……恍惚中,沐雪像是听见返照的生命无声的哀鸣。仿佛在控诉,更像是嗫嚅般……很轻的一声……转倏消殆不见。

  植株被火焰完全毁坏,剩下一撮残灰悠悠在空中荡开。

  少年竟没有异样的表情,就那样地站在原地,也没有对自己表示敌意。他抬手,触到那抹金色的不断斡转的灵魂。

  居然是金色!沐雪一震。金色的灵魂只有神物或者神才拥有。经过至上的纯净和灵气孕育千年,不沾红尘方能氤氲成金色。这是古书上才有的记载,谁人都不曾亲眼见到。

  如果那株被毁坏的植株是神物,那么,眼前的少年?……这个念头一现,沐雪不由神色大变。

  “没关系,你已经尽力了。”少年微微仰头,温润的声音抚过那缕不舍的灵魂。点点萤光仿佛听到少年的低语,渐渐汇聚一起,漫向天际。

  沐雪不禁悸恸。

  每个生命都有思想。即使实体消殒,精神也会带着强烈的思想转变成灵魂,久久徘徊在世间完成自己未完成的使命和心愿。人是,植物也是。

  少年转过身,冰蓝的双眸锁定沐雪。无暇的脸上淡出些许无奈,正如当初在镜花水月的预言。

  一语成谶。最后的最后,谁也逃不掉羁绊。一切正有序地步入轨迹,淙淙生命觥筹交错。无形的线正根根纠结,缠绕成无人能解的死结。那是谁也打不破的命运,时间无法重新书写。

  人事莫过于此,世事情何堪以。所谓天命,所谓人间。

  (二)

  沐雪有些无措,她有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

  果然,结界内突然剧烈地摇晃。无数光束从生命之树迸射出来。至少年跟前便轻盈绕开,攒射到结界上又反弹回来。沐雪愣住,它们有意不伤害他?

  稍一出神,面前便聚拢了集密射来的光束,不由愣住。要躲开根本不可能,沐雪索性闭上眼睛。

  眼见要击到沐雪,少年身形一闪,瞬间移到沐雪身侧,把沐雪护在身后。沐雪猛地睁开眼睛,没想到他竟会出手相助。

  即便如此,还是有光束划到沐雪右臂。被划过的衣料霎时消去。如此高纯度的能量!如果刚才真被击中……沐雪暗暗吃惊,不敢再想。

  “快走,力量失控了。”少年急忙推开沐雪,打开防御,挡住从另一个方向射向沐雪的攻击。光束一碰到少年的结界便调转方向,根本无意伤害少年。反而所有的光束都像是针对沐雪发出的。

  “为什么它们会攻击我?”沐雪在他的护佑下并无危险,却很是不解。

  “它们识别不出你,以为你是入侵者。”少年微微一笑。随即拉过沐雪,握紧她的手。“静下心,不要抵制,让我的力量流到你身上。”少年目视周围的光束,轻声道。

  十指,紧扣。姁姁力量通过手心传送过来,很温暖的感觉。

  果然,光束不再汹涌地攻击过来。因为失去攻击目标,它们停止了活动。化为点点星光,漂浮在半空,闪烁不定、锦簇斑斓。

  原来,我才算入侵者吗?沐雪再度失神。

  见光束都安定下来,少年将手置于空中,手心向上。金色的法阵出现在少年手上,不停旋转。少年集中念力,食指微微一动。法阵又加上一记封印,金色的法阵被裹上一层妃红。

  沐雪想挣脱开,因为张开大范围的封印法术单手是不可能施展的。“别动。”少年低斥。把沐雪握得更紧。周围的光点因沐雪的举动又有泛滥的趋势。

  ‘看来一松开他的手,那些光点便又会暴动……’沐雪不想添麻烦,立即不再挣动。转而有些担忧地望着他。这么大的魔法驱动是很费劲的,加上之前他似乎已消耗了不少魔力。

  力量汇聚到手心,少年将手一转,很快地画上六芒星的印记。六芒星?那可是高级封印咒符!照理说应该早就失传了。沐雪不由更加迷惑。

  魔法阵绝地展开,迅速向四处蔓延开来。六芒星横亘在树干间斡旋,涌出大量力量,纷纷攫住空中的光点。

  少年银蓝的发丝缭乱地飞舞,衣袂不住地翻扬。他闭上双眼,再度加大灵力的凝集。六芒星发出强光,瞬间便将光点聚拢,重新纳回树干。

  灵力的冲击大得沐雪几乎不敢相信,这么复杂的术法,而且还是单手操控,他究竟有多强大的力量!

  力量消散,四周恢复成原样。结界依旧一片祥和。沐雪眼神一沉,倏地抽回手,往后退开几步。看着少年秀颀的背影。冷冷问道:“你到底是谁?”

