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剑三耽美短文——策藏篇 手机阅读

作者:陌上倾橙 发布于:2018-12-06 阅读:834次 字数:11806 来源:dp.msxf.cn

  (初入繁华少将军,坠入风尘贵公子。)

  繁华的长安城热闹非凡,街头商贩的叫卖声,鱼龙混杂的往来行人。

  自小在军营长大的李繁将这一切繁华看在眼中,心思不由的有些飘然,原来这就是他们用生命所守护的东西,很美好。

  “繁,这长安城可不似咱们前线的苦寒,既然今日得空,我就带你去见识见识有趣的东西。”孟书白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李繁未作答话,他是武将,军营中的战士们极少有孟书白这种书香世家出身心思灵巧之人,其实孟书白家里世代都是文官,也不知道这小子为何会参了兵。

  李繁不识长安,跟着孟书白七拐八绕的来到了一条不怎么热闹的街巷,两人停在一处装修典雅的楼阁外,孟书白坏笑着用手肘戳了戳李繁,“这里可是有趣的很,等下进去了我可不陪你玩哦!”

  李繁依旧没有回答他,却是简短的点了下头。

  “哎呦喂~稀客呀孟公子,可有些年头没来过我们这琼华楼了!”

  一入得门厅,便见一似男似女的妖娆人儿靠近了孟书白怀中,李繁不禁打了寒颤,却又好奇的环顾了下四周。

  不看不要紧,这入眼的景致着实吓了李繁一大跳,心中更有些愤慨。

  琼华楼的管事却也不是简单人物,他即刻就感觉到了孟书白身后男子的愤怒情绪,收敛了妖娆退出孟书白的怀抱,一双魅惑的桃花眼定格在李繁身上,“我说孟公子,带了朋友怎么也不介绍下,你这朋友身上戾气好重哟~”

  共同出生入死的孟书白自然很清楚李繁心里的想法,他笑着勾住李繁有些僵硬的肩膀,“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他们也是如此,不必太在意。”

  李繁攥了攥拳头,压下心中怒火。琼华楼管事忙赔笑招呼伙计带他们去往楼上雅间。

  除却别的不说,这琼华楼的服务还是很周到的,伙计们手脚麻利的为两人呈上酒菜,不一会儿,管事男子身后跟进来一遛各色男子,这些男子的容貌竟也不输给美貌的女子。

  “孟公子,这些可都是我这儿姿色最好的小倌,我可是让您优先挑选的。”管事眼波流转,不停的向孟书白谄媚。

  孟书白随和的笑着点头,丢给管事一锭银子,那管事乐得花枝乱颤,很快把银子收入自己的囊中。

  “俞歌,我朋友第一次来这里,给他介绍几个温柔懂事的挑挑。”

  那个叫俞歌的管事瞅了瞅面无表情的李繁,利落的从一排人中点出几个人,“爷,这几个都是我这儿最温柔最听话的小倌,您可有中意的?”

  李繁眼中闪过鄙夷的光芒,不快的扫了一眼面前的男子们,目光却定格在人群最后面一个低着头的男子身上,那个人似乎和这些人不同,他并没有极力表现自己,反而像是想要躲藏起来不被发现。

  俞歌顺着李繁的目光看去,眉头一皱,随即笑着踱过去拉出了低着头的男子,“爷真是好眼光,清泠可是我们这新来的,还是个清倌。”最后的“清倌”两个字,俞歌像是故意压低声音在李繁耳边说道。

  李繁沉默不语,被点名的小倌倏地抬起头望向点了自己的男人,那双清澈的凤眼带着深深的厌恶,有些凶恶的瞪着李繁。

  “就他吧。”

  见兄弟选好了人,孟书白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起身向门外走去,“繁,那你就好好玩,别来打扰我哦~”

  一群人跟着孟书白离开了房间,不知是哪个识相的伙计带上了房门,偌大的房间里只余下李繁和那个名唤“清泠”小倌。

  “坐。”李繁的声音冰冷,兀自斟了一杯酒,并未去看清泠。

  清泠站在原地看着李繁,确认了面前的男人对自己并无恶意之后,施施然的走到桌边坐下,毫不矫情的自行取杯斟酒,动作悠闲。

  两个男人对面而坐,一杯接一杯的酒被灌入腹中,像是在暗中较着劲。

  终究清泠的酒量还是输给了李繁,绯红的白净面容如娇羞的少女,李繁不得不承认,他的容貌是许多女子都比不了的,心猿意马的轻轻抚了抚醉的不省人事的男子的脸庞,李繁轻笑着将他扶上房间里唯一的床榻,自己也寻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

  “呵呵~”李繁傻笑,笑自己刚才莫名其妙的悸动,明明都是男人,怎么可能会受对方吸引呢?

