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盛夏若有微风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1654次 字数:7798 来源:dp.msxf.cn

  文/诸葛小菜(锦言情杂志)

  【一】

  车来车往的马路上,经常会看见乞讨者穿梭在豪车之间,不停敲着一辆又一辆车的车窗,就像此时。一名中年妇女乞讨者穿得破破烂烂,端着饭盆,拉着一个同样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女孩,穿梭在马路上的车流中。

  但这位中年妇女似乎有些懵然,她就连自己已经走到马路正中央也未曾注意,一辆疾驰而过的豪车来不及刹车,一声刺耳的刮擦声之后,这位中年妇女乞讨者已经被撞飞到空中,小女孩的尖叫声伴随着随后而至车子的刹车声接踵而来。

  随后懵懂无知的小女孩被警察带走,豪车主人也被警察带走。

  法院的判决书出来了,豪车主人李向南承担所有责任,并且赔偿死者家属,但因为考虑到家属还未成年,死者系小女孩暖暖唯一的直系亲属,由李向南抚养小女孩长大,双方同意协商解决之后,李向南带暖暖回家了。

  李向南的妻子关美娇因为一次意外流产郁郁不得志很长一段时间,第一眼看见暖暖的时候,她便觉得暖暖就是她亲生女儿,这是上天给她的弥补,她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暖暖,李向南见妻子这样开心,也安慰自己因祸得福。松了一口气后便出国奔赴总公司,那时候他们唯一的儿子李洛崎刚步入高中。

  关娇雷厉风行地把刚领养的女儿暖暖送入学校,在贵族学校里,暖暖有了自己的名字李微心,她背着粉红色的小书包,穿着粉红色的公主裙,扎着可爱的小辫子,被现在的妈妈抱在怀里,她觉得这里很漂亮,所有的一切都很美好,唯独她的哥哥很不喜欢她。

  在贵族学校李微心就读初中部,那时候李微心才知道,原来读书是这样美好,她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努力读书,努力讨好每个人,每天都让自己像个洋娃娃一样甜美可爱,当受到夸赞的时候,当妈妈给她买新衣服的时候,她懂得了如何讨好别人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一切,这样的种子便在她心里生根发芽。

  李洛崎在高中部是典型的王子一样的存在,家境优越,长相帅气,所有女生为之倾倒的存在,那时候李微心知道,自己有一个值得骄傲的哥哥,她选了一个午休时间来到高中部,圆溜溜的大眼四处张望,蹑手蹑脚的走过长廊,她记得哥哥在高一(1)班,终于到了,她深呼吸给自己壮了个胆,轻轻推开教室门,里面传来男生嘻嘻哈哈的声音,还有女生讨论着一些什么事,她的到来,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十几道视线冲她射了过来,她软糯的声音喊了一声:“哥哥。”

  李洛崎轻蔑地看了她一眼,毫不在意拿起耳机戴起来,走出了教室,李微心尴尬地站在了原地,其他人则交头接耳,一位漂亮的男生走过来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顾晨,你是李洛崎的妹妹吗?”

  李微心羞红了脸,点头又摇头,又点头,最后重重“嗯”了一声,顾晨转着眼睛,然后努着嘴巴朝着门外,又看了一眼李微心,装出一副思考的模样说:“哎呀,怎么从来没听我家洛洛说过,他有个妹妹啊,那么妹妹你以前不在我们学校念书吗?”

  李微心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如何作答,这时候,一道变声期的男声说:“那是李洛崎家里收养的小孩。”

  一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李微心那时候还不懂得收养这两个字的含义,但是她在别人眼里读懂了,大概是不好的意思。

  李微心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男生,他长了一双好看的脸,但是因为处在少年期又过于冷漠,使得他看上去整个人就特别诡异,给人一种可怕的感觉,李微心讨厌他,很讨厌他,她哭着跑出了教室,那时候夏天,窗外知了一声一声传到教学楼,让人特别烦恼。

  【二】

  六年后

  李微心考上了理想中的大学,但是妈妈更希望她能出国留学,去她哥哥所在的学校,她虽然很想拒绝,但是一直作为乖乖女儿的李微心同意了。

  在前往美国之前,李微心问过自己,大学毕业以后,是不是真的就能够赚钱养活自己了,生活再美好,还是寄人篱下,她在登机的那一刻,看见妈妈哭得很难过,她安慰着妈妈,但是她心里却在说,不要哭了,不要哭了,我妈妈死的时候我都没哭,你们到底为什么要哭?

