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听说爱情回来过 手机阅读

作者:锦言情杂志 发布于:2018-07-30 阅读:1192次 字数:6159 来源:dp.msxf.cn

  文/诸葛小菜(锦言情杂志)

  【一】

  他们做了个大胆的决定,为了在一起,各自从家里偷了钱,收拾了行李,就这样上了火车,上火车的时候,他紧紧握着她的手,两人相视一笑,终于在一起了,再也没有任何流言蜚语能够阻挡他们,他们把行李随手扔在脚边,抱在一起欢笑。

  “阿念,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她贴在他耳边柔声说。

  他微微一笑,揉着她的头发,两人就这样紧紧的抱在一起,直到火车鸣笛声响起,走了,前往幸福。

  在火车上的车窗上倒映出他们的背影,那拥抱在一起的幸福,让他们此刻感觉很安宁,爱的人,此刻就在自己的身板,他们温暖着彼此,随着火车去往不知名的小镇,会幸福的,一定会幸福的。

  【二】

  他们寻了一个沿窗的位置相对而坐,视线从未离开过彼此。那时候,夜幕已经拉下来了,在火车上的大多数人也休息了,他们两个人幻想着美好的未来,彼此打气加油。

  火车到站的时候,是另一个深夜,他们下了火车,随着人群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彼此紧紧相握的手从未松开。

  找一个住的地方,他们倒没遇到什么波折,将就过了一晚,周念睡在地上,陈旧的旅馆,总是有一些不如意的地方,顾青草不好意思一个人睡在床上,就在床中间隔着两人的行李,两人相隔入眠。

  次日,他们两个拖着行李穿梭在这个城市,为了省钱,跑了半个县城,终于找了一间房,价格便宜,只是环境不太好,周念知道让顾青草住在这样的地方,她得多难受,虽然她始终笑颜如花,但是他心里很不好受。

  暂时决定在这个地上生活了,他们幻想着未来,先苦后甜,等找到工作了,生活就会好起来。

  周念出去找工作,顾青草在家等他,他不舍得顾青草在外奔波,想着她好好学习,他要供她把大学读完。

  那时候刚立夏,有一些炎热了,周念早出晚归,终于找到一份工作了,为此他们出去吃了一顿好的,好像一切都要好起来了,顾青草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有阿念这样疼爱着。

  周念一大早出门,顾青草就会坐在窗边看书,周念会在中午赶回来做饭给她吃,两人这样甜蜜的生活在一起。

  顾青草一直好奇周念到底找了一份什么工作,出去那么早,回来这么晚,可是每次周念都含糊带过。

  有次很晚很晚,周念还没回来,顾青草很不安,她在街口来回踱步,那时候夜有点深,她在路灯下等了许久,蚊子特别多,终于等到熟悉的人往这边走过来,顾青草跑过去紧紧的抱着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就这样生怕失去什么一样紧紧的、用力的抱着他。

  周念像平时一样摸着她的头发,“青草乖,我在呢。”

  好像这个世界上真的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分开他们两个的事了,他们在那个最美的夜晚,许诺了一生的承诺,真正的拥有了彼此。

  为了在一起,什么苦他们都能吃。

  时间很快,入秋的时候,周念换了一份工作,顾青草自学也一直没停过,那时候日子简单快乐的。

  他们以为真的可以这样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没有什么不可以。

  第一次争吵的时候,周念甩门而去,顾青草只能呆呆坐在床边哭泣,她实在委屈,她的阿念怎么会这么凶。

  周念甩门出去两天时间,顾青草已经哭得不成样了,两天没合眼,没吃东西,她很虚弱,有人找到家里来的时候,她无力的打开门,两个陌生的男人,吓得她反手就要关门。

  那两人力气特别大,一下子就推开了门,丝毫不管被推倒在地的顾青草,她看见他们翻箱倒柜,把稍微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那个藏在盒子里钱,她想抢回来,那是他们下个月的房租啊。

  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暴行的她,不知所措。

  很晚的时候,周念回来了,身上带着伤,眼睛都肿了,她难过、心疼又不知所措,周念烦躁的抓起毛巾洗了把脸就躺在床上了。

  顾青草端着热水想给他擦洗,他用力推开,一盆热水就这样倒在了她的头上和心上,在水雾里,她哭红的眼看着他,捡起地上的毛巾,拧干,“我帮你擦擦,你睡着会舒服点。”

  周念呆呆的看着她,抬手想抚摸她的头,她却躲开了,周念的手僵在半空中,“青草,对不起……”

  顾青草乖乖的没有说话,只擦拭着他破皮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想呵护珍宝一样。

  周念迷迷糊糊睡着了,睡得很不安宁,噩梦惊醒之后,他浑身是汗,侧头看见顾青草侧卧着,他从身后轻轻搂住她,“青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顾青草终于没忍住,泪水崩塌,他紧紧的抱着她,贴在她的肩膀上,那是她独特的芬芳,属于顾青草的味道,他贪婪的闻着,生怕下一秒她就会不见。

