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剑三耽美短文——策藏篇 手机阅读

作者:陌上倾橙 发布于:2018-12-06 阅读:1298次 字数:11806

  (上接第1页)

  “你,身体好些了吗?”

  “死不了。”

  “你就不能好好和我说话吗?”再如何李繁也是军营的少将军,即便清泠是他喜欢的人,一直被对方噎着,李繁还是有些气恼的。

  “呵呵~难道我要感激你对我做了什么该死的事情吗?”

  “我……”只是太喜欢你了,害怕你会属于别人。

  凤眸扫了一眼被雨水冲刷狼狈的李繁,清泠转身而去,“随我来。”

  李繁跟着清泠进了他的房间,清泠从衣柜里取出一套白色衣衫交给他,“这是我没穿过的,你去换上。”

  李繁看着手中丝滑的白色锦缎,一时怔愣在原地,“将就下吧,我这里没有你那些玄色绛色的衣衫。”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繁笑了笑,绕到屏风后开始更换衣裳。

  清泠无语,按说两个大男人即使裸裎相见也不是什么事情,可是自己和李繁之间已在无形中产生了一道槛,不愿对方逾越,自己更不会主动跨过去。

  换好衣物走出来的李繁一脸诡异的绯红,他从来没穿过白色,战场上摸爬滚打,白色脏了总是很难洗干净,玄色不同,即使浸染了自己与敌方的血也是无法分辨的。

  清泠兀自坐在桌前斟茶独饮,第一次,他认真的审视了面前这个男人的容貌,其实李繁也算是俊朗不俗的,只是一直被玄色的刚硬掩盖了风华。李繁立在一旁坐也不是走也不是,犹豫半天才不甘的开口,“那,我就先回……”

  “坐啊。”

  “哦。”

  小心翼翼的坐在清泠对面,李繁像是情窦初开,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笨拙的令人着急,事实上李繁也的确是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

  清泠将斟好的茶推到李繁面前,“其实你也不用对我如此上心。”

  “我喜欢你!”李繁急躁,他不明白清泠的意思,但是他私心觉得自己喜欢的人不可以被其他人碰触。

  “哈哈~”清泠忍俊不禁,“李公子真会说笑,你,究竟了解我什么,居然大言不惭的说喜欢!”

  “你不用对我恶言相向,我李繁虽是武夫,却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会担起这个责任。”

  “你心里其实是把我当女人了吧?”清泠嗤笑,李繁的喜欢简直侮辱了他身为男人的尊严。

  “我很清楚你是男人!”出乎意料,李繁忽而抓住清泠的手腕,闪过阻隔在二人之间的桌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一开始我也不愿承认自己竟会喜欢上男子,可是看到你在画舫上被人欺辱,我简直要疯了。”

  温热的气息呼在清泠脸侧,他不自在的向后退了一步,李繁却进跟着向前一步,一只有力的臂膀穿过他的腰侧将两人的距离拉近。

  “你这是做什么?”

  “我不会再强迫你。”近距离的迫使清泠正视他,李繁的眼睛里满是认真,“我是真心实意喜欢你,无关乎你是男是女。”

  “哈哈~”清泠忍不住笑,他承认他感受到了李繁的认真,可是这个男人也太奇怪了,他究竟了解自己什么?这样贸贸然说喜欢,当真不怕自己把他给卖了吗?

  “我不觉自己对你的感情那么可笑。”

  “是不是可笑还真不好说,我对你却是没有那番心思。”

  “那你讨厌我吗?”

  清泠偏头想了想,自己并不讨厌李繁,“不讨厌。”

  李繁听他不讨厌自己,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那你喜欢我吗?”

