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伤心人 手机阅读

作者:颖欣 发布于:2018-11-24 阅读:265次 字数:2706 来源:dp.msxf.cn

  正如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林娜》所说: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也许这世上并不存在完美的理想化的幸福家庭吧!幸与不幸的关键不在于贫富贵贱,而在于是否留有遗憾,就之于这一点来说,人世不存在绝对幸福的个体,所以人生而不幸,一生都在追求幸福。

  多年来我心里一直藏着一个秘密,不管我身处何方,我都忘不了那块心灵缺憾。在遭受挫折的时候总是会想她,她是我的亲姐姐,小时候以为我们会一起相伴一生。即便她去抱别人家的孩子而把我撂在一边,把好吃的都拿去吃了不给我分一点,做错事就往我身上推,支使我干这干那......虽然她时不时欺负我,但是有她在,我就安心,感觉有依靠,有庇护所。在她的庇佑下我可以少思考很多问题,她会告诉我未来的路应该怎么走,我还想陪着母亲去学校给她送饭送伞,和她漫山遍野地乱窜去找野果,和她在田垄上攀着茶树采茶,跟在她的屁股后面满世界乱跑,骑在她的肩上去亲戚家串门......和她做这辈子想做却再也做不了的事情。

  有一天她突然抛下我抛下一切投身车底,连最后的告别也简省了,至今我还会在心里默默抱怨:为什么要早早地催我去上学,让我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牵着舅舅家的小妹去赶集,为保护她把自己年轻的生命送给死亡,我打心眼儿里嫉妒小妹。姐姐付出生命去保护的那个人不是我,守在她生命最后几分钟的那个人也不是我,我才是她的亲妹妹。我爱姐姐爱得很自私,不想和别人分有她的爱,每次看到她抱着其他孩子,我就嫉妒得发疯,很想冲上去揍那些竞争者以宣示自己的占有权。可是为了显示我的深明大义、懂事乖巧,我从未真正将心中所想化为实际,总是忍着不满的情绪地跟在她们后面,看着她们笑,努力融入她们的快乐中去。

  因为没有亲眼看见那血腥的场面,我只能根据目击者或转述者的言辞在脑子里胡乱地想象,那画面跟过年杀猪的场面何其乃尔相似,只是她不挣扎不惨叫,默默地承受命运实施剥皮抽筋的酷刑。她口中涌满了滚滚的热血眼望天穹说不出话来,头顶的鲜血把长发浸湿,口腔、内脏、表皮的鲜血沿着马路流了很远。当我听到风声时,我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所有人都骗我说那不是姐姐,于是我也自欺欺人地以为那是另一个人,从而产生了我这一辈子无法释怀的遗憾。当我放学回家走过发生事故的那段路时,我仍然依稀看见那凝固的乌血就那样静静地躺在路边等待雨水的冲洗。我将信将疑地快步跑回家里,一边想一边哭,直到看见把家围得水泄不通的乡邻亲属,以及那早已装订好的黑沉沉的棺材,我才不得不承认她真的不在了,我再也见不到活生生的姐姐了,我脑子里嗡嗡作响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当我走进内屋,亮着黄萋萋的灯炮,母亲盘腿坐在床上泣不成声,呼喊着姐姐的乳名,一边哭喊一边听着老人们讲从前的预言,证明自己确有先见之明。“这娃出生的时候我就说了,是个短命鬼,活不过18的,看看这不就应验了。”“生来就有不祥的征兆,哪敢忘能有长寿命。”“这一定是上个月老大家里去了的女儿在那边缺伴,所以把她的魂勾走了,好给她作伴。”“这娃生前多讨人喜欢,可惜就是没命享福啊!”“本来就是投错了胎的,能活到这么大已经是老天的恩赐了。”家族里的上了年纪的老妇人们你一句我一句分析着姐姐的命数,想用“降之于天,收之于天”的人生论断来宽慰母亲,只是收效甚微。一个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怎么可能立马将耳朵听到的转化为心灵可接受的信息呢?只有在事过境迁、光阴消释巨大悲痛之后,当事人才能置身事外重提当年老人们的论断,并给出精简的词句以表示赞同——天命不可违。