  到达美国的时候,家里早就安排的人接了李微心前往住处,为了有人照顾她,妈妈强制李洛崎带着妹妹住到他们在美国的一处别墅里。

  李洛崎看见提着行李的李微心,冷眼扫了她一下,就继续对着笔记本处理一堆数据,李微心到嘴巴的“哥哥”生生咽了下去。

  她自己把行李放进了房间,简单收拾了一番,来到客厅,玄关处,她努力撑起自己招牌甜美笑容,轻轻问了一声:“哥哥,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好吗?”

  然而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任何回应,她难过的跟管家说了一下想吃的东西,然后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那一年,夏天快要结束了,慢慢的迎来了落叶缤纷的秋天。

  李微心就读于李洛崎所在的学校,当然是家里的安排,司机每天都会把他们两个送到学校,但是一般来说,李洛崎都是冷着一张脸对着李微心,大学即将毕业的李洛崎特别的忙,几乎一上车开始就打开电脑敲敲打打,李微心想要关心的问候全部被李洛崎的耳机阻挡在外。

  深秋的时候,李微心慢慢的适应了这边的生活,优越的生活环境使得她更加努力学习,那时候,她还不太懂得如何跟李洛崎好好相处,在这边她慢慢有了朋友,偶尔有了聚会,不再孤单了,后来才知道,哥哥的高中同学顾晨,那个嘲讽她是养女的男生也在这边读书,在一次同学Party中,顾晨热情的和她打招呼,她总觉得顾晨是能给人带来暖意的人,她愿意和他多接触,她也知道那个不好说话的人叫周舟,还留着小时候的印象,本能的讨厌他。

  顾晨是属于那种话特别的多的人,他特别能缓和气氛,他问李微心:“微微啊,你哥他就是那样,你不用搭理他,我要是他啊,我有这个乖巧懂事又可爱的妹妹,我真的不知道多疼她,哼,你别做他妹妹了,做我妹妹吧。”

  李微心被他逗乐了,一直咯咯直笑,顾晨带着李微心熟络的和别人打招呼,原来她也可以被关爱,原来她也可以有朋友,那时候李微心太喜欢和顾晨在一起的感觉了,有点微醺了,她在后花园里吹着凉风醒酒,连什么时候身后有人她都不知道。

  周舟冷言冷语的说道:“养女的生活也挺优越的,我见过许多那种拜金的女孩,为了钱,脸都不要。”

  李微心不知道喝多了,还是真的被惹怒了,她毫不客气地说道:“你见过的拜金女孩不是我,我是养女不错,但我希望你说话客气点。”

  周舟不以为然地继续讥讽到:“不要以为你攀上了什么高枝,你可是乞丐的女儿,你以为你现在锦衣玉食的,就真把自己当成大小姐了吗?”

  李微心凛冽的目光看向他,从前那些所有的甜美形象全然不见,她周围的空气瞬间冷了下来,她一字一句地问到:“你怎么知道我这么事情?”

  周舟轻蔑地说:“我怎么知道的是我的事,你管不着。”

  李微心突然笑了起来,周舟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她笑得弯下了腰,终于停了笑,她说:“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针对我,但是我很想告诉你,我的过去是怎么样的,你也管不着,我现在怎么样的,你更加管不着”

  李微心起身离去,周舟回头看着她离去,整张脸都扭曲了,他愤恨地自言自语道:“你会付出代价的。”

  他当然能管了,那时候出车祸并不止她的妈妈,还有坐在副驾驶的他的爸爸,至今还瘫痪在床,如果不是因为她妈妈横穿马路,又怎么会发生车祸,他的爸爸又怎么会因为受到惊吓心脏病突发猝死在车上呢,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切,他现在还是无忧无虑的贵公子,家里也不会一贫如洗,他恨她,为什么她现在还可以过着好的生活。

  李微心并不知道这一切,她回到宴会厅的时候,继续加入他们,欢声笑语中,她并没有感到那一道恶毒的憎恨的目光。

  散场以后,李微心已经有些醉意了,司机来接的时候,已是凌晨,李洛崎也喝了一些,在后排车座上,李微心脸颊红得像苹果,微微嘟起的嘴唇粉嫩的如同果冻,她撒娇的说道:“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漠呢?”

