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剑三耽美短文——策藏篇 手机阅读

作者:陌上倾橙 发布于:2018-12-06 阅读:1298次 字数:11806

  (上接第2页)

  小厮得令慌忙向厅外跑去。

  “抱歉,家弟性子比较野,这会儿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多有怠慢。”

  孟书白见叶汐源说话温润得体,兴起了一番与其交谈的兴致,“敢问叶公子,令弟名讳可否告知我们呢?”

  “这是自然,家弟……”

  一把重剑从门外飞了进来,斜插入大厅中间的地板上,惊了一众舞姬。

  “叶清泠!”叶汐源要被气炸了,他这个弟弟真是越来越任性妄为了。

  “哟~真是热闹!”衣着明艳面若桃李的男子信步跨进宴客厅,“实在抱歉,刚才练剑手滑了,惊扰了各位。”

  倏地一个身影向叶清泠突来,对方身上全无杀气,叶清泠尚未做出反应便落入一个怀抱。

  “清泠,真的是你,你没死……”男人在他耳边呢喃,温热的呼吸呵在他的颈窝,有些痒。

  “李……繁?”叶清泠听到自己的声音都哽咽了,他以为长安离藏剑山庄千万里,或许今生都不会再遇到这个男人了,可是命运却又再一次让他们相遇。

  能够再次看到叶清泠,李繁激动得忽略了周围的一切,眼里除了叶清泠,再也看不进其他。

  叶清泠看到席上一脸铁青的大哥,用力推开了李繁,温和的笑了笑,“李将军,好久不见啊!今日我藏剑山庄一定尽地主之宜好好款待李将军。”

  李繁尴尬的挠了下头,跟在叶清泠身后回到了宴席。

  一场本该热闹的接风宴,几个主角吃得各怀心事,宴会尚未结束,叶清泠就推脱身体不适离开了,李繁想跟去却被孟书白拉住了。

  “孟书白,你阻止不了我。”李繁和孟书白一前一后走在回廊里。

  “我知道拦不住你,可你能不能一看到叶二公子就把脑子丢了?”

  “你才把脑子丢了!”

  孟书白懒得和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蠢货计较,“拜托你看看主人的脸色,我们是客,你表现的那么明显,对你自己和清泠都是不好。”

  说的也是呢……可是他真的太过思念,曾经以为已经死的的人就这样出现在面前,任谁都会情难自控吧?!

  “清泠,你和那个李将军是怎么回事?”

  叶清泠丢开手中的书,一手托腮侧躺在卧榻上,一双清淡的眼眸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多事的女子,“谷姑娘那么晚跑到一个男人的房间似乎不太妥当。”

  “小女可是叶公子的主治医师,自然要来照顾病人。”谷依香别过头暗斥对方妖孽。

  “是啊,依香一直都很在意我的身体呢。”

  “诶?”谷依香莫名,叶清泠一改往日的轻挑嘴脸是怎么回事?他这样靠近她难道不怕汐源暴打他一顿吗?

  “别动。”叶清泠的声音在颤抖,他侧过脸贴近谷依香柔顺的墨色长发,“再一会儿就好。”

  谷依香一头雾水,想要退出叶清泠的怀抱看他到底发什么疯,对方却收紧手臂困住她。

  时间在流逝,大概过了一刻钟,叶清泠才松开谷依香向后退了几步,刚刚声音哽咽的男人已不复存在,他又恢复了往常那副气死人的嘴脸,“依香姑娘怎么还傻站着?”

  “你刚刚在做什么?”

  “没什么。”

  “那你干嘛非礼我!”

  叶清泠头疼的抚额,“依香姑娘别乱说话,我可不想被我大哥砍死。”

  “你……”谷依香恼怒的瞪着叶清泠,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单论容貌而言,叶清泠的确比叶汐源要好,可是性格完全就是恶劣,太讨厌了!

