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他只是乘风去了远方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390次 字数:9032 来源:dp.msxf.cn

  文/恋上一滴泪(锦言情杂志)

  1、他顾着看云朵,而我顾着看他

  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我跟赵天涯一起准时降落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准备晚上看好朋友ELVE的演奏会。

  说来好巧,我跟他坐同一班飞机,在昆明又是订的同一家酒店,加上又是独自一人,再自然不过的搭伴而行。

  我不习惯坐飞机,不时耳鸣头晕,天涯把早就备好的药给我,让我服下。之后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他坐在窗舷旁边,不说话的时候会侧脸看窗舷外硕大洁白的云朵,他顾着看云朵,而我顾着看他,看他刚刚修剪过的发际线,看他比从前要消瘦的侧脸,看他隐藏在浅色衬衫底下的肩部线条,气氛很安静又不显得突兀,我却觉得一切都恰到好处。

  我已有几年时间没有见过他,可他从

  来都在我心里。

  下了飞机以后,我们先去酒店办理入住,再赶往昆明市内最大的音乐厅。有着百年历史的古老音乐厅,神圣又庄严,我无法想象我最好的朋友要在这里演奏。场内早就坐满了人,而天涯的票与我不在同一区,他跟我旁边的人换了位置,坐了下来。

  看到我疑惑地看着他,他淡淡一笑,“一个人来看演奏会,还是有点孤独,两个人的话,刚刚好。”

  不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天涯总是照顾着别人的感受。

  夜晚八点半,演奏会准时开始,ElVE抱着大提琴出现。她忘情地弹奏着,琴音袅袅,我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已不再是从前那个跟我吵吵闹闹的好朋友,她成为那一颗瞩目的星星,我坐在台下,而她在台上,遥不可及,又熠熠发光。

  “真好,ELVE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两个半小时的演奏会完美落幕,ELVE弹奏了许多高难度的曲子,看到最后,我久久回不过神来,喃喃地发出了一声感叹。

  随后,我听到天涯轻轻地说,“是的,从我认识她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她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回头看他,看到他眼角迅速跌下一颗眼泪,像一颗微小的水晶,容易破碎,但无比珍贵。

  他那两道好看的眉峰被忧伤填满,我忽然心疼得无以复加。

  2、我总害怕她最后会跟天涯在一起

  说来奇怪,我觉得不论过去多少年,我也依然会记得第一次见到ELVE的情景。

  ELVE自然只是一个艺名,我其实更愿意叫她真名,杨琦。

  我从小生活在四季如春的昆明,可我并不喜欢这座城市,我讨厌家里总是硝烟四起,讨厌父母总是关上门把碗盘杯碟摔个粉碎,讨厌同学们看我时总带着怜悯的眼神,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等我长大的那一天,我有能力就要离开这个家,离开昆明,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十年前的一天,放学已经很久,我因为肚子疼所以不能自己回家,我打电话给爸爸,他说没空来接,又打给妈妈,她却说在打牌呢,让我找我爸。我不知道自己坐在校门口多久,我抱着膝盖,一阵又一阵的腹疼让我觉得快要死过去一样。

  这时,杨琦带着天涯来到我面前,十年前的她已经长得特别水灵,后来我才知道她并不是昆明人,前几年跟着暴发户父母移居这座城市,因为声乐这一特长,又因为他的家人舍得砸钱,她在文化分差得离谱的情况下还是考上这所重点学校。

  而天涯是她的同桌,也是她唯一的朋友。

  说起来,我还得感谢当年那一次腹疼、还有父母的漠不关心,不然我也遇不到他们俩,是杨琦怂恿天涯把我背去医院的,他们俩当时一定没注意到,我的脸从开始的惨白慢慢过渡成熟透虾子的红润。

  天涯跑得又快又稳,不时回头察看我的脸色,他这一细微的动作神奇般地治愈了我的腹疼,竟让我生出一丝丝享受。

  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天涯,在以往的各种大小竞赛上,他站在讲台上风度翩翩的模样让人印象深刻;我也期待每周一的升旗仪式,因为可以光明正大地看个高挺拔的他担当升旗手,那个样子也好看得过分,我曾经无数次幻想现实生活中白马王子应该有的模样,从来想到的人只有天涯。

  而那一刻,我因为杨琦的关系,不可思议地触到了心中的男神。

1/7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