  李洛崎像往常以后视而不见,他看着车窗外,李微心突然抓住了他的衣袖,他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瞪了她一眼说:“放手!”

  李微心开始无理取闹,就死抓着不放,喃喃自语,李洛崎用力甩开她的手,丝毫不顾及她是不是撞疼了手,他整理了下衣袖,面无表情说:“别叫我哥,我不是你哥,你也不是我妹,你心里应该很清楚,你来我们家,也不过是我父母做的决定,我可没认可你!”

  李微心突然嘤嘤哭泣,很小声的说:“哥哥,能不能不要对我这样,我从小就孤苦无依,我不是自己要来你家的,我的妈妈,我妈妈她,她……”

  她已经泣不成声,李洛崎看着她埋头哭泣,丝毫不为所动,他让司机靠边停车,自己下车打了个车回家了,车子发动的时候,她看着李洛崎上了一辆出租车,她慢慢收回了眼泪,她问自己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难过?可是却得不到回应,她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要讨好身边每一个人了,也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很害怕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

  【三】

  李洛崎回家的时候,接到妈妈的电话,从头到尾妈妈都只关心李微心现在在哪,在干什么,怎么不接电话,李洛崎深爱自己的妈妈的,他害怕自己的妈妈受到伤害,从第一次看见李微心开始,他就知道这个女孩心机颇深,笑得很假,他不喜欢她,不喜欢她虚伪的样子,他不明白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为什么会为了讨好每一个人,装出一副甜美可爱的样子,他怕有一天,她是家里的灾难。

  李微心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李洛崎并不关心她去了哪里,但是为了跟妈妈交差,也让妈妈安心,他把手机递给了李微心,李微心仍然一副乖乖女儿的样子解释着,手机没电了,和哥哥一起,刚才有点事去了,妈妈安心挂了电话之后,她小心翼翼地把手机递给李洛崎,李洛崎看都不看她一眼,说了一句:“放那边吧!”

  她失落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起门来,她在黑暗的房间里抱着自己失声痛哭,她从来没有想过,被人讨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被自己在乎的人讨厌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从小到大,她这个哥哥,正眼都没瞧过她,她曾经努力地想让他不那么讨厌她,可是她试过了,不管怎么样都没有用,她安慰自己,也许长大了就好了,也许相处久了就好了,可是事实证明,不管她怎么做,她在这个家,始终是个外人。

  时间过得很快,李洛崎毕业了,顺理成章进入自家公司,在李向南的指导下,顺手接管了公司大小事务,凭李洛崎的聪明才智,这都不是很难的事,正式成为股东那天,家里为庆祝,特意举办了Party,邀请了各行业的佼佼者,李微心也出席了。

  李洛崎在台上发表感言,作为李氏企业东南亚地区分公司执行总裁担任者,李洛崎当之无愧是现在的红人,争相巴结的人不在话下,也就是那天,李微心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她和母亲商量,大学毕业她就到公司来实习,从基层做起,心疼的她的母亲又怎么会让她做底层员工,自然会说服李向南给她安排一个职位。

  李洛崎管理公司很有一套,不管是股东,还是底层员工都特别信服他,他把公司管理的井井有条,甚至年收入增加了10%,这可谓是开门红。

  李微心很聪明,提前结束了学业进入公司实习,李洛崎强烈反对,许多理由,但是统统被妈妈驳回,妈妈亲自送李微心到公司上班,她负责公司人事行政,空降的她,虽然是养女身份,但是大家都敢怒不敢言,特别是被她占去位置的原人事主管王倩。

  妈妈想为李微心争取股份,但是被李向南拒绝了,那是关娇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和李向南吵架,在家里吵了个天翻地覆,李洛崎站在书房门外冷嘲热讽地看着李微心说:“你真有本事,能够让我妈为了你和我爸吵架,我妈和我爸从来没有吵过一次。”

  李微心眼眶一热,眼泪水没控制住就这么滴答滴答落在了地上,李洛崎却笑了出来,那种不带任何温度的笑意说道:“收起你虚假的眼泪,在我这里,你装出这幅样子没用,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我心里很清楚。”

  李微心凄凉一笑,泪水还在眼角,她反问了一句:“那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怎么不知道呢?”