  此夜注定无眠,叶清泠烦躁的躺在床榻上,轻纱帷幔因窗外偶尔吹进的风而摇曳,莫名地,脑海里满是那个人落寞离去的身影。

  “你为何要欺骗繁?他是真心爱你。”

  “孟公子这么晚了不歇息,跑到我这来做什么?”

  孟书白很清楚刚刚叶清泠与那位谷姑娘是在做戏,正因为他察觉到了李繁的存在才会去亲近女子,但倘若他对李繁无意,做这些多余的事情又有何意义?

  “叶二公子难道不该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

  “解释你堂堂藏剑山庄二公子怎么会沦落风尘,解释你为何要在繁的面前做戏让他伤心,解释你明明未死为何不与繁联络……”

  “本来就是错误,难道要一直错下去吗?”翻身坐起,叶清泠看着对面的人,“他是国之将才,我是藏剑山庄的二少爷,你觉得我们合适吗?”

  “繁为了你可以什么都抛弃,你却不肯!”

  “……”

  “李繁从前线回来家门未入先去见你,苏家小姐温婉可人他看也不看,他母亲以死相逼他也是不顾,他甚至想随你而去!你这样无心之人,到底凭什么得到他的爱?”孟书白为自己的好友不值,他竟为了面前这个徒有虚表的人荒废自己。

  而叶清泠却震撼的说不出话,和李繁过往相处的种种在脑海中翻涌,分别的这一年,他不是没有思念过,那个男人总是对他太好,他并非无情之人,可是两人始终同为男子,清泠过不了心中的槛。

  良久,清泠略显清冷的嗓音在黑暗中响起,“夜深了,孟公子还是回去吧。”

  孟书白有些愤恨,看了看叶清泠在月光下更加冷漠的脸,甩袖而且。

  像是刻意逃避一样,叶清泠一早出了山庄直奔码头。

  上了船,船夫却迟迟不开船,叶清泠走出船坞想问问,“船家……”

  “清泠,你原来已经到了。”叶汐源看到叶清泠走出船坞有些惊讶。

  叶清泠看着大哥,又看了看大哥身边的李繁、孟书白等人,心里恼恨的想要扇自己几巴掌,早知道就老实呆在自己房里了。

  “哥,你们这是……”

  叶汐源转身温和的笑道,“既然舍弟也要出游,不如就让他带几位去扬州城转转,可好?”

  “如此也好,大公子若是有事便先去忙吧。”

  “李将军,告辞。”叶汐源直接无视弟弟足以烧穿他后脑勺的视线,拱手向李繁道别。

  几个大男人挤在小小的船坞里实在难受,叶清泠更是尴尬的不知道如何面对李繁,起身走到船头,春日的微风拂过水面,叶清泠隽秀的翩翩公子模样引得对面湖船上七秀坊的女子频频侧目。

  李繁听到船外的嘈杂声,心中黯然,叶清泠无疑是众多女子向往的,自己虽然与他有过亲近,却并非他所愿,此生他是不会再爱上他人,他们还有可能吗?

  扬州的繁华丝毫不差于长安,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街市上的男子温润,不同于北方男子的硬朗,女子亦是娇小玲珑。

  叶清泠在南方男子中算是身材高挑的,加之极具南方特点的容貌,走在人潮攒动的繁华街市也是引人注目。

  李繁向随行将士们交代了一下,便独自一人跟着叶清泠游逛起来。

  叶清泠一直在故意忽略身后的人,待发现时,身边只余下了李繁紧紧跟随,连孟书白也没有跟过来。

  “李将军,您的部下呢?”

  “将士们没来过扬州,我让他们自己游玩去了。”

  “将军也是第一次来,不去游玩跟着我做什么?”

  李繁停住脚步,就隔着一段不远的距离看着叶清泠,轻风穿过湖边回廊吹拂着两人墨黑的发丝,像是顽皮的孩子在恶作剧一般,发尾纠缠。

  “你……难道没有其他什么要和我说?”