  竖日一早,清泠神情复杂的坐在床上看着睡在外侧的男子,他很清楚男人并未对自己做出违背道德的事情,感情他昨夜将自己灌醉是多此一举了,这个男人并不像其他来此玩乐的达官贵人,他终究也没有受到自己无法忍受的侮辱。

  李繁醒来就看到美人爽朗的笑容,一时有些恍惚,这么不真实却又如此真实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只可惜美丽太短暂。

  发现李繁醒了,清泠敛去笑颜,翻身越过一脸呆愣的男人,虽然武功被药物压制,可是清泠的身手还是极好的。

  简单的洗漱过后,清泠郁闷了,那个男人怎么回事?醒了半天,他仍旧保持着手肘后撑身体的姿势不累吗?

  “公子不起身?”

  美人清爽的声音响起,李繁不好意思的坐起来,手臂上的麻木感觉实在是刺痛难忍,清泠几步上前,拉过他的手臂重重的按了几个穴道,不适感随之减轻了很多。

  “你叫清泠。”

  “嗯。”

  “很好听的名字,我是李繁。”

  “李公子。”

  “……”李繁窘迫,清泠态度很冷漠,让他觉得无所适从。

  正苦闷如何寻找突破口,一杯茶水递到了李繁面前,他抬头看着清泠,“谢谢。”

  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你!”清泠哭笑不得,默默别开了脸,“那是漱口水,你怎么给喝下去了?”

  想来如果当时有个地洞,李繁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太丢人了!

  莫名的,从相遇开始,李繁时常会到琼华楼找清泠,外人看来只是清泠成了李繁的男宠,而事实上两人却像是正常朋友一样相处。

  清泠身手很好,却只是坐在窗边抚琴,他未曾向李繁提起自己受毒药压制了武功,李繁也从不向他询问关于他的一切,仿佛只要开了口就会打破平衡一般。

  “繁,你最近时常外出啊?”李繁刚刚踏入自己的院落,孟书白就拦住了他,“我回回来将军府找你都被告知你不在,你,去哪里了?”

  “没有,出去逛逛。”

  “哦?都去逛了什么有趣的地方?”孟书白何等聪慧圆滑,耿直如李繁怎么可能瞒得住他?

  “我乏了,你回吧。”

  孟书白不让步,拦着李繁的手臂施了些力道,“我倒是后悔,若是将军和夫人得知此事怪罪,我可当真要承了这份罪过。”

  “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于你不过是个玩物,上心不得。”

  李繁恼火,他很清楚孟书白说的“他”是指清泠,虽然心知孟书白是关心他,可莫名的就是无法忍受清泠被轻看,任何人都不行。

  他似乎不知从何时起,竟是对那个淡漠的男人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他究竟是怎么了?

  李繁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不再与孟书白辩驳,轻轻挣脱了阻拦,回屋关门。

  孟书白望着好友状似斗败公鸡的背影,心中难免有些自责,区区男宠,就算真的是风华绝代,也不可以耽误李繁的前程啊!

  自从发现自己对清泠存了别样心思,李繁逃避了,他不再日日流连琼华楼,生活渐渐恢复如初。

  琼华楼是个危险的地方,清泠小心的应付着,心中却也焦躁不安,该死的管事俞歌似乎以为清泠不再是清倌,时常为他揽下难缠的客人。

  “嘭~”已经不知道是被清泠弹坏的第几把琴,身边男人的纠缠令清泠不厌其烦,“你若再碰我一下,我就废了你的手!”

  愤怒的捏住男人不安分的手腕,清泠再也掩藏不住眼中的杀意,他不过是没有找到机会逃脱,待他逃出困顿定要拆了该死的琼华楼!

  “啊!”男人惨叫,“快来人快来人!给我抓住这个贱人!”

  一群莽夫冲进画舫,都说英雄难敌众手,更何况今日的他内力全无,缠斗一番后,清泠被几个莽夫按在甲板上,俊美的脸上挂了彩,衣衫凌乱。

  一只熊掌招呼在清泠脸上,男人趾高气昂的捏着他的下巴,“若是那些个女人这般忤逆,没准大爷我还能怜香惜玉,你不过一个下贱小倌,还敢对我动手?”

