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栖迟 手机阅读

作者:瑶千颖 发布于:2018-08-29 阅读:1508次 字数:8514 来源:dp.msxf.cn

  【耽美短篇有奖征集大赛】

  每个人都是一只鸟儿吧,或强大,或弱小,或有鸿鹄之志,或是碌碌无为。但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追逐着太阳的,哪怕飞蛾扑火,也想要去体会太阳的光明,想知道,它到底有什么好的,能够值得自己的一生去追逐。

  那么,陨落的鸟儿,又该如何呢……

  这纯粹是个意外。

  “前面的小崽子,赶紧给老子滚开!”街上,马车夫叫骂着。

  车前,一位瘦弱的孩子转过身,刚见到一角华丽的轿檐和枣红的宝马,栖迟便眼前一黑便昏倒在地。

  “吁——卧槽这小崽子!”车夫郁闷的说到。

  “怎么了?”马车内,一道润朗如玉的声音传来。

  “小少爷,前面有个崽子晕倒了。”

  “哦?”帘子被葱玉的手掀起,白色的衣袍崭露头角,车内走出来的小公子哥儿像是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衣袖上藏青色的花纹精致无比,整个人沾染了一股与年龄不符的高清气质。

  就像……就像仙人一般。

  微微扑朔的双眼看清了高高立于马车上的“仙人”,将他牢牢记在了心里。

  “入秋了,”那“仙人”发话,转身又要回到车内,“地上凉。”

  那车夫允诺一声,栖迟便觉得自个悬了起来,紧接着周身一暖,就这样彻底晕了过去。后来……栖迟是被呛醒的。一股浓烈却不陌生的味道,睁眼一看,他正泡在水里,水中还有许多草药。澡盆旁边还有一位粉衣女子。

  “咳咳……姐、姐姐,是你救了我吗?”

  “回公子,不是奴婢,是小少爷。”

  “是……那个仙人?”

  那粉衣女子笑了笑,未再多言,只是将栖迟梳洗完毕后给他换上了一套对于栖迟来说从未见过的朱红色衣裳。

  “好……好漂亮……我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衣裳……”栖迟想着。

  那粉衣女子将他带到一做院子中便转身离去。栖迟好奇地走了两步,亭台碧湖、翠竹石山,各色锦鲤在阳光的照耀下扭着腰板。

  阳光正憨,微风轻拂。栖迟转过身,四目相对。

  风雨红纱戏舞,稀淡的发丝也不时调皮地挡住了目光。一红一白,成了园中一片靓丽的景色。

  好生漂亮的女孩子,子卿想着。

  “你叫什么?”

  “啊……啊?仙、仙人,我叫……栖迟。栖息的栖,迟、迟暮的迟。”

  白衣少年怪异的看着栖迟,皱着眉头笑道:“我不是仙人,我叫子卿。卿,从卯,皂声。”

  对于栖迟这个穷人家的孩子来讲,什么说文解字的从没听过,但自此却可以看出这个子卿,定是富贵人家的少爷,定然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定是奴婢成群吧!就像是学堂里的先生所说、他偷偷所听见那般。

  子卿完全不知道栖迟的小脑袋瓜里所给他的“纨绔子弟”的印象,只是见她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不由感到奇怪。

  “对了,你怎会倒在大街上?身子骨……也这么孱弱。”

  虽说印象改变了些许,但人家总归是救了他的。栖迟立即展开了笑靥,着急的回到:“我……我……”吐出两个字,却又忽的想起了缘由,低下头,细碎的头发遮住了双眸,“父亲,父亲他……不要我了……”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颤抖,最后几近于无。

  子卿愣了一下,大街上乞儿很多是不错,但他这种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从不会去在意那些人。所以……若不是今日碰巧捡到栖迟,也不会体会到被家人抛弃的感觉。

  子卿低着头看着栖迟,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突然他看见了什么东西砸到了地上,染深了一小片土地,他急急忙忙的道:“诶?你……你哭了?!”

  许是觉得丢人,栖迟推开了子卿,转过身蹲下,使劲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响,可是他觉得如鲠在喉,不时发出几声哽咽的声音,瘦小的肩头像一只蝶翅,单薄弱小而又不禁震颤。

  “别哭了……别哭了……”子卿试图安慰道。可是栖迟却停不下来,眼泪愈流愈多,也发出了几声抽泣。

  子卿微微蹙眉,他最受不了别人哭了,一股烦躁涌上心头。他走到栖迟面前,摁住她只剩皮包骨的手臂,栖迟轻的像根羽毛,使子卿一下子便能将她提起来。比栖迟高许多的子卿怒声道:“不要就不要了,这样的父亲,不要也罢!你不值得为他掉眼泪,眼泪是最无用的东西!以后你就跟着本公子。记好了!不准在我面前轻易落泪!”