  “没有。”说罢,不再顾及身后的尾巴,他爱跟便跟,叶清泠觉得自己表现已经很明显,对方还不死心他也么办法。

  像是故意为之,李繁跟着叶清泠到了扬州城内最繁华的青楼,站在门外看着对方毫无顾忌的踏入楼阁,李繁蹙眉,却也是未做停留的跟了进去。

  李繁坐在对面看着美女环绕的叶清泠被劝着喝下一杯又一杯的酒,险些捏碎手中玉杯。

  叶清泠眸光轻瞥,他怎么就是那么执着呢?即便这一年多明明认定他已死,却仍然放不下执着。

  叶清泠不胜酒力已是微醉,却不知此时李繁眼中竟是姿色撩人,琼浆玉液缓缓送入薄唇,偶有清凉的酒沿着嘴角滑入衣襟。

  忍耐总归是有限度,忍无可忍的李繁丢掉手中酒壶,几步来到对方面前,好不怜香惜玉的推开阻碍拉起中间那人。

  “你对我究竟有没有情?”李繁急切的抓住叶清泠的手腕,眼眸里是不容拒绝的认真,“你只要回答我这个问题就好。”

  有还是没有?叶清泠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不清楚自己对面前这个男人存了什么心思,他不是没有想起过他,只是每每心中异动都会被现实打败,他是男子,如何能承认自己像那些闺阁女子等待情郎般思念着同为男子的李繁?

  “有,还是无?”李繁再一次追问,悄无声息的又拉近了彼此的距离,鼻翼间充盈着淡淡的酒气。

  “……没有。”叶清泠虽然有些醉意,却听到自己的声音冷冷的打击着面前恼怒的男人。

  叶清泠并不擅长说谎,多数时间他宁可选择沉默而不是回答,此刻被李繁追的紧,说出答案的同时,浓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哧~”李繁嗤笑,倏地吻上近在咫尺的那张唇,叶清泠没有想到一向耿直的男人会突袭,直到对方霸道的气息充斥了口腔才反应过来,李繁被推拒,也没有过多纠缠的退开,脸上却是盈盈笑意,“你说谎。”

  “你……”

  李繁看着叶清泠的脸一直在笑,他早就已经不顾其他,叶清泠恨不得找块豆腐拍死自己,天知道他那张白皙的面皮现在是有多红。

  扬州城里,莫名变得心情愉悦的李繁牵着一脸气呼呼的叶清泠走过无数街巷,自此不知道又有多少少女心碎了。

  再后来,据说边疆大营里多了个身背两剑的俊美男子,此男子与英明神武的李将军在战场上配合默契,所向披靡。

  所有深知内情的人都知道,李将军看此男子的眼神总是充满柔情。

  乱入

  要说叶清泠后来还是生了很长时间的气,李繁也只是一笑置之,原因自然是他家清泠生的全是那些外人的气。

  叶汐源:“混蛋,你才是外人,你全家都是外人!π_π弟大不可留,为兄心甚痛。”他绝对不会承认他是故意安排叶清泠陪李繁游扬州的!绝对不承认!打死也不承认!

  已成功变成藏剑山庄大少奶奶的谷依香哭笑不得,“我真不是故意多嘴的,清泠是我的病人,医治好他的心病我义不容辞!”

  叶大少泪奔,他自小宠到大的混蛋弟弟就如此被他亲爱的媳妇儿给卖了,还特喵的是被压的,叶大少表示心里暗爽。

  “夫君,那晚清泠可是抱着我气李将军呢呵呵呵呵~”

  “叶清泠!”

  清泠突然觉得脊背发凉,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李繁起身走过来为他披上斗篷。

  孟书白看着凉亭里叹气,望着恩爱的两男,作为朋友也只能祝福了。

  军营众将士:我们发誓,当时将军带回一个男子我们绝对不知道他就是将军夫人!我们要是早知道,就是给我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拉将军夫人一起去河里洗澡!

|<首页 <<上一页 3/3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