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 | 我要充值充值

意境写诗

  • 纪念—一二·一三
    他们早已忘记手中的剑,忘记了杀戮的昨天。他们手中的剑,暴戮得不可收敛;他们剑上的血,是他们留下的纪念;他们枪下的亡魂,再也见不到明天。终有一天他们原形必现,露出他们的丑恶嘴脸。看着他们脱下人皮模样,愿天上的亡灵安康。—12月13日国家死难者公祭日。—纪念那些在天堂的英雄们。
    殇V辰曦 发表于 3天前 0 0
  • 亲爱的安徒生♪歌词
    锲而不舍求之而不得 辗转又反侧于避风港沉没 我噤声做艰深的思索 南辕却北辙谁犯的罪过 亲爱的我想象你活着 把每丝呐喊糅进故事骨骼 在褶皱在标点的夹缝 细致地耕耘带刺的歌声 糖果分给你一半能否把眼睛睁开 别让卑微的灵魂泪水都哭干 梦境请赐我一半与废纸依偎取暖 允我再次取回被爱的触感
    南栀栀栀 发表于 4天前 0 0
  • 归远
    [写诗] 归远
    众芳芜尽,我一人归远。
    晚白 发表于 1周前 0 38
  • 安徽
    [写诗] 安徽
    安徽:一塘浊水,可以洗神。
    晚白 发表于 1周前 0 0
  • 诗歌
    [写诗] 诗歌
    青衫磊落险峰行,无情公子白纸扇。
    晚白 发表于 1周前 0 0
  • 倾城倾国的人
    我以为遇到了倾城倾国的人,并不是,她亡了别人的国,却没有断掉我的城。南门那放着红色绣花鞋的地方,是她为我跳身寻死的地方,我得忘了她,像忘了我的一个奴婢一样。
    晚白 发表于 1周前 0 0
  • 狐公子
    [写诗] 狐公子
    想你遇上一位公子,人面如狐,白中点粉,落落一身白衫雪洗,耳角缀着一枝淡梨花,此狐公子也。
    晚白 发表于 2周前 0 0
  • 评
    [写诗]
    一锅炖女人肉——评我一个朋友
    晚白 发表于 2周前 0 0
  • 落马
    [写诗] 落马
    落马走在了沼泽地里,一时风雨而已。
    晚白 发表于 2周前 0 0
  • 芜湖日记
    [写诗] 芜湖日记
    芜湖十一月二十八日:炸开的一窝黄菊,腥腻糙人,有脂垢。
    晚白 发表于 2周前 0 0
  • 风流
    [写诗] 风流
    风流事折磨风流人啊
    晚白 发表于 2周前 0 48
  • 我飘飘零零
    [写诗] 我飘飘零零
    我飘飘零零,挑一壶淡酒,灌一口,吐一口,哪有什么倔强,想想,只输了一个王越。
    晚白 发表于 3周前 0 0
  • 懂吗
    [写诗] 懂吗
    你说我总是眺望窗外,很美吗?不,是说不出来的美!因为那没有你的目光注视。你说我总是冷着一张脸,不开心吗?不,是心情平静罢了!因为开心与否与你无关。你说我总是眼神空洞,在想谁吗?不,是在进行一场遨游!因为那里没有你。……你说你说你说你总是在说,何时能懂呀!
    空谷 发表于 3周前 0 0
  • 待我长发及腰
    待我长发及腰,与卿共唱白发曲可好
    晚白 发表于 3周前 0 0
  • 雨打秋荷
    [写诗] 雨打秋荷
    雨打秋荷,满塘枯败,一眼的老泥,
    晚白 发表于 3周前 0 39
  • 一个人
    [写诗] 一个人
    背着书包,行走在黑暗的、孤寂的又神秘的小径上,望着那栋那栋孤独的充满恐惧的楼房。含着泪,如云一般的走;如鬼一般的行;渐渐地,渐渐地到了,终于还是到了。开关了冰冷的门,看着漆黑,屏息。飘到浴室里,随浴水一起落泪。最后,带着为擦干的身体,来到窗边。静默地听着,看着,在一个路灯下面,一...
    闲糖青蛙 发表于 3周前 0 59
  • 凑诗
    [写诗] 凑诗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若无越我伤心。
    晚白 发表于 3周前 0 0
  • 我了了残生
    [写诗] 我了了残生
    我了了残生,定要一袭青衫,挑一个绣花剑,挽一个红袖姑娘的手,风风雨雨的过来。
    晚白 发表于 4周前 0 0
  • 广陵散
    [写诗] 广陵散
    我若死,则广陵散自此又一绝矣
    晚白 发表于 4周前 0 0
  • 南京雨花茶
    [写诗] 南京雨花茶
    南京雨花茶,鲜涩,郁激。
    晚白 发表于 4周前 0 0