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和前男友分手之后 手机阅读

作者:安温离 发布于:2019-02-26 阅读:1706次 字数:5501

  恍若隔世

  左晏清再一次看见宋余的时候居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那是在他们学校大一来报到的日子,天空湛蓝的漂亮。

  左晏清走进电竞一班的时候,里面吵闹的轰耳朵,人数不多,也就十几个小孩儿,都是男孩子,宋余坐在靠窗的位子,微风吹得他头发轻轻地颤动。

  这个兔崽子长大了,五官长开了很多,他把两边的头发剪短了,额发微微盖住眉毛,整个人看起来英气了很多,他低着头玩手机,带着亮红色的耳机。

  左晏清花了好久时间才回过神来,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看错了,那怎么可能是宋余?就宋余那学习成绩,他能考到这个学校么?

  左晏清走到讲桌后,拍了下桌子,示意他们闭嘴,“我是左晏清,是你们的班助之一......”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面无表情,有些窘迫的舔了一下唇角,“你们做一下自我介绍吧,你们互相认识一下,不出意外的话,你们这17个人以后就得过三年。”

  在他刚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宋余就不可置信的猛然抬起头来,眼睛瞪得很大。

  左晏清看见他恍若隔世,他看见左晏清也是不可置信的心情,宋余无意识的咬着左手的食指指甲,论到自己自我介绍时大脑缓冲了很久,愣愣的站起来:“我叫宋余,玩LOL和OW,除了辅助什么都玩,有时间一起开黑。”

  左晏清按例鼓了掌,没有看宋余一眼。

  宋余是他前对象,在高中和他谈了两年恋爱,两个人恋爱谈得轰轰烈烈,几乎人人皆知,但最后还是分了,是左晏清提的,当时断的很是决绝,让宋余删了自己的QQ和微信,面无表情的同那个小孩儿讲话:宋余,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会烦你的。

  “你们课桌洞里放了本书,叫《大学生守则》自己认真看一下。”

  左晏清是想既然两个人分手了那就断的干干净净,之前将近两年的甜蜜过往全都忘了,以后就当做单纯的学长学弟,毕竟学校这么大,等左晏清尽完这头一个月的班助义务两个人见面的机会都少之又少,以后见了面最好连句招呼都不要打。

  他是这么想的,宋余怎么想的他就不清楚了。

  左晏清浏览着网页,什么哪个女明星偷税漏税,哪个男明星在哪个地方耍大牌,他修长的手指划着屏幕,思想却涣散。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左晏清敲敲桌子,让喧闹了很久的教室艰难的恢复平静。“那个靠窗的男生,站起来问你个问题。”

  他叫的是宋余。

  宋余抬头看了看他,又环顾了四周,最后指指自己,“叫我?”

  左晏清想废话,除了你我还认识谁

  他点了点头,换了没脑子的兔崽子怒不可遏,他气得连声音都有些微妙的抖:“左晏清!你连我都不记得了么?!”

  “......宋余。”左晏清叫他名字,意思是自己当然记得他。

  宋余还是不开心,站起来之后也没个站样,抱着手臂一副大爷样,“宋什么?”

  左晏清瞪了他一眼,宋余不服气的瞪回来。

  同一个表情两个人用在脸上也会给人不一样的感觉。

  左晏清瞪别人一眼那个人就会很明显的感觉到压力,宋余却不会,他气鼓鼓的样子很可爱,像只嗲毛的猫。

  左晏清将目光收回,冷声道:“宋余。”

  “什么余?”

  “宋余。”

  宋余这才放过他,听到旁边这些同学的偷笑也觉得自己会不会幼稚得到有点过分,扯了扯嘴角

  强行把话题掰回来,“你要问什么?”

  左晏清从前排的同学那里借了本学生守则,随便翻了几页问那人,“如果学校里有人欺负你怎么办?”

  宋余想也不想的回答:“跟他干!”