  “不喜欢。”

  李繁眼里的光彩暗淡了几分,他松开困在清泠腰上的手臂,退回对清泠来说更自己的距离。

  沉默、沉默、再沉默,在清泠都以为两人要这样傻乎乎站成石像的时候,李繁转身向门外走去,“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嗯。”

  清泠原以为李繁不会再出现,但他似乎低估了对方的厚脸皮程度,那人不仅天天准时跑来报道,还各种献殷勤,活脱脱把自己整成了清泠的狗腿子。

  日复一日的承受着一个人的关心照顾,说不感动除非心是石头,清泠觉得自己似乎亏欠了李繁很多,虽说他的付出纯属他自愿,可是欠的太多要如何偿还这份情呢?

  “明日辰时,我在醉蝶亭等你。”清泠停下抚琴的手,侧卧在软垫上望着正埋头为他抄书的李繁。

  李繁手中的笔锋一顿,氤氲了一块墨迹,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慵懒如猫的男人,他难道已经开始接受他了?

  到了约定的时间,出乎意料的,李繁没有到来。清泠独自坐在凉亭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心里嗤笑着,原来喜欢也不过如此。

  “此处有美酒为伴,公子何不现身?”

  孟书白从树后走出来,“繁当真是被感情蒙昏了头,你果然不是普通人。”

  又一杯酒下肚,清泠水波潋滟的眼眸轻轻扫过孟书白,“清泠不过困于琼华楼的小倌,竟也值得你们如此大费周张的对付?”

  “李繁是将军与夫人的独子,夫人是不可能容忍李家无后的,你终归只是玩物,不要再阻碍他了。”孟书白说着自以为正义的话,只希望对方能够识相的远离李繁。

  “呵呵~好一个玩物!”清泠抓着酒杯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一双清冷的眼眸中再无笑意,繁华的长安城于他,可真是莫大的屈辱。

  “长得的确是倾城绝色,这般容貌生得男儿身已是祸水之姿,若为女子便更留你不得!”贵妇人出现在孟书白身后,随之而来的一众将士生生将清泠的所有退路堵截。

  “夫人!”

  “书白,有些事情万不可心软。”将军夫人抬手打断孟书白。

  “将军夫人用不着出手,我讨厌血污沾染在衣服上。”清泠不怕死,他不想死在自己讨厌的人手中,冷笑着向后退去,“夫人以为,我死了李繁便会死心吗?”

  “停下!”来不及抓住清泠,看着他落入身后湍急的江水中,孟书白恼恨自己总是在做多余的事情,他并不希望清泠死去。

  如果不是他自以为是带李繁去琼华楼,他便不会遇到清泠并扭曲了感情;如果不是他趁着李繁出征找了将军夫人,便不会有今日清泠被逼跳江的结果。

  他要如何面对,临走时将清泠托付于他的李繁?

  马车在官道上疾行着,衣着光鲜的男子拉开车帘,“小五,还有多远?”

  “大少爷,照这个速度再过半日,我们就可以回到山庄了。”被唤作“小五”的小厮回头对着他家少爷傻笑。

  “不要放慢速度。”

  “大少爷您这般赶路,二少爷的身体吃得消吗?”

  “他活该!”男子眉头一蹙,放下车帘回到车内,“竟然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

  “终于让你看了回笑话,大哥不开心吗?”

  “开心?”男子看着躺在车内软垫上一脸苍白却还在自嘲的弟弟,恨不得把他拉起来暴打一顿,“你若不是现在这个死样子我定不饶你!”

  “呵呵~内力被毒压制了我也没办法。”

  “前些日子万花谷的医仙正好游历到山庄,我已命人多留她几日,相信你很快就能恢复了。”

  “谢谢大哥。”

  男子听到自己傲慢不羁的弟弟竟会对自己说出感激的话,震惊了片刻才缓缓点头应下。

  半年后,李繁终于回到了繁华如初的长安城。第一时间他选择的不是回将军府,而是了去琼华楼看望自己心心念念的清泠,却扑了空。

  俞歌说,清泠死了,清泠跳入了醉蝶亭旁的江水中,就在他没有赴约的那一天,他不相信!

