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王勃《藤王阁序》解读 手机阅读

作者:卧牛成双 发布于:2018-10-30 阅读:806次 字数:19084 来源:dp.msxf.cn

  先从《送杜少府之任蜀州》说起: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杜少府是谁,现在已经无从可考。我们之所以知道他,是因为这首诗是王㪍送给他的。这首诗的成就有多高,只能说非常高,五言律诗中少有的压卷之作。

  蜀州是哪,今成都边上的崇州。在哪相送。长安。这时的大唐,经历了贞观之治,开始在唐高宗的治理下。不用说,国力肯定是天下第一。所以此时的唐人,那真的是自信满满。虽然从长安到蜀州交通不便利,虽然知己要离开,虽然沿途有个把强盗之流。但大唐因为有了王㪍,便一扫以前的哭哭啼啼,凄惨伤心的状态,大唐的送别,开始有了豁达自信的心态。

  王㪍和杜少府站在大唐的城楼之上,看三秦大地的风光,那也是感慨万千。

  此时的王㪍因为那篇著名的《檄英王鸡》文而名满京师。不过这不是一个好名。传说唐高宗李治先生看到这篇檄文后,拍着大腿连声叫:歪才,歪才!让王㪍直接从沛王府滚蛋。

  王㪍毕竟是王㪍,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中国历史上的绝顶天才之一。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反而潇潇洒洒的去给好朋友送别。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送别好友,王㪍的心情还算不错,站在高高的长安的城楼之,看三秦天地的壮丽山河,当时可能没有空气污染。在阳光中的薄雾轻沙中能看到岷江的五个渡口(五津:指岷江的五个渡口白华津、万里津、江首津、涉头津、江南津。)也就是蜀地。王㪍有千里眼啊。

  杜少府同学可能有点不太高兴,因为蜀道难啊,交通不便利,以后进一次京不知等到猴年马月了。王㪍就劝他:兄弟你看,我们伟大的祖国多少强大,我们的领导人多么英明,再看山河大地是如此的壮丽。我们都是有理想有抱负的人。要辅佐君王,开疆拓土,要勤政爱民,青史留名!既然选择做官,就要做一个好官,既然是想做好官,在哪不能做。

  杜少府听了王㪍的肺腹之言。也觉得只要是为国为民,对的起自己是个读书人。远点怕什么。可还是有点情绪不高。

  王㪍就继续劝:兄弟呀,你我同是孔孟的学生。又心怀天下,心意相通。即使在天涯海角,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所见所想。没有必要在要在各奔东西的路口,做小女儿哭泣状吧,好歹都是七尺男儿,不要辜负大好春色!

  这首诗开合顿挫,气脉流通,意境旷达,堪称送别诗中的不世经典,全诗仅仅四十个字,却纵横捭阖,变化无穷,仿佛在一张小小的画幅上,包容着无数的丘壑,有看不尽的风光。每次一读此文仿佛自己多了一股潇洒之气,觉得自己有种飘然而升的感觉。

  《诗境浅说》:一气贯注,如娓娓清谈,极行云流水之妙。大凡作律诗,忌支节横断,唐人律诗,无不气脉流通。此诗尤显。作七律亦然。

  初唐四杰正是靠这一首诗,打开大唐的气象。而王㪍也开始他如流星般的开始!

  王㪍,《唐才子传》介绍,六岁能文。十六岁及第。想想后来写菊花诗的黄巢考了大半生,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所以天才的路,不是一般人能走的。

  初唐四杰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早慧。也就是都是神童。王㪍是其中的佼佼者。王㪍六岁能写文章,我们六岁拼音还认不全。

  九岁,王勃写出《指瑕》一书,专门指出颜师古注《汉书》的谬误,颜师古唐初的经学家呀。九岁的王㪍干出了这样的大事。

  十岁通六经、十一岁跟随名医曹元学医、十五岁上书宰相,

  十六岁时,应幽素科试及第,授职朝散郎。

  这才是真正开挂的人生。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大展拳脚做了斗鸡界的先锋,为沛王做了《檄英王鸡》什么是檄文:百度的解释是:檄文[xí wén]

  檄文是古代用于征召,晓谕的政府公告或声讨、揭发罪行等的文书。现在也指战斗性强的批判,声讨文章。“操作檄文以达诸郡。”——《三国演义》。

  再加上年少得志后不知收敛,所以很快就被人告到高宗李治那里。说王㪍带着皇子们不务正业,玩斗鸡。荒废学业。所以王㪍就悲剧了,被赶出沛王府。

  王㪍被赶出沛王府之后,就突然觉得兴趣索然。想想也是,才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搁现在还在读高中昵。所以年轻人脾气一上来,干脆屁股一拍,索性不做官了。老子出去散散心!

  去哪呢,杜少府在蜀州呢,去蜀地吧。好歹有一个诸葛亮墓在那儿呢!

