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英雄 手机阅读

作者:飞小泽 发布于:2018-10-07 阅读:192次 字数:1498 来源:dp.msxf.cn

  白色的雪花飘飘洒洒的洒落在大地上,云朵在天空悠闲的伸着懒腰,雪花点起了自己的脚尖,轻飘飘的,挂在他的眼睛上,含进他的嘴里,带着红色融化了,他看不真切,只能感觉到液体轻轻从他的眼角滑落,从他的唇边流逝。然而全身的灼烧感和耳边的呐喊声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停止,杂乱而聒噪。

  他是一个士兵,他快要死了。

  这是他的第一场战役,新兵连长刚把他们这群新兵送上战场,他才刚刚领到属于自己的枪,他才刚刚踏入这片土地,他才刚刚看到自己国家的旗帜在空中挥舞起来……一阵热浪突然把他卷倒在地上,他还来不及反应,一颗手雷就在他的身边爆炸了,当白色的精灵降临人间的时候,这个青年从黑暗之中清醒,他仰面躺着,看雪花一片片盖在他的身上,盖在漆黑的枪口上,盖在染血的土地上。

  人在巨大的痛苦之中,感觉到的往往是前所未有的空虚感。

  他听得见,可他分不出来那是枪炮声还是呐喊声,或者是军靴踏在雪地上的哒哒声;他看得见,可他不知道那是雪花还是云朵,或者是火药在空中残留的烟雾。他试图睁大眼睛和张开嘴巴努力呼吸,可是只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身体里出来,温热的液体在接触到雪花的时候仿佛结了冰,他索性不再白费力气,只是静静地躺着。

  怎么会变成这样?他在心里自言自语,可是大脑不听话的把回忆拉回到了他小时候,他窝在躺椅里,看着窗外飘飘洒洒的雪花,手里捧着母亲刚烤出来热乎乎的地瓜,小口小口的吃着,嫩黄的柔软在他的嘴里融化,炉子把他的脸蛋照的通红,他冲着窗户吹着哈气,耳朵边可能还有母亲絮絮叨叨的家常话,注意保暖,多穿衣服……

  他想要动一动手指,却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感觉到手指在哪里,他试图闭上双眼,却发现自己连对抗那挂在眼角的冰霜的力气都消失殆尽,他于是偷懒了,就像他之前一样。

  他在学校里并没有什么很出色的表现,每天按部就班的上学,放学,和朋友出去玩,偶尔会偷看几眼隔壁班的漂亮女生……下课嬉笑着从国旗底下跑过,可能只是偶尔会匆匆瞥一眼那在空中挥舞的旗帜,当时的他又怎么会知道“保家卫国”这几个字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呢?又谁会想到自己将来为了这面旗帜奉献什么呢?离开家乡的人,总是在回不去的时候才怀念家乡的。

  另一具身体在漫天的枪雨中倒在了他的身上,一颗炸弹在他旁边悄无声息的爆炸,现在,他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然而冰凉的雪花似乎并不想让他的意识就这么消逝,偏执的坚持着。

  他突然想到了那双明亮乌黑的大眼睛和两个浅浅的小酒窝,那个刚刚和她订了婚的女孩,,那个流着泪却还是让自己早点回来的女孩……他还记得在车站,眼泪顺着她的眼角下来,藏在她的酒窝里……她每隔半个月就会写一封信,信纸是浅蓝色的,上面会别着黄色的带着清香小花儿……。

  可惜她只来得及写了两封信,可惜他一封信都没来得及回。

  尽管睁着眼睛,意识却像是被重重打了一拳,雪花和白云,包括碧蓝的天空,渐渐的被黑夜侵蚀,就像雪糕在融化,越来越快……

  他脑海中最后的画面停在了十几年前那个放学后的中午,他坐在门口的屋檐下纳凉,隔壁的花猫卧在他的膝上,慵懒的摇着尾巴,他打开一颗又一颗的泡泡糖扔到嘴里,和着不同的口味嚼啊嚼,仰着头看着学校里面升起来的国旗,吐气,五彩的泡泡糖越吹越大,越来越大,他看着泡泡糖里的国旗,得意的笑了,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旗帜的颜色那么鲜艳。

  “啪”。

  ……漫山遍野的白,不是薄纱,不是蝉翼,不是流光;大雪把这场战争无情的掩埋了,就像多年后那个未知而又确定的结果。没有多少人会渴望了解这场注定无法让人铭记的战争;没有多少人会试图探究这场小小边防之战的来源;没有多少人会坚持了解这场战争的前因后果……。

  当然,更没有多少人,会想到那个当年那个吹着五彩泡泡糖的少年。

  ——此文献给所有为保护国家而战的人

  你们都是英雄。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