  是的,他不相信自己爱的人就这样消失了,明明在出征前拜托了孟书白照顾他,孟书白……

  “孟书白,你告诉我清泠去哪里了!”

  一看到孟书白,李繁就冲过去抓住了他的衣襟,愤怒、焦躁、不安,这些词汇已经不足以表达他内心的狂涌。

  孟书白没有反抗,“对不起。”

  “为什么……你明明答应我照顾他的……”

  “李繁,你是将军和夫人唯一的儿子,忘了他吧,让你的生活回归正途,苏小姐是个好姑娘,你们……”

  “呵呵~清泠死了,你以为我还有心么?”李繁冷笑,不再看孟书白,拖着疲惫的步伐离开了孟府。

  又是一年三月天,江南已是草长莺飞,衣着明艳的隽秀男子独自坐在凉亭抚琴,琴声悠然。远处走来一个婉约的女子,她将乌黑的长发随意束在身后,手中端着托盘。

  “山庄这么大,依香姑娘总是能准确的找到我。”男子放下琴,缓步走到亭外。

  “清泠你的琴声不是一直在招摇着么?”女子温婉一笑,将手中刚刚熬制好的汤药递到男子手中,“就像在叫嚷着‘我在这呀!快过来呀!’一样。”

  “你那脑袋里总是装些奇怪的东西,太聪明的女子小心没有男人敢娶!”

  “我才不像你恨嫁心切!”

  “……”恨嫁么?

  “清泠,我开玩笑的。”女子看到男子黯然的眼神,惊觉自己玩笑开过火了。

  男子端起药碗一饮而尽,转身回到亭中,琴声飘飘扬扬,“依香姑娘,有些玩笑是开不得的。”

  “清泠,你生气了?”

  “我为何要生气?”偏头看着女子,眼眸里恢复了温和的笑意。

  “清泠,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笑了?”谷依香蹙眉。

  “有何不妥?”

  “没有不妥,很好看,但是……你其实并不开心。”

  “你又知道了?”

  “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医师,自然知晓你的病情了,虽然我并不知道你的心病根源是什么……”

  “你想多了,我没有心病。”如是说着,男子却搬起古琴向亭外走去,“我累了,就不陪依香姑娘消遣了。”

  “诶?你这个人怎么……”看着叶清泠肃萧的背影,谷依香忍不住嘀咕,“明明长了一张招桃花的脸,对女孩子却这般怠慢,真是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长安三里外军营,传话的士兵跪在将军帐内,他不敢抬头看面无表情的将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繁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半晌才开口,“孟书白自己为何不来与我说?”

  “孟副将说,他没脸见将军。”士兵汗颜,孟副将居然把将军可能问的问题都替他准备好了答案。

  “你回去告诉他,本将军相信他的能力,购置兵器一事就让他全权处理吧。”

  “将军,副将还说……”士兵抬头看了一眼李繁,又迅速低头吞咽着口水,“副将说……”

  “他的话还真多,还说什么?”

  “将军您不随他去藏剑山庄就等着后悔一辈子吧!”横竖一刀,小士兵发誓下次再也不替孟副将传话了,太他娘的煎熬了!

  李繁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伏在地上微颤的小士兵,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还有什么值得后悔的?

  一大早,藏剑山庄的仆人们就忙得不可开交,叶清泠百无聊赖的在山庄瞎逛,随手拉住一个小厮,“可是有什么事情?”

  “二公子,听说朝廷要与咱山庄做买卖,派了个将军来呢!”

  “朝廷?将军?呵呵~好大的排场!”叶清泠嗤笑,也难为他大哥搅得整个山庄如此吵闹了。

  宴会上,李繁若有所思的盯着叶汐源的脸,孟书白亦是探究的盯着叶汐源,叶汐源却有些恼怒的盯着厅门,“二少爷呢?快派人去催!”

|<首页 <<上一页 2/3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