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金屋藏娇,一生付笑谈 手机阅读

作者:暮長安 发布于:2018-10-06 阅读:665次 字数:5097 来源:dp.msxf.cn

  “若得阿娇,定金屋藏之。”

  这是刘彻五岁时对阿娇说的话,本是世间最美的情话,却不想最后竟成了汉朝最大的笑话。

  成亲三个月后,这是刘彻第一次走进阿娇的寝殿对她说的一句话:“阿娇,我想立子夫为夫人,你意下如何?”

  阿娇听到刘彻的话,握着杯子的手不小心滑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细小的碎片将她的手指划破,留下一道殷红的液体。

  可是她竟感觉不到一点疼痛,反倒是心口像有什么东西在撕咬似的。

  “阿娇,你没事吧。”刘彻看着阿娇失手打下的茶杯,有些担心的问道。

  阿娇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刘彻轻声的说道:“陛下,意已决,又何必问臣妾呢?”

  “阿娇,难道就没有一点吃醋的感觉吗?”刘彻听到阿娇的话,也不知道胸口有些闷闷的。

  她难道就没有一点吃醋,一点点的难过吗?

  还是她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夫君,而是一直都把自己当成了弟弟?只要一想到这里,刘彻便觉得有些难过。

  “没有。”阿娇听到刘彻的话,嘴角扬起一抹自嘲,轻笑道。

  吃醋?她配吗?他从来都没有爱过她,她有什么理由吃醋呢?

  闻言,刘彻的脸色有些难看,看了阿娇一眼,便拂袖离去。

  只是在刘彻转身的刹那,阿娇眼底的泪水不受控制的往下掉,她和他注定不会相守的。

  自从这一次过后,刘彻便再也没有踏进阿娇的寝殿,而卫子夫被封为夫人的消息在宫中传遍,皇帝夜夜宠幸卫子夫的消息也传入了阿娇的耳里。

  她只是折下一枝红梅,便往自己的寝殿走去。

  她表面没有说什么,只是夜里总是坐在床边,独自一个人流泪。

  她的性子太倔强了,明明很在乎,可是却总是要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话。

  再后来,刘彻踏进阿娇的寝殿是是因为卫子夫小产。

  刘彻掐着阿娇的脖子,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恶狠狠的说道:“阿娇,我原以为你只是刁蛮任性了一些,却没有想到你怎么心狠手辣,竟然连朕的孩子也不放过。”

  阿娇只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胸口有些疼痛。

  竟然不相信自己,她一直以为怎么久他应该是最了解她的人才对,可是她似乎错了,且错的离谱,他从来都没有相信她。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死于刘彻手的时候,他竟然放开了她,只是伸手将她的衣服撕开,推到在床上对她说道:“既然你将我的孩子弄掉了,那你就为朕生一个。”

  “阿彻,你放开我……”阿娇使劲全身的力气,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子,喊道。

  “阿彻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你不可以……”

  刘彻听到阿娇的话,脸色一寒,有些不悦的说道:“朕不可以,谁可以?刘荣吗?”

  “阿娇,朕告诉你,这辈子就算朕不要你了,你也只能待在朕的身边,哪里都不能去。”刘彻附在阿娇的耳边,说道。

  那声音就像魔咒一样,一直缠绕在阿娇的耳边。

  一夜余温残存,阿娇只觉得自己的心特别的痛,像被一把锋利的刀狠狠地隔了一下似的,特别疼。

  “娘娘……”楚服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看着阿娇,轻声的喊道。

1/6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