  母亲当时没有因为那些话语有所好转,反倒哭得更厉害了,各位亲戚邻居都赶场似的凑进来劝解一番,狭小的内室快被富有怜悯之情的妇人们挤爆了,连再插只脚的地方也没有了。我使出吃奶的劲儿才挤到了母亲跟前,母亲用褶皱枯枝似的黑手擦着红肿的浸满泪水的双眼,抬起眼睑死死地盯着我,过了几秒似乎认出我是女儿了,一把将我拽到怀里,力气大到快把我揉碎了。我忍着疼痛和泪水用细小的手掌在她背上抚摸,好让她舒缓情绪,我知道她的绝望无助和沉痛悲苦是从见到姐姐尸身时就开始积攒了,我心疼她,但面对这样的悲痛之境我又无能为力,只能用我细小的手掌所能承担的重量去担食喂猪,以求减轻她的劳作来弥补她的伤痛。大家看着我,立马将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别难过,你还是有福的,还有个小的。”“看小娃儿这么懂事,以后不怕没人养老送终的。”“小娃儿生下来就是个有福气的,指定亏待不了你的。”我也只好默默地听着,即便心里不以为然,认为她们迷信愚昧,但要能宽解母亲一些那也是好处。如今思及至此倒颇为理解了,若是没有这般天降横祸,谁会求神拜佛、信鬼信神呢?一个身处绝境的人或者身患绝症的人的确需要信点什么东西来求得活下去的希望。一旦这精神上最后的救命稻草都被剥夺或者消解掉了,人就跟祥林嫂一样没法活下去了。

  我爱我的父母,后来我不再斥责他们病急乱投医迷信鬼神,因为他们把一切存在的希望和意义都寄托在我身上,没人再跟我争夺父母的宠爱,我成了父母守护的至宝。但我并不快乐,我常常想起姐姐在时一起度过的时光,即便当时的记忆对我来说并不一定有多美好,但如今看来却全是奢侈的幸福。那些快乐的不快乐的瞬间都是我想抓住想留住的记忆,可是时间却在不知不觉间消释着它们,如今我记忆中她的容颜也已渐趋朦胧,不知道用这一生的时间去回忆是否能挽救更多的即将逝去的记忆。

  时隔十余载,我仍耿耿于怀。于是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责任感,我要用一具躯体完成两个意志的愿望,将她的意志与我的合为一体,即弥补她的遗憾又达成自己的追求。代她去看我们都未曾看过的广阔的大千世界,我相信我每前进一步,她墓旁的荧光就闪烁一次,因为那里藏着不甘宁静的灵魂。

  时光荏苒

  转眼已过一纪

  你在里面我在外面

  好似围城

  你的笑容依旧灿烂

  却永远定格于相框

  你的严厉斥责仍隐现于脑海

  但你的形容却刻不下心怀

  即便我一直傻傻的

  将你稚嫩脸庞的老照片

  收在我随身携带的包里

  还是留不住你存在的蛛丝马迹

  不忍让你随着时光远逝

  无可奈何花零落

  有人说时间可以磨平一切

  是我太过固执

  非要与时间对抗

  结局不言而喻

  只因幼小脆弱的心灵上那道伤痕

  并不容易痊愈

  仍在回忆和前进中苦苦扎挣

  不时旧伤疤又被撕开

  怨你恨你

  似乎想你爱你更多

  你是长女我是小妹

  想找你理论

  连梦境中的相逢也被你婉拒

  于是我不愿记住任何梦境

  为什么就没有你

  白云缓缓飘移

  车辆匆匆过境

  我对汽车的莫名恐惧

  大概源自于你

  我不知道你的离去是早有预谋

  还是命中注定

  你挥手自兹

  留下亲人悲伤啜泣

  你以为我不见你最后一面

  就能很快把你释怀

  不知适得其反

  我已受到伤害

  我愿意替你替自己

  去经历更多的事情

  虽然你没有遗愿

  我就这样暗自揣测

  未灭的你的灵魂意志

  相信我能实现你的宏愿

  因为我看见太阳的光芒

  照亮了你的坟冢

  也散在了外面的我的身上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