  孔明在历代读书人的心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倒不是佩服孔明的学识。而是刘备的三顾茅庐。这是历代读书人心中的梦想。

  哪个读书人不是自负有经天纬地之才,哪个读书人不想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哪个读书人不想辅佐名主开疆拓土,青史留名!既然有这么高的才华,当然希望君主能给予应有的尊重,给足面子,才半推半就的出山,然后一遇君王便化龙!总不能如二八倾城倾国的少女,不顾脸面的倒追男生吧。

  所以每一个读书人都想碰到一个自己的刘备,象诸葛亮一样。诸葛亮最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对刘备知遇之恩的报答!

  王㪍未必看得起孔明的才华,但决对羡慕孔明的君臣风云聚会。王子安那是天才,并且还是几千年才出一个的。据《唐才子传》记载:王㪍精通儒道佛三家,王㪍活的年纪虽小,但书读的太多。据说过目不忘,还专门研究了易经,写了十卷书。所以说王㪍有经天纬地之才,一点都不过!

  王子安游蜀地三年,也去了孔明的墓前,历史上说写了大量的诗文。估计不是传世的名篇。该见的见了,该想的想了,该写的写了,应该是该玩的也玩了。三年时间,见到了蜀地的奇山俊水,风土人情。也结识了一批朋友。王子安想明白了,也可能气消了,认命了。想等到象孔明那样的三顾茅庐是不可能的。中国最能礼遇人才的天可汉李世民已经去世了。李治,那是不可能来请他。象刘邦那样的创业者,也是打不赢了才拜韩信为帅,用完了赶紧杀。为什么呢,因为韩信才能高,刘邦不放心呢。更何况王㪍的才华,李治再投胎三次也赶不上。

  李世民手上有那么多牛人,是因为李世民牛啊。所以王㪍想明白了就要认命。为什么,人家掌握资源,人家是垄断公司,你不进去,想名垂青史,门都没有。所以李治不怕你跑。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爱来不来。想学孔明,当时是三家啊,要搞清楚。所以小王同学未进公司,已经心里发苦,已经可以看到自己的职业天花板了。李治的水平。

  小王同学兴致不高的回到长安,裴行俭、李敬玄同典选事,闻王勃文名,又数次召用,但王勃耻以文才受召,作文述志,结果触怒了裴行俭,被斥为“才名有之,爵禄盖寡”。第二年,王勃听友人陆季友说虢州多药草,最后䃼了个虢州参军,专门去虢州找草药,研究医学。至于为什么找药草,小王同学自从跟随曹神医研究长生之后,觉得有一定的道理。所以开始炼些丹药。

  丹药有没有炼成,这个无从可考。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小王同学犯了大事了,他杀了人。入了犾。

  刚刚二十岁出头的文弱书生王㪍杀了逃跑的官奴曹达。我有点无法想象。王㪍不是李白类型的呀,虽然传说他们两个都是被上仙接走的。李白是豪侠啊“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王㪍不是,并且王㪍也是因为动了侠义之心,藏了逃跑的官奴曹达,后怕被发现,杀人灭口!也就是说先做侠客,后做穷凶极恶之人。

  这不符合逻辑。杀人不是杀鸡。王㪍杀个鸡都未必下得了手。何况杀人。无论如何,王㪍是被定罪杀人了,并且还关了起来。其父受牵连被贬交趾令。

  这下王㪍同学是真害怕了。人,不到死亡的关头是不会考虑人生的。因为感觉还有大巴的时间可以浪费。

  具体王家做了什么,历史上没有记载。但这次李冶出手了。被判死刑的小王同学遇到大赦。直接被放出来了。小王同学这次没有愤愤不平的寄情山水,而是格外珍惜这劫后余生。“富贵比于浮云,光阴逾于尺璧。著撰之志,自此居多。……在乎辞翰,倍所用心。”第二年朝廷虽恢复王勃原职,但他决计弃官为民而不就任。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王勃完成了祖父王通《续书》所阙十六篇的补阙,刊成二十五卷。撰写了《周易发挥》五卷、《唐家千岁历》、《合论》十篇、《百里昌言》十八篇等,同时还创作了大量诗文作品。这是王勃一生中创作最宏富的时期。

  王㪍这次杀人案,新旧《唐书》均有记载,王勃此次被祸,是因情才傲物,为同僚所嫉。官奴曹达事,有人怀疑为同僚设计构陷王勃,或者纯属诬陷,不无道理。

  小王同学虽然九死一生的活下来了,但也连累了其父王福畴,王福畴从雍州司功参军被贬为交趾县令,远谪到南荒之外。这件事对王勃的打击,远远超过对自己的惩罚。王勃为人虽有放浪不羁的一面,但他立身处世的基本原则,却以儒家的礼法为标尺。