  许是被他这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到了,栖迟连连点头,也不知道是在答应那一件事,她竭力止住眼泪,鼻子通红通红的。

  这这这……

  子卿摇摇头,连忙甩开脑中怪异的想法,道:“嗯哼……女孩子都这么爱哭吗……从今往后你就当我的丫鬟吧!就……还叫栖迟吧!放心,有我在,没人能够够欺负你!”

  栖迟点了点头,瞎抹了几把眼泪,一吸鼻,眼中还有一层水雾,感动道:“嗯!多谢少爷收留栖迟。以后,栖迟就是少爷的人了。”

  哎呦,这孩子咋就这么可爱呢?

  “……还有,少爷,栖迟是男孩子。”

  “诶?少……少爷,您怎么突然傻了?!”

  然后,栖迟就亦步亦趋地跟着子卿服侍洗漱吃饭上学听课下课回府吃饭睡觉。虽然算是卖身为奴了,但是日子还不错,比以前在家里好多了,而且子卿也处处照顾他,总觉得美妙的就像是在做梦。哦,除了被先生罚和被少爷开玩笑说自己是女子的时候会觉得这是残酷的现实。

  年少轻狂,他们爬过树、抓过蛐蛐、闻过美丽草原上的花香、听过百灵鸟委婉的歌声、吃过世上最酸甜的果子、见过夜晚洁白的月亮和漫天的繁星……他们的笑声回荡在他们的回忆里,那段时间,是栖迟有生以来最开心、最幸福的日子。

  再后来啊,时光悄悄施了咒语,他们都渐渐长成了风度翩翩的小伙子。子卿学完了课程,离开了学堂,开始接手他父亲的生意,开始了经商;栖迟的身子骨也壮实了,虽然还是有些瘦弱,但至少脸上已经不似当初那般苍白无肉了。

  子卿有些忙了,忙着打点生意场,不过栖迟还是跟从前一样,亦步亦趋,形影不离。只要子卿稍微闲暇下来,总是会对他笑一笑、聊聊天,日子还是很美好。

  “阿迟,晚上咱们上街一趟。”

  “好的。”

  “阿迟,你不问去干什么吗?”

  “不问。子卿你总不会害我的,对吗?”

  “那当然,我会保护你。”

  面对子卿的话和他如沐春风的笑容,栖迟没由来的一阵心悸。

  “哈哈,阿迟你脸红的毛病还是没变……”

  “哪哪……哪有!”

  栖迟决定转过身去暂时不理会在身后大笑的某位,白皙的皮肤却爬上一层红晕,通红的耳根子在阳光下变得有些透明。

  夕阳钻进了山中,将余晖也一齐收回,不再给蓝天一丝光亮。不过,地上的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灯,繁华的城市灯火通明,给照得黑夜一丝温暖。

  子卿带着栖迟出了府,不乘马车,只是走在街上。一路上摩肩接踵。看着人群前面的子卿,栖迟不禁叫到:“子……子卿,等等我!”

  子卿扭过头,看见了落在后面的栖迟,不禁无奈的笑了一下,转身用身子挤开人潮,牵起栖迟的手,道:“笨蛋!抓紧点,待会儿要是走丢了还得我来寻你。”

  栖迟一愣,回过神来只见眼前略高的子卿。今日他的头发半散着,另一半则用簪子盘旋了起来。嗯……还是这样一丝不苟,也对,这才是子卿的作风嘛!

  穿过熙攘的人群,到了一处较为幽静的地方,子卿突然要求栖迟闭上眼,栖迟自然是照做的。眼前一片漆黑,但是栖迟并不感到害怕,子卿的手传来一阵温热,牢牢地包围着他的手。栖迟跟着子卿,突然他停了下来。

  子卿绕到栖迟的身后,用手遮住了栖迟的眼睛,他低着嗓子在栖迟耳边道:“嘘,待会儿我说睁眼再睁眼哦,不准犯规。”

  栖迟动了动喉结,他哪管子卿在搞什么神神秘秘的东西,只是耳朵痒的紧,背后也紧紧挨着子卿的前胸,还能感受到他的心跳,是那么强而有力。

  眼睛的压力突然一松:“好啦,睁眼吧!”缓缓睁开双眼,只觉得眼前的景色无比震惊:橘红色的烛光跳动着,一路排在面前,向前延伸而去;蜡烛的尽头,是一片湖,初夏时节,无数的流萤聚集在湖面上,与烛光相照应,好瞧极了。

  “这是……!?”