  李洛崎收起笑容,正视前方,薄唇轻启,一字一顿说:“你可以费尽心思讨好所有人得到你想要的,你甚至对我妈,都不会真心地笑,我想你明白,为什么我不待见你。”

  李微心不笑了,也不哭了,她抹干自己的眼泪,一脸怒气地说:“是,我虚伪,我不像你从小就含着金钥匙出生,我的妈妈是个乞丐,还死于非命,我被迫成为孤儿,又被迫被你们家领养,你以为这一切我愿意吗?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我宁愿和我妈妈一起讨饭,也不屑过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你不待见我,我也未必待见你。”

  说完以后,李微心敲响了书房的门,在李洛崎的怒视下走进了书房,李微心走到李向南夫妇面前,弯腰鞠了个躬,然后说:“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再为了我争吵了,我不需要爸爸公司的股份,我也可以不去爸爸公司上班,我长大了,我本来就不是你们家的人,我可以搬走,我希望你们一家人能幸福生活下去,妈妈,谢谢您这么多年对我的疼爱,我会涌泉相报。”

  这话之后李微心走出了书房,走进自己的房间,简单的收拾了几件随后衣物就走出了这栋熟悉的别墅,一路上,李微心一直跟自己说,走吧,走吧,离开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没什么大不了的。

  【四】

  离开那个家之后,李微心租了一间单身公寓住下了,毕竟也是名牌大学毕业找一份工作还是不难,很快,李微心进入新公司上班,一切看似恢复了正常,如果那天李微心早点回家,就不会有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向往常一样准备收拾东西下班,才发现已经加班到很晚了,李微心走出黑漆漆的办公大楼,准备喊部出租车回公寓,一辆崭新的玛莎拉蒂停在了她身前,车窗下来以后,李洛崎冷峻的脸出现在她眼前,她不明白他怎么会在这里,李洛崎示意她上车,只有副驾驶一个位置了,她坐下以后,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李洛崎转动了方向盘。

  李微心先开口了:“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再联系了,我也主动搬出来了,不知道李总还有什么事要找我。”

  李洛崎嗤笑到:“你以为我会有什么事找你?”

  李微心心领神会到:“是妈妈让你来找我吧,你可以跟她说你没找到。”

  李洛崎说:“你果然是个无情无义的人,我妈照顾你这么多年,你说走就走,她为了你付出这么多,你不觉得你至少应该给她一个交代吗?”

  李微心突然就冷了下来,不带任何感情的说:“你放心,这么多年我在你们家吃住的费用我会慢慢还给你家里,我不会赖账的。”

  李洛崎抓紧了方向盘,突然一个急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他一双漆黑如墨深邃的眼睛看着她说:“还钱是容易,情怎么还?我妈她把你当亲女儿养大,你就这么对她?”

  李微心觉得全身力气被抽干了,她说:“那你说,要怎么偿还,如果我做得到,我都去做。”

  李洛崎收回视线,重新启动车子,冷冰冰的语气说:“怎么还,你自己去想,现在我妈就是要见你,我带你回去,我就交差了。”

  等到再看见李妈妈的时候,李微心突然如鲠在喉,是啊,这个女人,是真心对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年,只有她的感情是真的,也只有她是真心疼惜自己。

  李妈妈抱着李微心哭到失声,断断续续说着:“微微,我的微微,你受苦了,你放心,妈妈在,谁都不敢欺负你,大不了,妈妈跟你一起搬出去住。”

  李洛崎终于看不下去了,他说:“妈,你别闹了,她长大了,有自己的世界,她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妈妈干嘛非得强迫她呢?”

