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龙阳之恋·帝王篇 手机阅读

作者:上官萧玉 发布于:2018-10-20 阅读:4455次 字数:3176 来源:dp.msxf.cn
编辑点评:
文字精炼,故事简短而回味悠长,佳作一篇!

  公元前243年间,在魏国流传着这样一位传奇人物,他貌美犹胜女子,婉转媚人,但迄今无人能够得手,将他占为己有,只因此人还是魏国数一数二的剑术高手,大多数的人在他面前只有垂涎的份儿。

  无人知道此人的真实名姓,见过他的人只觉他的身姿如天上俊龙,容貌堪比太阳之神,因此称呼其为龙阳君。

  身在王宫的魏安王慕名派人去寻他,欲纳入后宫之内,日夜亵玩。奈何龙阳君的行踪飘忽不定,使者数次造访龙阳君的居所,均扑了个空。由此,魏安王方醒悟,龙阳君乃是故意躲避他。

  魏安王愤而怒起,以龙阳君之好友的性命作要挟,昭告天下,若三日后在王宫内不能看到龙阳君,便将其周边的人一一除尽。

  三日后,一袭白衣素缟,身佩长剑的龙阳君果然出现在王宫之内。魏安王见之大喜,龙阳君之容貌,比之传闻中犹胜三分——颀长俊拔的体态,白瓷如玉的肌肤,浓淡适宜斜飞的剑眉,神采飞扬的星眸,挺翘笔直的鼻梁,水色诱人的菱唇——这种恰到好处的融合,真是多一分太艳,少一分太冷,非得如此,才担得起绝代风华,艳绝天下之美称。

  然而,这样的美人,在魏安王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时,已然抽出佩剑,横在如玉的颈间,朗声道:“草民从不受人威胁,王若要草民,便拿了这头颅去。”

  言罢,手上用力,一抹血丝霎时流出,红白相间,惊煞艳煞所有在场之人。

  魏安王大惊失色,只恐这好不容易见上面的美人从此香消玉殒,哪敢再以他人性命逼迫。

  “只要你肯留下,孤不逼你侍寝。”

  “臣谨遵王命。”

  此后,龙阳君便以臣子的身份留在魏安王之侧。

  但魏安王从未将当日不要龙阳君侍寝的承诺当真,更不认为柔美如女子的龙阳君在国事上能有何作为,然而,事实却大大出乎魏安王的意料之外。

  “秦王年轻有为,强盛之势已不可挡。王若无心攻之,便该早日示好,安抚其心。”

  魏安王叹道:“秦王心性高傲,并不将各国使者放在眼中。孤即便有心示好,却不知何人能担此重任。”

  “臣愿一试之。”

  “你?”魏安王愣了一下,随即问道:“若不成,该当如何?”

  “任凭王惩罚。”

  “好!”

  秦王的态度极其傲慢,前几次魏国使者连秦王的面都未见到便被赶了回来,此回魏安王只待龙阳君同样受挫而回,便能以办事不利之名,撤其职位,纳入后宫,从此美人在怀,夜夜春宵。

  但是,半月之后,龙阳君却手捧秦魏两国结盟交好的盟书,凯旋而归。

  面对这样的结果,魏安王不知是喜是恨,在赏赐过堂下长身玉立之人后,拂袖回转后宫。

  魏安王贴身随侍的内臣观王神色不豫,稍作联想便知缘由,于是进言道:“龙阳君为王多次立功,王何不为他设宴,以作褒奖?”

  “你有何想法,不妨直说。”

  内臣笑着轻声道:“王,酒不醉人人自醉哪——”

  魏安王沉吟片刻后,欣然应允。“两日后,在王宫后院中,为龙阳君设宴。”

  宴席当晚,龙阳君一如初入王宫那般,白衣素缟,一头如瀑青丝用同色白巾束在脑后,飘逸中隐含沉稳之态,沉稳中又不乏剑者的洒脱。

  唯腰间佩剑,应侍卫要求,在宫门前被解下。

  推杯换盏间,龙阳君不知不觉被众臣灌下不少黄汤,脑中渐感昏沉,然双颊染上胭脂色,衬着一尘不染的白衣,于不经意间展露出不同寻常的熏醉风情,远胜天边月色,令观者心醉神迷。

  此时又有人前来敬酒,龙阳君摇首婉拒,向上座之人道了声:“臣不胜酒力,唯恐出丑,请王允臣先行告退。”

  魏安王尚未回应,身边的内臣尖声拦阻道:“此宴专为龙阳君所设,中途退席,龙阳君眼中安有王的存在!”

  原本带了些迷醉的眼神,在听到此尖锐之语时,刹时变得凌厉,如利剑般扫向内臣。内臣顿觉彻骨的冷意上头,竟被龙阳君的眼神惊吓住。但待到内臣再定睛看去时,龙阳君已经低下了头,略嫌单薄的身子仿佛不胜酒力,如风中柳叶,虽婀娜多姿却也柔弱无助。

  魏安王见了此等风情,怎肯轻易放过。

  “爱卿既醉,便入内歇息去罢。”

  眼神一转,示意内臣下去将龙阳君扶入后宫之内。

  内臣曾练过擒拿之术,此刻便用在龙阳君身上。明为扶持暗中拿住龙阳君的穴道,让其不得拒绝。

  龙阳君既不挣扎,也不露诧异之色,难得顺从地随内臣慢慢移动。只在经过魏安王身边时,龙阳君微微睁开一双星眸,因醉酒而迷离的眼神,好似满天繁星坠入其间,看得魏安王心跳加快,恨不能立即跟了去,和眼前之人一番颠鸾倒凤。

  恍神间,耳边传来如水轻柔的声音。“王可还记得,半年前允诺过臣的条件?”

  魏安王神魂被夺,哪里还记得什么承诺。

  龙阳君见他茫然的表情,在心底叹了口气,似是失望,似是无奈,垂着头随内臣入内,身影消失在帷帐后面。

  魏安王心系后宫之人,哪里还有心思与群臣饮酒作乐,半刻之间如坐针毡,终于刷地起身罢宴,大步流星得入内。

  只要一想到近在咫尺唾手可得的绝世佳人,魏安王便忍不住浑身发热,血往上涌。隐忍半年的欲~望,终可在今夜达成夙愿,快意哉!

  入得寝宫,大床之上的帷幔已被放下,床上躺着的身影朦胧绰约,引得魏安王再难压抑对他的澎湃欲~望,边走边脱下层层衣物,只剩一袭单衣。

  “爱卿,你让孤惦念得好苦!”

  言罢,迫不及待合身扑了上去,抱着那人的头脸一阵狂亲。

  忽觉入手触感有异,魏安王睁眼去瞧,却险些被怀中的死人吓昏过去。

  床上之人哪里是惦记许久的龙阳君,分明是那个内臣,再看他头颈绵软无力的模样,显然是被人活生生折断了颈骨。

  魏安王吓得心头狂跳,立刻跳下床来。而此时,一柄闪着寒光的剑,从旁边缓缓搭在魏安王的脖子上,身后则响起清朗之音。

  “王,你到底让臣失望了。”

  “龙阳君!”听到心上之人的声音,魏安王既喜且惊,又忍不住怀疑。

  “你没醉?这又是何意?”

1/2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