  左晏清不满意的摇了摇头,“不能打架,如果打架,挑事者与被挑事者同罪论处。”

  宋余心想哪有这么不讲理的规定,别人惹了自己,自己只能任人欺负么宋余咬着下唇颇为认真的想了想。

  “那我不跟他打,我就吓唬他,我说我学过军体拳。”

  他的同学们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很是过分。左晏清也没忍住嗤笑了声。

  像左晏清这种人啊,生来脸上就没什么表情,整天冷冰冰的,忽然那么灿然一笑就会给人一种

  沉郁了半天的天空猛然就见了阳的感觉。

  左晏清不像同学们笑起来没完,他很快恢复了一贯的表情,只是眼角还是弯的,眼波不由分说的温柔。

  “你们很快就要军训,所有人都会学军体拳。”左晏清看着宋余的眼睛,声线轻柔:“你吓唬他的时候应该说,你认识医学院的左晏清。”

  中午吃饭的时候左晏清在脑子里面梳理上午发生的事情时,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自己好像是撩了宋余一下,他有点懊恼,把米饭插得全是筷子孔。

  全怪宋余,谁让他那么好玩,连瞪人都像是眼里带着小勾子,把他的三魂七魄勾去,给他一种他们还在谈恋爱的错觉。他们谈恋爱的时候实在是太美妙了,仿佛只要想着自己的恋人是宋余呼吸中都可以带有甜腻。

  左晏清咬着口腔内部嘴角处的软肉,告诉自己清醒一点,你们已经分手了,宋余再也不是你的了。

  其实这真的是一个很残忍的现实,他抛弃了宋余,抛弃了自己的爱情,换来了自己是个正常人,自己是个异性恋的假象。

  下午上自习的时候,左晏清把宋余给叫了出去。

  宋余的后背顶着贴着白色瓷板的墙,右腿曲起来,穿着黑白相间运动鞋的脚踩在墙上。

  “宋余。”

  被叫到名字的那人抬起头看着左晏清的眼睛,“干什么?”

  左晏清道:“咱俩分手的时候我对你说了什么,你还记得么?”

  宋余想了想,脸色变得有点僵硬。

  左晏清道:“我说让你别出现在我面前。”

  宋余有点激动,鼻头出了层薄汗,“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在s大上学,但是你在这里就不准我上这个学校吗?我又不知道我班助是你!”

  “你高中就那点破分儿,你能考到s大么?”

  宋余在高二时成绩还是中下游,考本科都是不太可能的,就算是艺术生分低也不可能进s大。

  他在高三时的努力程度说出来谁都害怕,他白天的时候学文化课,晚上上舞蹈课,其实他什么艺术都学过,美术,音乐,最后还是在舞蹈上天分更多,便学的舞蹈。他那么努力,一天顶多睡5小时,开筋下腰时能疼的眼泪都飙出来。

  宋余现在很烦躁,很焦急,他的整整一年努力在左晏清眼里是什么?是来找他的烦,来找他的厌恶。

  宋余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低着头扣自己的手指甲,钳住甲沟的肉刺猛地一拔,血液就涌出来。

  左晏清叹了口气,把那人的手指纳入口腔,舌头温热的包裹住伤口。

  宋余脸腾一下就红了,眼里闪烁着光。“你干什么?你不是烦我么?”

  左晏清将他的手指吐出来,他注视着宋余的眼睛,表情认真,“宋余,我不烦你,但是我也不能爱你,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宋余闷闷的“哦”了一声,顶嘴道:“谁让你爱我了,爱我的人多了,我非要你爱吗。”

  “宋余,”左晏清轻声道,“咱俩,权当没有认识过。”

  宋余人缘极好,是因为他脾气好,整天开开心心的,乐观且向上,像是夏季里蓬勃生长的绿色植物,年轻并且很有朝力。

  没人会不喜欢他,没人会舍得不认识他。

  s大是一所以医学院著名的综合性大学,依山而建,驻地面积颇大,操场和宿舍都在半山。

  那天宋余在和叶飞一起去吃饭,宋余走在前面,一蹦一跳的下楼梯。叶飞是宋余在来上学的火车上遇见的,两个男孩子友情的建立很是简单,何况宋余还是那么健谈的人,两个人当时就建立了颇为深刻的友谊。

  值得一提的是叶飞是工商系的,两个人的教学楼隔了半个校园,但还是一起上下学一起吃饭。

  宋余突然想起他两天前晚上还在火车上是和叶飞挤在卧铺上玩游戏的场景,他在那种昏暗摇晃的环境中拿了个五杀。

  宋余扭回头去十分激动的和叶飞说话,“诶,你还记得我拿个五杀吧,我当时杀对面的那个肉的时候自己就半管血了,我当时那个连招真的,你找个职业选手来都没我这个意识......”

