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爱一个人不要让她失望 手机阅读

作者:梦缘倾城 发布于:2018-08-20 阅读:2451次 字数:2197 来源:dp.msxf.cn

  ㈠

  她又梦到他了,梦到他归来娶她。

  这是第二十个年头了,这二十年来,她一直做着这同一个梦。

  “我一直在等你,你终于回来了。”

  后来,他归来了,她欢喜地说出这句演练了无数次的话。

  她幻想过很多次,与他重逢时的场景,一样是在这初见的玄奇山上,风声萧萧,一样,是翩翩公子手执长剑,而这长剑,却是指向了她,而她的身后是万丈高崖。

  她一步一步朝他走去,将视线停留在那只握着剑柄的节骨分明的手。

  “你,就不怕我吃了你。”

  她不语,长剑已抵在胸前,她再也无法忽视那刺眼的锋利,可为什么呢?她等了他二十年,不顾族人的嘲笑,不顾朋友的劝解,她以为,那无数个夜里的温柔缱绻,不只是一场梦,他不会让她失望的。

  他还是让她失望了。

  他说不认识她,还要杀她。

  长剑没入,鲜血浸透了白衫,她微微笑着,终于要结束了。

  其实早就该在二十年前就结束的吧?天命让她活多了二十年,是对她的眷顾。

  她终于应他:“我还记得,二十年前,你就说过这句话。”声音有些沙哑。

  “那个时候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被族人追杀,我被族人遗弃,我那时说,我们可是注定要在一起的呢。”

  “他们说,你是狼,我是百灵鸟,你是我的天敌,可我还是觉得,我们才是天生一对。”她渐渐哭出声,嘴角开始带了血丝。

  他紧了紧手,“真是荒谬。”

  “你那时没有吃我,你还……”她又咽了一口血,面上挂满了泪珠,没有再说下去,她想起,这个时候还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她握住琉璃剑,手掌也被刮破了,但她不在乎,她一点,一点用着力,而剑的主人沉默着看着她,眼神跟看疯子差不多。

  她说了很多话。

  “我其实不后悔爱上你,我只后悔,为什么选择你。”

  “我等了你二十年,却是今天这样的结局。”

  “怜叶羽,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如果你不答应,那就当诅咒吧。”

  “我要你:哪怕沧海桑田,哪怕海枯石烂,哪怕地老天荒,哪怕你忘记了所有人,都再也忘不掉我。”

  “话本不都是这样的吗?我不给你个诅咒,就对不起自己。”她扯出一个笑容,“那么,再对不起你一次吧,你不是想吃我吗?”

  “这回,我不会成全你了。”

  她翻身越下悬崖,空气中蔓延着血的味道,有阵阵阴风划过脸颊,似要夺人性命。

  “任凭摔得粉身碎骨,这也是你自找的不是吗?”

  “有了这个教训,来生,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㈡

  血滴落在苍茫的雪地上,从鲜艳,然后褪去色彩,最后被皑皑白雪覆盖,犹如昙花一现。

  披着白色狐裘的女子哭哭啼啼地坐在雪地上抱着自己男人的尸体,跟前立了把琉璃剑,他面无表情道:“我先杀了他,这样他就能陪着你了。”

  女子泣不成声:“狼主,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

  他说:“你自己来,还是本狼主帮你?”

  “你又何苦这样。”

  另一同样裹着狐裘的戴着面纱的女子从身后走来,“你现在后悔,她也回不来。”

  地上的女子立即恶狠狠道:“狼主你杀了自己的爱人,你怎么不去陪她?”

  他的心揪了起来,窒息的疼痛漫上来,就似他在做了一场无尽的噩梦,每当他以为自己就快要醒了的时候,那个身影,那个微笑,一次又一次地阻挡了他的去路,逼得他永远也醒不过来。

  二十年前,他回族登基,本打算将一切安排妥当就去接她,可他历了一场大劫,失去了近一千年的记忆,自然也忘了她。

  那天他跑到玄奇山,其实是偶然。

  他何尝不想去陪她呢?可神仙没有往生,他死了,便是魂飞魄散。

  依悠在他身后说:“她等了你二十年,每晚都梦魇,如今你,总算知道她这二十年有多苦了吧?你为她残杀族人,不过是你心里头不痛快,所以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卸给族人。”

  “那又能怎么样?”面纱底下的冷笑,“飞升的天雷怎么就劈傻了你的脑袋呢?它就该直接劈死你。”

  他垂眸盯着琉璃剑,想要拔起,却没有力气。

  依悠再次见到怜叶羽,是在狼族的冰宫中。

  她是来看看白羽的。

  白羽的肉身躺在寒气凛人的冰棺上,她去的那会他正抱着她,与她说着话:“如若可以的话,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这次,就算倾其所有,负尽天下人,我也不会再负你了。”

  她后来才知道,白羽跳了崖,他也跟着跳了下去。

  依悠心中腾起漫天的悲伤,她也有爱人,他对怜叶羽的嘲讽也有着对自己的嘲讽。

  她知道,爱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一直伴着你成长,它就藏在你的心底,等着你什么时候去挖掘,有时可能会因为意外被再次掩埋,而后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浮起。

  她轻声道:“你,真的不会再负她?”

  ㈢

  她的身体在发冷,他紧紧抱着她,多年动荡不安的心终于得到了平静。

  她躲了他二十年,他找了她二十年。

  从狼族冰宫抱出她时,她惹了风寒。

  他没想到她的身体如此之差。

  他更没想到,她两鬓竟有了华发。

  面纱被小心翼翼地摘下,拽着的手颤抖着。

  昔日的红妆伊人,而今却是个面貌丑陋的老太婆。

  二十年的迷局终于在此刻大彻大悟。

  原来是这样,那干嘛要离开他呢?

  他吻一吻她的额,抑制住恨不得掐死她的愤怒。

  依悠醒来时,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握着,自己的整个身体被人禁锢着。

  自己果然还是想让他找到自己。

  良久,她小声道:“我……”

  “不要说话。”他的唇擦过她的嘴角,然后吻了上去。

  这是个很浅的吻。

  “记得,我不管发生了什么,你永远都是我天族的太子妃,你永远都不能离开我。”

  “玩了二十年,该跟我回家了。”

  她泪如雨下,这就是他对她的爱,温柔而又决绝,每次都能让她无法拒绝,紧接着深陷其中,最后不知所措,只能一个劲地叫着他的名字:“悬焰,悬焰……”不舍而又亲昵。

  他抱起她,一字一句道:“从今往后,谁也不能让你离开我。”

  天空又开始飘雪,洋洋洒洒,他抱着她,仙体加身,而她在他怀里哭得天花乱坠,庆幸着,自己爱的那个人,没有让自己失望,这样就够了……

  (完)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