  男人粗暴的撕扯着清泠身上的衣物,丝毫没有在意光天化日,他身边的仆人们脸上是嘲讽、是讥笑、是各种令人作呕的表情,清泠愤恨的想要扇自己几巴掌,怎么就那么沉不住气呢?!

  虎落平阳的清泠别开脸,视线中出现了李繁,骄傲如他,从来不曾向他人求过援手,这份侮辱来日必报!默默闭上了凤眸……

  这日,孟书白邀了几位友人泛舟饮酒,好不容易说服了李繁来参加,众人正在岸边走着,目光皆被湖上画舫的打斗声吸引,李繁看到了那人,孟书白知道有些事情是冥冥中自有安排,逃不掉躲不开,可他还是想做些努力。

  “放手!”

  其他众人对于李繁突然怒视孟书白感到不明所以,“别去。”

  “孟书白你还是我朋友不是?”

  “就因为是,所以今日你不能去!”孟书白收敛了平日慵懒的笑意,执着的拉着李繁。

  “你不放手,我们的情谊就到此为止。”

  孟书白放开了手,心里把李繁骂了无数遍,转头望着画舫上闭着眼的人,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恨意,他怎么当初会带李繁去那种地方呢?

  身体倏地离地,清泠睁开凤眸,墨色的眼瞳里映出李繁坚毅的脸,“你怎么在这?”

  “我不来,你可知今日是何下场?”李繁不懂,明明两人相处的还算愉快,清泠时常还要说那些令人不快的话。

  “何种下场也与李公子无关。”

  “你!”李繁的表情明显一僵,随机换上一种难以言说的邪肆,“要是有关就可以好好说话了吧。”

  什么?

  李繁抱着清泠飞跃湖岸,翻身上马。

  清泠觉得作为一个无法施展内功的男人,被另一个男人风骚的抱着很丢人,而此刻被对方丢在马上更是丢人丢到老家了。

  “放我下去!”

  “安静!”

  “你快放开我!”

  “不放!”说着,李繁使了些力道死死按着清泠的腰,清泠只能趴在马上任由狂风将他吹得凌乱。

  被扔在床榻上,清泠终于有了空隙,“你发什么疯?”

  “我也想知道你为何总是牙尖嘴利?”李繁双目泛红的瞪视着清泠,他的嘴唇因为莫名的愤怒微微颤抖,李繁想也没想的含住了他的唇瓣。

  “嗯唔~”清泠很震惊,抗议的声音被男子吞没,他的思想都停摆了。

  仿佛经历了漫长的纠缠,两片薄唇才不甘的分开。

  清泠望着李繁冷笑,“李公子和那些混蛋也没有差别,呵呵~”

  原来是这样?原来在他眼中自己和那些去琼华楼寻乐的男人没有差别!李繁有些失落,他以为,就算不能认同这段背德的感情,至少他在对方眼中也是不同的,可笑竟然是没有差别!

  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李繁强迫了清泠,看着他在自己身下忍痛,却倔强的自始至终没有喊出声音,李繁心疼,却也不后悔,他不后悔自己对清泠的感情疯长到令人崩溃的地步,如果不能相爱,那就让他记恨一辈子吧!

  清泠醒来时,自己又回到了噩梦一般的琼华楼,房间静谧的可怕,李繁没有再出现在他的面前,意外的俞歌也没有来烦扰他。

  四月的长安迎来了雨季,也许是李繁的安排,俞歌从不给清泠安排客人,清泠自然清楚必定是俞歌收取了李繁的钱财,他才能在琼华楼这种地方过得自在。

  绵密的雨水冲刷着屋檐,清泠坐在凉亭里抚琴,本就清冷的眼眸里没有任何温度。李繁站在远处望着他,很长时间,在可以看到他的地方,不管他呆多久,李繁都会站在远处陪着他。春风裹携着雨水打湿了李繁的衣衫,他舍不得离去。

  眨眼的瞬间,视线里的男子消失了身影,李繁一时紧张,目光焦急的四处搜索着。

  “看够了没?”平静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好……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李公子不是天天都在看我吗?”清泠的声音带着戏谑。

  “你知道……”

  废话!龙困浅滩并不代表清泠的武功全废,他只不过是被毒物压制罢了!清泠却不会将自己的处境告诉李繁,特别是在他对自己做了禽兽不如的事情之后。

1/3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