  宋余没有说完,踩空了楼梯,整个人往下躺时整个人处于一种失重状态,他心脏都悬起来,像是他高一的时候国庆放假和左晏清一起坐的过山车,在最上面往下坠的时候他尿都被吓出来了。

  意料到的疼痛没有出现,倒是自己跌在了某个坚硬但是温暖的怀抱里,宋余在地上站稳了时才忍不住后怕,他扭过头去朝突然出现的英雄道谢,一回头就看见了面无表情的左晏清,那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瞳黑不见底。

  宋余的情绪就有点微妙了,他不情不愿的道了句谢谢,显然还记得昨天这人把自己叫出去的谈话。

  左晏清厉声训他,“在楼梯上还闹,嫌自己命太长了?”

  宋余撇着嘴,“你跟我说和别人说话的时候要看着那人的眼睛才叫礼貌。”

  “那我没跟你说让你走楼梯的时候不看路。”

  宋余白了个眼,主动向还在替自己后怕的叶飞介绍左晏清,“大飞,这是我前前前前前到不知道第几任的前对象!”

  叶飞有点尴尬的朝自己朋友的前对象点开了个头,“嘿,你好。”

  “走了走了。”宋余拉着叶飞的手腕,在经过左晏清的时候故意撞了那人的肩头,那人连晃都没有,只是突然抬手抓住了宋余的手臂。

  他声音低沉,一听就知道蕴着气,“宋余,你感情生活十分丰富嘛。”

  宋余道,“管你什么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么?不是说咱俩装作不认识吗。”

  这个时候装不认识了,你会不认识自己的前对象吗?!

  左晏清收不住手上的力,捏的宋余胳膊发疼,那人龇牙咧嘴的挣扎,“你弄疼我了!”

  左晏清这才将手放下,“对,跟我没关系。”

  待这人走远之后,叶飞才看着左晏清模糊的背影向宋余问,“诶,你是同性恋啊?”

  宋余对这个问题十分敏感,听到他的话面部表情一下子就严肃起来,像极了刚刚生气的左晏清。

  宋余问:“我是同性恋你就不同我玩儿了么?”

  叶飞急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歧视同性恋。”

  “为什么要歧视,同性恋不是爱情么?”

  宋余的爱情观受了左晏清很大程度的影响,左晏清一开始和他谈恋爱的时候同他讲,爱情是两个灵魂的碰撞,不是肉体的碰撞,我爱你,你也爱我,我们两个是同性恋,但是同性恋又和异性恋有什么差别?所以,宋余,你不要害怕,你是丘比特给我的礼物,我们两个人是被天使祝福的,和我在一起吧。

  左晏清这辈子都没一口气说这么多字过。

  但是叶飞对爱情的观念和宋余是不一样的,他代表着大部分异性恋对同性恋的看法,就是同性恋是不正常的,同性恋和异性恋不可以相提并论,但是叶飞很善良,他不会因为这个就对他的好朋友报以恶意。不过叶飞很清楚宋余想要的尊重不仅仅这个,只不过三观这种东西也不是谁改就改的,只好快些换了话题,“你前对象刚刚生气的时候咬肌一凸的样子挺帅的。”

  宋余捂着嘴巴笑,“嗯嗯,我也这么觉得!”

  军训1

  军训服是在军训正式开始的前一天下午送到每个班的班门口的。

  那天本来不是左晏清值班,事实上自从那天他和宋余在楼梯上闹了不愉快之后,他就对电竞一班有了很明显的抗拒心理,他不想看见宋余,一看见就忍不住在脑子里面幻想宋余和别人牵手接吻的画面。

  大一每个班各分配了四名班助,那天应该是工商系的李耀值班,但是他女朋友那天生日,其他几个班助也有专业课,李耀没有办法,只能找到了左晏清。

  左晏清垂着眼眸,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他挪着步子到电竞一班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午上课的时间半个小时了。

  班里面一如既往地吵闹,他进班的时候往耳朵里塞了耳机,里面放的是粤语歌,陈小春的《相依为命》,前奏时候声音比较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隔音效果。

1/2页 下一页>> 尾页>|
评论

0/50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