  【三】

  那天之后,两人刻意避免之前的一切,谁也不再提起那天的事,周念照常早出晚归,顾青草仍然在家看书,快入冬的时候,顾青草已经冷得在家坐不住了,她想出去走走,也许会暖和些。

  她刚打开门,就看见两个男的直冲到她家里,对她一顿拳打脚踢,她痛得站不起来,含糊的喊着周念,那些人是谁,他们要干什么,家里已经没有值钱的东西了。

  太痛了,她实在太痛了,弓着身子的她,有明显的液体从裤脚流了出来,是血,她吓的尖叫。

  再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在医院,周念在边上,她想喊他,可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周念痛苦的抓着头发,怒红着双眼发呆。

  她伸出手触碰到他,周念抬头对上她的眼,她好痛,浑身都像要散架了一样,周念抱着她,泪水就这样落在她的肩膀上,她抚摸着他的头,“阿念,我没事,你别哭。”

  周念闷声哭泣,顾青草强忍着痛楚安慰她,他吻着她,“别说了,不要再说了,青草,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

  顾青草笑中带泪,摇着头,“没事的,没事的。”

  顾青草出院的时候,周念背着她,一路走回家,先前被翻到乱七八糟的家,他收拾好了,他把她轻轻放在床上,打了一盆热水给她擦脸,“你乖乖休息,我一会去买点菜,晚上做鱼汤给你喝。”

  顾青草实在疲惫,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周念还没回来,她很不安,强忍着天旋地转,她起床了。

  穿着拖鞋就下楼,她在街口等周念,这么冷得天,她等了好久好久,周念都没有回来,很晚的时候,她实在冷得受不了了,就进屋了,路灯下,她的身影被拉长,长到看不见的地方,她的泪水沿着这一地的融雪开了花。

  寒冷中,她在被子里噩梦连连。

  第二日,太阳光照醒了她,她疲惫的起身,阿念还没回来,她真的着急了,又不知道怎么办。

  手机打了一晚也打不通,她该怎么办。

  终于打通了,那头确不是阿念的声音,是谁?

  “你好,请问你认识周念吗?”那头一个男声。

  “你好,我是他女朋友,请问你是哪位。”顾青草强行镇定下来。

  “是这样的,我们这里茶古镇拘留所,周念……”那人说什么,顾青草已经听不清了,她慌忙穿了衣服出门。

  她到拘留所的时候,气喘吁吁,衣服也是随便穿的,那样窘迫到了极点,头发也没整理,她走到里面,然后交了保释金,办好了手续。

  周念出来的时候,下巴已经有了明显的胡渣,她心疼的看着他,把手里的热包子递给他,他狼吞虎咽,终于把最后一口吞下去的时候,他淡淡说了一句:“走吧!”

  顾青草跟在他身后,走路都有些打哆嗦了,他却疯狂的走,丝毫没有要回头看他一眼的意思,她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委屈的泪水滚落在地上。

  周念终于停了下来,她期盼的看着他,他却冷漠的说了一句:“我们分手吧,我送你回家。”

  顾青草一度站不稳,泪水止不住的落了下来,“为什么?”

  周念赤红的双眼看着她,一言不发,她在等,等一句为什么。

  周念蹲在地上嚎啕大哭,“青草,对不起,我根本就没能力照顾你,还连累你,我不想你再这样过下去了,你本来可以生活得很好,你家那么有钱,你不该跟我出来吃苦的。”

  顾青草蹲下来抱着他,泪水落在他的发上,“阿念,你别这样,我们不是说好了,不管吃多少苦也要在一起吗?”

  周念看着她,狠心的话最终没说出口,他搂着她,“青草,对不起,对不起。”

  回家之后,周念在厨房做饭,顾青草乖乖躺在床上,她没追问他为什么会进拘留所,也没再追问其他。

  两人安静的吃了一顿,周念看着她小口小口喝着鱼汤,嘴角微微上扬,又再给她乘了一碗,顾青草笑着,好像一切没有改变,又似乎不太一样了。

  周念不再早出晚归了,他失业了,早上起来,他陪着顾青草看书,两个人就这样坐了一上午,周念准备做饭的时候,顾青草开口说:“阿念,我看到那边贴了广告,要找个家教,要不我去试试。”

  周念僵了一下,顾青草接着说:“我每天在家挺无聊的,做家教也可以学习的,你放心吧。”

  周念最后点头,然后在厨房里忙进忙出,顾青草笑颜如花,窗口那一盆四叶草经过一个冬天又要冒土而出了,小小的叶子在阳光生机勃勃。

  那时候顾青草以为,只要熬过了这些苦,他们就会幸福的生活下去。

  【四】

  年夜将至,周念忙活着,准备做一桌年夜饭,他在厨房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鞭炮声响起的时候,他擦了手准备开门,顾青草先开的门。

  顾青草看清门口的人,吓得大气不敢喘,“妈……妈……”

  穿着一身名牌的顾青草的妈妈,戴着皮手套的手捂着自己的口鼻,愤怒的瞪着顾青草:“你就这么不要脸了吗?”

