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荼靡劫 手机阅读

作者:司空真雪 发布于:2018-09-15 阅读:89次 字数:11180 来源:dp.msxf.cn

  序

  荼靡劫,顾名思义:花开荼靡,末路之爱。花叶永不见,生生错,相念相惜永相失,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花落花开花独艳,世世轮回,花叶空悲恋,莫叹人间魂黯淡,独泣幽冥。

  花开荼靡,彼岸无期,泪眼相望,谁人可忆。

  悲悲戚戚,冷冷凄凄,孤寂此生,此生孤寂。

  他俩本是幽冥界的两位阎君,一位名彼,一位名岸。

  幽冥司有十殿,岸掌管着轮回,而彼掌管着魇(即心魔)。

  岸是十殿中唯一的女子,相貌自是好的不用说,算的上是倾国倾城,且性格也是极好相处的,招人喜欢,做事也很细腻,严谨的。可她千不该万不该与那玉树临风,冠面堂堂的魇殿阎君相恋。虽说两人站在一起也是郎才女貌,俊男美女,可莫说是幽冥司,九重天都未曾应允仙家结亲,被发现者,一律诛仙柱上,历经九重天雷,贬下世世轮回。

  说来也不巧,那日两人正在树下幽会,好巧不巧偏被幽冥司主渊泽神君给碰见了,渊泽神君本就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断断不会徇私舞弊她们,便在她们身上施了咒,永世无解。于是她们变成了三途河两边指引幽魂的彼岸花,彼叫(曼陀罗华)岸叫(曼珠沙华)。她们近在咫尺,却永世不得相见。

  历尽千年,终可再化人形的岸,却怎么也找不到岸,便终日守在三途河,直到一日,遇到一人“地藏王菩萨”:花叶两不见,生生错。哎,这世间唯一个情字最伤人,即为神仙不能相守,若为凡人即使不在相记你可愿意,你们苦苦相恋千年,这个机会,也是我佛慈悲,赐予你的可要好好珍惜,接下来的路可要你们自己走了,他已投胎,且不知你这一世是否赶得上,去吧,去吧!”岸谢过地藏王菩萨后,转身投入轮回。而看着岸转身离去的地藏王菩萨却忽然掐指一算,恍然摇了摇头感叹道:荼靡,荼靡,且看你们造化吧。可地藏王知道,被牵入这荼靡劫之人终有一人死,或一生孤寂。

  彼和岸有幸福的几率,但那又有多大那,即使相爱,谁有规定便可相守一生,因为诅咒,让她们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说来说去终归是时运不济。

  第一章:

  我以为我们会很快再见,可谁曾想再见已是五百年之后了。

  还记得我神识沉睡初醒,刚睁开眼便对上一双水溜溜的紫色大眼睛,那紫色仿佛像一个深邃的漩涡,一不小心就会陷了进去,正当我在打量他时,这对眼睛的主人开口了。

  “喂,你这颗不知名的小豆子,竟敢如此盯着本小仙,太无礼了,还不快快报上你的名来”虽然是如此稚嫩的声音,但语气还真是傲慢呢!

  我这时才发现,我挂在一棵树上,身边趴着一只白狐,还有他刚才说一颗豆子,是在说我吗?

  白狐见我久久不回答与他,好似有些气恼,便又说了一句“我乃月老座下的灵狐,如若你今日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且看我如何惩治你,哼。”呵,还真是一只傲娇的小狐狸啊!

  我的名字,我的名字,为什么我没有任何印象呢?皱了皱眉,只好回答“灵狐小仙,我刚刚初醒,并未有名字,所以才迟迟未回答。”

  “本小仙有名字,我是青丘女帝座下的小徒弟,名凤翱,不要叫我什么灵狐小仙,我应允你叫我的名字。即是你没个名字,像怎么话,我今天发发善心便帮你取一个罢。”说罢就真真是像模像样的寻思着,一会抓抓脑袋,一会挠挠腮,走了过来“要不你就叫红豆吧,你看你长得红红的,这名字便很称你。”说完还感觉不错的点了点头。

  “凤翱,我觉得你定是才疏学浅,是深怕别人不知道我是个豆子吗?红豆,绿豆,黄豆,不得不说,你青丘便是这么教你的吗,什么名字啊!”说完我只好翻了个白眼,转身不在看他。这可把我们的小灵狐吓慌了,赶忙跑到他面前。

  “哎哎,别生气啊,好不容易赶上乞巧节,才随月老下凡来玩,你可是我交的第一个顺眼的朋友,可不能不陪我玩啊,如若是嫌我取得名字不好,我去替你求一个可好,保证你喜欢。”望着那双泛着水光,还卖着萌的大眼睛,我着实没什么抵抗力,只好点了点头。

  他刚刚说是什么乞巧节,好像是情人相会的日子吧,哎不管了,再有几日便满五百年了,好似我可以化成人形,离开这颗树了。

  “那好,过几天我便可以离开这姻缘之树,如果你替我求取得名字让我满意,我便陪你去玩,怎么样啊!”沉睡了几百年,外面的世界还真是新奇呢,很早就想去看看了。

  凤翱一听到我要陪他玩,高兴的在树上欢脱起来,突然蹿到我面前“好,你等着,我这便去寻月老爷爷,让他替你取个好名字。”话音未落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其实我想说不用那么着急。

  第二章:

  与凤翱再见已是三天之后了,他匆匆跑来还拽着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想必他便是月老了吧!看到他们我就猜到定是为了我的名字而来,但如何又惊动了月老尊驾呢?

  “凤翱,她便是你说的那颗红豆子?”月老指了指我,有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摇了摇头。

  “是的,她便是我新结识的好友,因感受不到她的属类,不敢妄下结论,只好等爷爷来断定,当然还有取名字,嘿嘿。”前面说的一本正经像是要搞大事情一样,结果最后的取名才是重点。

  月老拍了拍凤翱的头,又用一种怜惜的眼神看着我,这很奇怪,让我的心闷闷的。过了一会才开口,“她的属类,既不是人,也不是神,更不是妖魔,如此便是幽冥界的灵,此灵非灵魂,乃是这天下万千星辉和万千姻缘所汇集的精灵,如此便也是缘分。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即是由相思汇成,就叫窦相思吧!”我能感觉到这位闭着眼用神识探查我的月老爷爷定是还知道些什么,但却未曾告知与我,算了,莫要强求。只是幽冥司怎么这么耳熟呢?

1/7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