  李妈妈生气至极,一巴掌就要落下来,最后还是没舍得,打在了儿子的手臂上,语带泣音说:“儿子啊,你从小就生活得比较优越,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吃苦,你妹妹从小就没有父母,我们领养她,就有责任和义务对她好,再说了,微微之所以变成孤儿,跟我们家脱不了干系,你和你爸就是太冷漠了,不近人情!”

  李洛崎还准备说什么,李妈妈根本不想听,她挥了挥手说:“我跟你爸爸商量好了,等你在公司稳定下来,你就和微微结婚!”

  李洛崎和李微心同时惊诧的看向李妈妈,异口同声说:“我不愿意!”

  也就这件事,他们还是意见一致,李妈妈却不容反驳,这件事,李爸爸好像也默认了,李微心是哭着跑出去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李微心浑浑噩噩的。

  订婚宴的时候,李洛崎意料之中的缺席了,李微心一个人面对所有人的嘲笑,那时候,她深感什么叫无能为力,她不愿意的,她从前幻想过她未来的一切,那里面没有一幕是关于自己要嫁给李洛崎的。

  李洛崎喝醉在酒店睡着了,李微心回到酒店的时候,李妈妈把戒指给她,然后拍着她的手说:“乖女儿,妈妈送给你的结婚礼物,将来一定会很幸福。”

  说完就把李微心推向了房间,应该说推向了深渊,李微心坐在沙发上发呆,她脑袋一片空白,是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她忘记了,到底是哪里不对。

  李洛崎半醉半醒的让她滚出去,她突然站起身,第一次和他直视,从前她不知道,原来抬起头看别人,真的也没什么不一样,大家都一样的。

  李洛崎发着脾气,摔着东西,她把他摔的东西一样一样捡起来,李洛崎开始辱骂她:“你不要脸的吗?你没有自尊心的吗?我不会娶你的,你滚,给我滚!”

  李微心无视他的怒吼,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抬起头看着他:“你爸给我说,要偿还你家的情,就是嫁给你,永远陪着你妈身边,你以为我多想嫁给你?我欠你们家的,嫁给你,就还了,那我就还了吧,以后互不相欠。”

  李微心伸手到背后,拉开礼服的拉链,质感很好的礼服就这么垂落了下来,李洛崎不敢置信地盯着她,然后转过身,怒吼着:“滚,我不会碰你的。”

  李微笑凄惨一笑:“你可以不碰我,但是你也拧不过你父母,还是要被迫娶我,那为什么不先顺着他们的意思,我们再私底下离婚呢?”

  李洛崎转过身看着她,她骄傲的抬起头,缓缓开口:“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欠你们家什么了!”

  说完她就吻上了他冰冷的唇……

  【五】

  那一夜之后,李微心她改回了自己从前的名字,苏暖,回到了印象中的老家,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看到了那个破旧的茅屋,那是很多年前她和她亲生妈妈的栖身之所,那时候她们朝不保夕,吃了这顿没下顿,但是那时候她是快乐的。

  她找到了爸爸的墓地,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看到石碑上的照片,模糊的印象中,妈妈也是这样跪在这里痛苦过,但是那是她太小了,已经记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妈妈也只是告诉自己,爸爸去了一个很远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跪在墓碑前,低低笑了起来,笑了很久很久,直到变成了绝望的哭泣。

  另外一头,李洛崎在总裁办公室发呆,他突然拨通了律师的电话,准备给李微心,不,现在应该叫她苏暖,15%的股份,这意味着,苏暖后半生将后顾无忧。

  苏暖回到市区的时候,李洛崎找到了她,在她的公寓里,李洛崎第一次坐在沙发上跟她好好说话,他说:“你就这么待客的?”

  苏暖不带任何感情的说:“李总有何贵干?”

  李洛崎扫了一眼房间,然后说:“房子太小了,我给你在市区买了一套房子,你明天搬过去,还有公司的股份我也找律师处理了,你以后也可以高枕无忧,离婚协议我就不签了。”

  苏暖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他接着说:“我不像你,对谁都没有真感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会负责的。”

  苏暖冷笑:“负责?李总说笑了,我不需要你负责,你走,从此我们再无瓜葛。”

  李洛崎怒火中烧走上前一把抓过她,推到在沙发,强吻了她。

  苏暖不哭不闹,任由他啃咬。

1/2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