  声音回荡在结界内,空灵而严肃。

  少年没有回答,正当沐雪准备第二次发问时。少年身形一晃,突然倒下,白衣如雪翻飞。

  沐雪一惊,显然出乎意料。少年在视线里重重倾下,而在触至地面时却似有无形的物质护住了少年。下落的势能瞬间消弭,转而使他轻柔降下。

  沐雪微微一愣,立刻跪坐到少年身侧,把探他的脉象。接着并拢食指与中指,点至少年眉心。有柔白的光从指间泛出,融进少年体内。

  一边用手划出治疗的术阵,平置在少年胸口。术阵慢慢旋转,同样释出柔白的光。

  这一系列的动作对于御师的她自然是轻车熟路,完成得迅速而灵敏。

  大力施放魔法而导致灵力透支。这时如不及时调整内息,就极易被自身波动的魔力反扑。伤及命脉也并非不可能。

  “明知如此,为何还要冒险。”沐雪叹息道,眼里涌现诸多情绪,已没有之前的敌意。几度欲言,又到唇边咽下。

  看着眼下昏迷的少年。他那安静而淡漠的气质幽寂如古泉。纵使万般清澈,也是一潭死水,波澜不兴。

  这种完美缺少活的气息。这般地淡定,几乎把自己的存在化进冗长的时间,逐渐溶为一体。褪尽喜怒,脱离哀伤,甚至找不到活着的证据。这是如何强烈的悲哀,一如彼岸腐朽的死亡。

  沐雪牵动嘴角,勾出苦涩的笑。她不知此时怜悯的是自己还是眼前的人。既然过去无法改变,就应该走向未来。

  沐雪眸中一清,合手结下转移的术法。她再次把目光凝向少年,不自禁地,她竟伸手拨开了他额前的一缕乱发。抚上那苍白而俊秀的脸。

  明明今日才相见,这一刻沐雪却感到莫名的熟稔。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拨动了心弦,引出久久不绝的共鸣。是敌是友,或许已不重要。

  沐雪解颐而笑,把手抬至空中。用食指在虚空划出奇异的符号。“朝圣宫,神殿。”说完拟了个按压的手势,脚下的术阵迸发出强烈的光,覆没两人。

  待得光亮散去,原地已无身影。

  朝圣宫坐落于东南方,是大陆的中心地。这里的行宫和居室皆由特制的桫椤木为原料建造,桫椤古木有很强的驱魔能力,三丈之内,任何毒虫毒草都无法存活。神殿里的布局更是严格遵循辟邪的原则,用品的陈设与器皿的摆放极有讲究,且布下了集密的防护结界。

  这道无色的屏障使异物无从入侵,宫中的长老们每每商策议事,便在这隐秘的结界中进行。

  据说,这结界最初是两百多年前祈綪祭司布下的。那位历史上最强的祭司,在封朔之战中将魔皇桀羽歼杀于朔江,并以魔皇的血同生命之树订下契约。生命之树不灭,魔族便永世不得踏上这片被庇佑的土地。

  为防止魔残余的力量复仇,故留下那个结界护住神殿。并由历代护法加固。

  这一壮举为大陆带来几百年的安宁,因而那位祭司被拜为“神”。流芳百世,传诵至今。

  但几个月前,生命之树居然神秘地开始凋亡。时至今日,形势岌岌可危。生命之树的灵力已接近枯竭。

  沐雪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年,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眉间轻蹙。苍白的肌肤细腻如瓷。

  他的呼吸平稳而舒缓。在这样的为避魔而特殊设计的屋内,气息尚且不乱,自然不是魔物。既然不是妖邪,那他是谁?为何闯入结界?

  沐雪摇摇头,把思绪放到一边,不再想这烦人的问题。像是记起什么,沐雪施施然站起,向门外走出。

  良久,似乎是确定沐雪已离开。少年慢慢睁开双眼,翩然起身,一袭白衣胜雪片尘不染。陡然间,他眸中一变,瞬间寒洌如冰。

  少年站定,对着身前的空然无物。“来了就现身吧。”语气疏离而淡漠,仿若一湾湖泊,平静如死。

  空气异样地扭曲了一下,四个身影在虚空中浮现,越发清晰。

  (三)

  沐雪四下环视。原以为自己在密林抽身离去后白雪会主动回来,但方才念及才觉一直不见白雪。

  沐雪步出中庭,正犹豫要不要继续往下找。倏地一团影子从视线中掠过。再一跃,那抹白色消失在眼前。

  是白雪!沐雪惊呼。

  她惊诧的不是白雪的突然现身,而是它的极速消失。他消失的方向正是自己之前踏出的房间,它是朝少年那去了!

  沐雪眸色一深,立即追上去。

  白雪是灵猫,因而对阴邪之体有特殊的感知力。如有异端,势必会惊动长老。这恰恰是沐雪担忧之处。她擅自将外人带入神殿已是触犯禁律,若再引发什么事端,那便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沐雪穿过内院,提身掠入房间。

  眼前的一切毫无准备地撞入眼睛,沐雪猛地僵在原地,显然是呆住了。去势的突然停遏使身体顿时失衡,沐雪差点跌坐在地。她连忙并进好几步,才把持住重心。

1/5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