  “这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时辰快乐,阿迟。”

  栖迟一愣,生辰?哦对了,今日好像确实是他的生辰,近日与子卿一同处理商业上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不想自己都忘却的日子子卿却依旧记得。心下一动,望着这一份礼物,心间不知是何种感受。

  “诶,先别道谢,还有第二份礼物。”子卿先打住要开口的栖迟,灿灿一笑,从怀中拿出一个木盒子,交给栖迟道:“打开看看?”

  栖迟好奇地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块玉佩,通体皓白幽亮,触碰之时还能感受到一股温热。栖迟抬头看向子卿,连忙道:“子……子卿,你能记得我的生辰我就已经很感激了,这块暖玉我是不敢要的,你还是拿回去吧。”

  子卿一皱眉,又将这盒子推了过去,道:“既然今日是你的生辰,那么你就应该得到礼物。再说了,这是我送给你的,你敢不要?”

  栖迟踌躇了一下,子卿说的对,他送的东西,自己绝对是会收下的,无论是想不想要、敢不敢要,只要是子卿认为好的,都会给他一份。

  “那……好吧,谢谢你,子卿!你怕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了。”

  “真的?”子卿脸上惊喜万分。

  “当然!对了,还有老爷和夫人,你们都是对我最好的人!”

  一听这话,子卿又是一蹙眉,脸色突然沉了下来,他开口道:“哼,那有什么稀奇的。走,回家!”

  栖迟觉得莫名其妙,怎么好好地又生气了?他还想再多看看这湖的景色,却急急忙忙将盒子揣进怀里,快步跟上眼前的人。

  回到房里,栖迟开心的将这块暖玉戴在身上,看着这块玉佩,越发的爱不释手,但是不过一会儿,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叹了一口气,又默默地收了回去,将它放在了枕头下。

  这种东西,最招闲言蜚语。

  结果第二日,子卿问到:“怎么,昨日送你的佩不喜欢吗?怎么没戴着?”

  “那……佩太过贵重了,栖迟不敢随意佩戴。”

  “既是送你的,如何不敢?我想看你戴,不如日后,你天天戴给我看,如何?”

  “好。”

  “真的?为何啊?”

  “既然是子卿想的,那么我一定做到。”

  子卿看着栖迟一双坚定水灵的眼睛,不由噗嗤一笑:“哎呀,这么认真干嘛?真是个傻小子。”

  “子卿不是说我傻一点好吗……”

  “是是是,我就喜欢我的阿迟傻傻的。”子卿看着他,笑的很开心。

  后来,府中所有的下人都在谈论着栖迟的那块玉佩,能被少爷赏赐东西,那可是无上的荣耀。自然,也有不少人嫉妒着。

  某夜,栖迟正睡的迷糊,却突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猛地睁眼,却看见放大版的子卿的脸。他被吓得想要大叫,却及时被子卿捂住了嘴。

  “嘘,别吵醒别人了。”

  “子卿?!你怎么……?!”

  “阿迟……”子卿将栖迟抱在怀里,栖迟并没有排斥,安安分分的任他抱着,对方的心跳都能够清晰的听见,“我要出府一段时日,不能带上你了。”

  “你要去哪?”

  “去一趟南边,只是去打理南边的生意罢了。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替我好好看着家啊。”

  “放心吧子卿,我会替你好好看家的,你早些回来啊。”

  “知道了,你可别太思念我哟。”

  “胡说些什么,我怎会思你!”

  “哈哈哈……好好好,放心,我会早些回来的。乖,睡吧。”

  隔日,栖迟觉得额头一点温热,睁眼一看,是子卿。他已穿戴好衣物,栖迟三下五除二地爬了起来。亲自送他出了府。

  送走了子卿,栖迟只觉得心中落下了一块,空落落的,这是第一次与子卿分开呢……还要十天半个月子卿才能回来。

  嗯,要替子卿看好家的!

1/3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