  所以王㪍一出狱,谢绝了朝庭的起复重用,开始南下去看望他的父亲。这段时间对王㪍来说,是劫后余生,对父亲的愧疚。所以一路上他是不停的反思自己,也低调了很多。

  但对中国文学来说,特别是对唐朝人来说,是一个灿烂的开始,因为千古绝唱《腾王阁序》并诗马上就会横空出世,并且光照千秋。中国历史上也是仅有的一篇华丽到极致而又感人肺腑大气磅礴的诗及序文。包括苏轼的前后《赤壁赋》也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此时南下的王㪍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狂傲不可一世。也许是年轻,也并没有意志消沉。有一句话:如果你不开心,就出去散散心,如果你感到迷茫,就多看看书。此时的小王同学就是这样的。

  王㪍从洛阳沿运河一路南下。从北到南,看了不同的风土人情。并同时翻阅了大量的书籍。他想给人生找到答案,或者有一个方向。以前的王㪍是直接奔着大唐的宰相去的。无论是马周,还是褚遂良,王㪍自认都有的一拼,更何况唐太宗李世民不惜一切代价得到人才的决心和美名早已名扬天下。远远超过燕昭王千金买马骨的广告效应。应该说王㪍的自信,也是与之有很大关系的。是一个开放社会应有的风范和优越感。王㪍相信,只要有才,有名,肯定会成为一代传奇。如魏征。

  李世民维护魏征,的确是千古佳话。但问题是,魏征多,但李世民不多呀。特别是唐代,象王㪍,李白都是奔着魏征去的。有人会说李白,你怎么不去考科举。以李白的材和名,他想的是皇帝三顾茅庐,请他出山。去考,多丢面子。绝世美女倒追男生。我呸。但可惜的是,一统天下的后世君主。早己没有富一代的谦躬之心,聚人才的渴望。富二代,哪个不是飞扬跋扈,优越感十足。漫说没有识人之名。就是有,也认为我是天皇贵稩,我怎么会求你,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不好找么。一存这样的心态,迟早要败完家业。人才,就是重要。

  大一统的封建王朝占绝对的垄断地位,是人才的唯一出路。所以王朝延续了,中华民族倒退了。人才,也只能在乱世的时候悬花一现,所谓的盛世,是人才的坟墓。从春秋战国,到三国两晋,再到南北朝。中国人的智慧象烟花一样灿烂。也象烟花一样短暂!

  无论王㪍想的再多,也改变不了什么现实。所以他只有认命,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更何况飞将军李广还是自杀,死在一代名君的汉武大帝时期。所以就算是自己如庄子讲的游在车辙小坑里的小鱼,也只能平静的等着太阳把水晒干,然后干死的那一刻。有时候,你是无能为力的。就象他自己。满腹经纶,旷世的才华,几乎差点死在监狱里。

  我觉的以王㪍的聪明和自负,他当然明白自己在中国文化中的份量。可以说,王㪍未必怕死,但他绝对后怕,做为一个立志改变两晋以来文风的人,什么都没做就死了。他肯定不甘心。仅仅一首《杜少府之任蜀州》远远不够,王㪍想的更多。他要为后世树一个标杆,他要开创一个灿烂的大唐,《洛神赋》算什么。司马相如的空洞无物。此时的王㪍已经彻底想通了,也想明白了。也许在某个江风渔火对愁眠的夜晚,他对着一江春水,淡淡的笑了,笑的如此从容自信,笑的如此开心。王㪍就是王㪍,我没有官,还有才。不能施展自己的政治报负,我还不能施展自己的一腔才华,天地算什么,君王又如何,还不是挡不住岁月无情,秦皇汉武的功业何在,万里长城何在,还不如诸子的一篇文章。

  历史记住了这一年,唐高宗上元二年,公元675年。这是一个重要的年份。因为,这年秋天,王㪍来到南昌。

  这一路,不知道王㪍是怎么走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王㪍同学的眼界开阔了。见过黄河的奔腾,走过长江的壮丽,看过洞庭的烟波浩淼。这与三秦大地,洛阳城边是截然不同的风光。

  黄土高原的冬日荒凉,华北平原的枝条乱舞,一片荒凉。江南的风和日丽,草木丛郁。小王同学肯定有不同的感概。也只有让小王见到,才会出千古名篇,如果让我见了也只是会说:啊,到处是绿色!

  来到南昌,恰逢九九重阳。都督阎伯舆恰好也把腾王阁重修好。好像是等着他来。但其实不是,是想让他女婿孟学士一展才华。

  中国古人喜欢修腾王阁,黄鹤楼这样的观景台。还不是因为当年没有高楼大厦,最高不超过两层。而观景台都修在风景秀丽之处,站山看水,登高望远。这也是有钱任性。当年交通又不发达,不能随便收门票。不是有钱,成本都收不回来。

1/5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