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回家 手机阅读

作者:落大大雨 发布于:2019-01-18 阅读:678次 字数:2645 来源:dp.msxf.cn

  清晨,在一间简陋的屋子里面,一个面色沧桑的男人缓缓的睁开了他的眼睛。他坐了起来,茫然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梦魇在他的脑海里徘徊。梦里的人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她在笑,笑的无比的灿烂美好,她怀里的孩子亦如她一般可爱,正咿呀学语,咯咯的笑个不停。旁边放着一罐暗绿色煤气罐。他知道,这是他的老婆和孩子。他还知道,快过年了,他马上就能回家了,回家见他的老婆和孩子。他拿出自己用了好多年的手机订了一张回老家的车票,这是一张站票,尽管他有颈椎病。他不怕苦,他知道老家里穷,十年前他们家修好了房子,安了煤气。乡里的人们都羡慕他家,经常有乡亲跑到他家里去就专程为了看一下用煤气是怎么炒菜的,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他几乎是在拼了命的赚钱。

  男人把手机揣进衣服胸口的兜儿里,隐约听见外面有小孩儿嚷着放鞭炮的声音,他走过去打开了窗户,一阵阵热闹的鞭炮声就响了起来。五颜六色的烟花飞洒开来,把这个城市渲染的更加美丽。男人笑了起来,感叹到大城市就是不一样。

  他来这里打工已经有十年了,十年里,他每一年都会回家,但现在他已经记不清每年回家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场景了。男人穿好衣服,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准备出门。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是厂房的钥匙没拿。男人每天都是第一个上班的,工作还很认真负责,因此很受厂长欣赏,厂长特意把厂房的钥匙交给他保管。

  男人走到他那个堆满杂货的桌子边找了好一会儿才看到自己钥匙。恍惚间,他看到那个上了锁的抽屉。

  陌生。

  他从来不记得自己有什么贵重的东西需要上锁。男人怀着诡异的好奇打开了这个抽屉。

  咔嚓。

  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叠小纸票,男人的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他颤颤巍巍的拿出了这一叠纸。这是九张车票,而且都是站票,跟他刚才在网上买的那一张一模一样。

  男人深深的皱起了眉,可正当他拿起来准备看清楚上面的时间时,手机铃声响了。男人只好把车票放进抽屉里,转身接了电话,是厂长打的,问他怎么这么久还不来上班,整个工厂的人都在等他。于是男人急急忙忙的跑去上班。

  开了厂房的门,男人又连忙给领导和同事们道了歉,他现在可不敢得罪领导,因为他准备请年假回家。

  因为快要过年的的缘故,整个厂房都是热热闹闹的,大家都在谈论着买什么年货好,回家需要带什么等等。但他们看男人的眼睛却是躲躲闪闪的,似乎是不想在他的面前提及什么。到了男人,他只是笑了笑说:“我就是想回家,看一看我的老婆孩子。”

  周围的人沉默了,男人正觉得奇怪,他旁边和他一起来打工的老王却拍了拍他的肩,笑着打破了这片莫名的安静。

  “好!回家!”

  老王笑着说完,周围的人窸窸窣窣的应和了几句,男人还想再说什么,就被老王拉着往一边走。

  “今年过年你不要回家了,跟我一起待在厂子里,老板会给我们加算工钱的。”老王把男人拉到墙角就来了这么一句。

  “不行,我要回家。”男人到很平静,只是他的心里却充满了疑惑,他看着老王问,“你今年过不回家吗?那要不要我回去的时候顺便给你家人带个信儿?”

  老王看着男人,脸色却变得有些苍白无能力。他无奈的长长的叹了口气,“好吧。”但他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说:“把你手机借我用用,我给家里打几个电话。”

  “你的手机呢?”男人疑惑的看着他,“前两天不是刚买了一个新的吗?”

  “我的……”老王的眼睛飘忽不定,尴尬地说,“我的落家里了,这不是急着用才借你的嘛。”

  男人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虽然老王今天挺反常的。

  “用了记得快点还我,我晚上还要给家人打电话。”男人把手机拿出来给了老王。

  “好好好,”老王敷衍的应了几句,然后拿着手机走开了。

  下午男人去厂长的办公室请假的时候,没想到厂长的说辞跟老王一样,也是让他加班,不要回家。临走的时候厂长还让男人过年期间少打电话,男人问为什么,厂长用什么春节期间话费贵给敷衍过去了。

  男人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一幅不希望他回家的样子。他不过是想回家看看老婆孩子而已。

  下午下了班以后,男人正想去问老王要手机,但老王就好像什么的没听见一样拿着他的手机就跑了。

  男人很无奈,同时也很困惑。大家的所作所为就像一个谜团一样堵在他的胸口,但他却始终也想不清楚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直觉告诉他,他必须要给他的老婆孩子打电话,但他现在没有手机。

  男人像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在这个无比繁发却始终与他格格不入的城市里晃荡了半天,最后他突然想起自己的车票还没领,于是他去了最近的车站,报了电话号码和身份证才领到了车票。

  他沿着热闹喜庆的大街走了很久,看着周围的人高高兴兴的样子,最终还是决定去公共电话亭去给家人打一个电话。

  电话亭的周围没有人,男人走进去,投币,拨号,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很顺利的时候,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机械的女音。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男人愣愣的拿着话筒,一瞬间有些迷茫。

  空号?怎么会是空号?他心心念念的回家的号码怎么可能是空号?

  男人想也没想,立马又打了一个过去。

  “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男人拿着听筒的手垂了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人低头思索着,却看见了地面上有一张纸条,他愣了一秒,然后弯腰捡起了纸条。是他的车票,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了地上。男人看着车票,突然想起早上出门时看到的那一叠车票。

  一阵莫名的恐慌弥漫在他的心头,男人慌张的丢下了听筒,飞快的跑回他的出租屋。

  不到一会儿,男人就跑回了家。他猛的冲进屋子,跑到桌子跟前找到那一叠车票,然后一张张的打开翻阅了起来。

  时间。

  2008年12月21日、2009年12月21日、2010年12月21日……

  第九张是2017年12月21日,男人的身体僵住了,他的手不受控制的抖动,但他还是拿出来了自己刚买的车票,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车票的使用时间是2018年12月21日。

  果然。

  男人瘫了下来,咽喉弥漫的苦涩让他发不出声音,脑袋浑浑噩噩一片,只隐约有一个抱着孩子的母亲在对他微笑,笑的灿烂幸福。旁边有一个暗绿色的煤气罐。

  男人的目光停留在那个煤气罐上,心脏紧紧地揪了起来。

  女人还在微笑,她怀里的孩子咯咯的笑个不停。

  男人看见煤气罐上在冒着灰黑的烟,他努力的撑着地板站了起来,跑过去想要按紧煤气罐,可就当他走进时……

  嘭!

  煤气罐突然爆炸!暗绿色煤气罐瞬间变成了刺眼的火花喷向四周。男人立马转身扑向女人和孩子,但当他们身体接触的那一刻,女人和孩子化成了透明的形状,逐渐消失,最终什么也没剩下。

  男人瘫倒在地上,过了很久才醒过来。他眼神空洞的看着四周,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自己的桌子旁,把手里的车票一张张的整齐的放进抽屉里。

  总共十张。

  他面无表情的走到床边,然后躺了上去。

  因为他知道,他回不了家了……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