  顾青草低着头,她扬手就是一耳光,甩得顾青草后退了几步。

  周念从厨房出来,手上还拿着锅铲,围裙上脏兮兮的,他尴尬的看着顾青草的妈妈,顾妈妈推开顾青草走了进来,后来跟了两人,她指着房间:“顾青草,我就是这么教的你的吗?你不经过我们的同意擅自跟陌生人私奔,还同居?”

  顾青草哭喊着:“妈妈,请你离开,我长大了,不需要你管了。”

  顾青草的妈妈气得浑身发抖,硬拖着她往门外走,周念手足无措的看着他们,顾妈妈突然回头:“请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女儿,她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周念看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顾青草大喊大叫,外面的鞭炮声越来越大,夹杂着烟花冲天的声音,周念突然笑了:“阿姨,你带她走也好,她死皮赖脸在这里,我也没办法,我没钱,没办法给她买车票。”

  顾青草看着他,就这样看着他,顾妈妈一脸嫌弃的转头就走,周念在窗户边,看见顾青草麻木的被她妈妈推进那辆名贵的小车里,他的泪,被他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他看着厨房的菜,看着还在炖的鱼,冒着热气的米饭,无力的坐在了墙边上。

  年夜的时候,烟火升上半空,照亮了他的房间,突然又暗了下去,又一簇烟火升了上去,他吃着已经凉掉的年夜饭,如同嚼蜡,什么时候泪水落到了碗里,他都不知道。

  是他打电话去她家的,也是他告诉她家里人,他们所在的地方,他不能再这么自私的让青草跟自己一起生活了,她上次受伤之后,还未痊愈,他连带她看病的钱都没有,房子要到期了,工作没着落,明天能不能让她吃一顿饱饭都是个问题,只是他没想到,她家里会来的这么快,如果再慢一点,再慢一点就好了,至少他们这个团圆饭可以一起吃了,他做了她最喜欢吃的菜。

  他突然笑了,用一个碗盛了一碗鱼汤,“青草,喝鱼汤,你最爱喝的。”

  然后自己一仰头,一口气喝光了,就着泪水吞进了肚子里,他失魂落魄的躺倒在床上,一夜未眠。

  第二天,他简单的收拾了行李,拿着两人的合照也离开了,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这间房子,这里面有着青草的味道,还要许多许多的回忆,他的青草,那么单纯的她,本应该生活得更好,这个地方,不适合她。

  他忽然想起,他们相识的过程。

  那时候是个炎热的夏天,半工半读的他,在夜市摆摊卖点吃食,学生都挺照顾他生意,那时候顾青草从一辆豪华的桥车上下来,甜甜的笑,扯着傍边帅气的男孩说:“我也很想吃这个。”

  那人摇头,“青草乖,一会带你吃好吃的,这种路边摊不卫生。”

  顾青草撒娇卖萌,那人叹了口气,带着她来到摊位前,周念热情的招揽着:“吃点什么?”

  顾青草扯着两个辫子,一脸天真的笑,“我就吃这个面条,看上去很不错,要鱼汤的。”

  顾青草心满意足吃完那碗面条的时候,周念刚好准备收摊,那时候夜色已深,顾青草还是第一次这么晚回家,傍边那个帅气的男孩温柔说着:“青草,我们回家吧,很晚了。”

  顾青草乖乖跟着坐上那辆豪华的车扬长而去,周念看了一眼,灯光刺了下眼睛,他眯着眼,看着车子越开越远,不禁摇头,他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

  日子一直这样重复过着,直到有一天暴雨,他准备提前收摊,被淋成落汤鸡的顾青草走到他摊位前,“老板,还有吃的吗?”

  她头发还滴着水,浑身湿透了,她双手抱着自己,楚楚可怜,就是那一眼,周念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融化了。

  他拿了毛巾给她擦拭,又把自己的T恤脱下来给她,自己随便穿了件背心就开始煮面。

  他什么都没问,什么也没说,只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鱼汤面给她,她安静的吃着,他想一会她家里人应该就来接她了吧。

  等她吃完之后,她却没有起身,周念说:“要不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你。”

  顾青草却哭了起来,周念手足无措的看着她,顾青草哽咽着说:“不好意思,我可以下次再来给你钱吗?我没带钱出来。”

  周念点头,她突然笑了起来,又哭又笑的,周念也跟着笑了起来。

  周念送她回家,到她家的时候,周念看着那一栋别墅,沉默了,顾青草一步一回头的说:“我叫顾青草,顾盼生辉的顾,青青河边草的青草,你呢?”

  “周念,周瑜的周,念念不忘的念。”周念说着。

  然后她走进去了,别墅突然亮了灯,他知道她安全了,就自己回家了。

1/2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